臺北市
30°
( 32° / 29° )
氣象
2024-04-18 | 台灣好報

散財神/李光明

李光明

我還是少年時,每逢年關將至,別人俞發清閒起來,而我竟是出奇的忙碌。

我喜愛琴棋書畫,尤愛書法。受了村鄰的恩,春節將至,她們就買了紅紙來我家讓我寫些福字與對聯,待幹透拿回去在新年時張貼。我自愧寫的不好,於是待從學校放假歸來寫好寒假作業後,我就迫不及待翻出筆墨紙硯與春聯薄,先在舊報紙上習練起字來。鄰村也有人來找我寫,於是我要寫的字變多了,父親只好晚上邊陪我熬夜,他幫我把紅紙裁成春聯的大小方便我寫。因此,我們家尤其是我,在年關的那幾天忙的不可開交。

當然,我也不是沒有好處的。小辰光,我有我的鬼精靈。給鄰居們寫完春聯後,留下來的零星寸頭的紅紙,她們就都不要了。我小心翼翼的用小刀幫這些紅紙頭裁的更小一些,像現在的細煙盒那麼大,我在上面寫上財神二字。我將在除夕夜去各家各戶散財神,把這些充滿誠摯祝願的紅紙片,和小夥伴們一起送到每家每戶去。每到一家,家裏的主人們接過這張象徵祝福與財富的財神紅紙片後,他們會微笑著給我一角、五角、一元不等或是瓜果點心。一個晚上,少則有幾十,多則有上百元的散財神收入。這是我新年的最重要的活動。

我和小夥伴散財神的夜晚,充滿童趣,更是充滿荒誕的喜劇。

我們曹莊,那時候還沒有路燈與水泥路。除夕的夜晚,空氣裏盡是彌漫著鞭炮的硝煙味。夜晚大多是晴朗的冷凍天,偶爾也有雨雪天。一起散財神的小夥伴們,有的會不小心踩進了水坑裏,有的在路上會摔一跤,還有的被半路跑出來的野狗嚇的浪顛跑回家的。小夥伴奔跑中把散來的錢都跑掉了,小夥伴發現後又急的在漆黑的夜裏,又返回摔倒的地方;在黑的發出仿佛是希望的大地微光中,雙手去摸地找錢。

除夕夜要守夜,遠遠近近的村鄰家,他們守歲都開著燈。有時我們去人家敲門,雖燈是開的,但大概是人家睡的沉了叫不醒,我們只好怏怏的去下一家。後來哪家一放鞭炮,我們就知道哪戶人家還沒有睡,我們就調整路線先去放鞭炮的人家。我們站在大門口一齊喊著財神到發財發財。全村好多小朋友呐,他們都不想錯過這個賺零花錢的重要夜晚。於是我們在這伸手不見五指的夜晚相逢後交流資訊:誰家沒有人,誰家剛剛放了鞭炮,誰家有狗要小心,還有誰家給的錢多;我們就這樣用自己的智慧建立起了一個農村散財神情報交流中心。哪家給的錢多我們就去誰家散財神,有一些調皮的小孩子們,他們散了財神後再重複打圈散,一家去多次。比如他們會去廣婆婆家,廣婆婆心疼大晚上這些還沒有睡覺的孩子們,往往會多給一些零錢,這些孩子們出去後,又把這個好消息告訴給了別人。這個晚上這群調皮的小孩子們可把廣婆婆給折騰壞了,那些剛去散過又返回頭的,他們都齊聚在廣婆婆家的門口,幾十個小孩子再次齊喊著財神到發財發財,在新年喜慶的鞭炮聲裏,那場面十分壯觀。

除夕的夜晚,張鰥夫也是不容易,這些散財神的孩子像是約好似的。 張鰥夫剛上床脫好衣服準備躺下,就聽見門口喊財神到。張鰥夫被重複接財神約有二十多次,他快崩潰了,再有人來散財神的時候,他幾乎快要哭出來,他說求你們趕緊走吧,我不要迎財神啦,我太困了你們讓我睡覺吧!小夥伴們把大門拍的咚咚響,張鰥夫鐵了心的不開門,孩子們只好作罷離開。還有的人家對散財神的來者態度粗魯,狗一直在叫,也不呵斥狗。有個年紀大的孩子,喊了多次財神到發財發財也沒有人出來接的,還被裏面的人罵趕緊滾,氣的那個男孩子拿出來小鞭炮點燃扔進院子裏,院子裏劈裏啪啦響起來,真是雞飛狗跳的新年夜晚。

當然我是最開心的,因為在大年初一的早上,給父母長輩磕完頭後,我就開始和弟弟妹妹點夜裏的散財神的收入。之後,我會都把這筆錢交給我媽。當做我新學期的學費。

我曉得的,我們村的鄰居們,她們對我的稚嫩的字是有說不出的感情。可能她們都不大識字,雖然國家貼心的讓村裏給開過掃盲班,她們也用心習過。但過日子,人生那麼多事,哪有人會莊重到春聯也要一筆一劃自己寫嘛。會寫字的人,雖對未來充滿憧憬,但是寫春聯只不過是個形式罷了。交給一個小孩子寫嘛,一是大人辛勤一年了偷個懶,二是也可以鍛煉一下後生,大家各有所得挺好的。我也曉得的,財神紙的小紅紙片我可以寫出無數張,但是我們的村莊戶數是有限制的,怎麼樣才能變的送出去更多呢。在這個只有一夜發放權的夜晚,如何將紅紙變成錢,我們這些孩子們絞盡腦汁,才有了前面重複打圈散財神的鬧劇。

我從沒中斷給鄰居寫春聯,不過我讀中學後因學業繁雜,就再也沒有散過財神。我十六歲時,我家就去了上海種菜。那時候起,就再沒有給鄉鄰寫過春聯了。最深刻印象是2018年,我從上海回鄉結婚那一年。我已是我們家的新主人,那個除夕夜晚我準備了好多硬幣,來我們家散財神的孩子們也特別多。我開心地接過這些象徵健康、平安、好運、幸福財神降臨的小紅紙片;看著這些年輕、充滿陽光與朝氣的孩子們來到我家散財神,我恍惚著好像看見多年前的我自己,多像我與自己的一場命運輪回呐。過去發生的一切,都走進了折疊的時間裏;我想到的時候,過去的時光又都回來活躍在我們的眼前,像昨天才發生的一樣。慈祥的廣婆婆,後來無疾而終微笑地離開人世。張鰥夫後來是病死了;據說,張鰥夫臨死前,他給貼心的給自己佈置好了靈堂,他躺下咽氣前,還給自己的頭前面點上了煤油燈。

我一直在思考迎財神的來源,據說迎財神從宋朝就開始了。隨著財神信仰的逐步發展,越到近代,財神越多,不斷有新的財神被創造出來。財神在不同地區也不一樣,如北方會以比幹為財神,南方則是商人範蠡、沈萬三、趙公明等常見的財神,佛教中的彌勒佛也常被奉為財神。我們常說的“五路財神”,可追溯至印度佛教中的五通神,隨佛教傳入中國。此外,學界還有文財神、武財神、正財神、偏財神、准財神等,“五路財神”一解為東西南北中五路都能得財。也有說趙公明和他的四位助手合稱“五路財神”。江南地區的《五路財神寶卷》則稱有一位孝子,與其四個結義兄弟一起做生意,賺的錢家裏堆不下,於是五人決定要做賠本買賣,將錢財散給天下人,但越是想賠本,越是歪打正著地賺更多的錢。他們能賺錢,又願散財給百姓,就成了廣受喜愛的“五路財神”。

外國也有財神,西方神話中掌管財富的神叫普路托斯,是一個頭飾葉冠,手持豐饒角的兒童形象。豐饒角可倒出無窮無盡的財富,特別像中國財神的聚寶盆。日本的“財神爺”叫惠比壽,原本是漁民信仰的“海神”。他的形象是一位頭戴烏帽,身穿狩衣,左手鯛魚、右手釣竿的釣魚翁。他手上拿著的鯛魚和釣竿象徵著漁民對風調雨順的期許。隨著日本海運興起,惠比壽成了日本民眾心目中的“商業之神”、“財神”。在印度,當地百姓所推崇的財神是象鼻財神。是印度教護法神,也是婆羅門教濕婆的兒子,名叫“毗那夜迦”,又稱“象鼻天”。象鼻財神主管天庫,善於理財,象鼻財神在亞洲地區流傳十分廣泛。在同樣有著佛教傳統的泰國,象鼻天也被當地百姓視為財神,放在商店內供奉,一些當地人稱之為象頭財神天。在藏傳佛教中,則稱之為象頭王財神。

中國現在更是有了九路財神,他們體現中華的傳統美德與忠孝信義仁勇等美好品質。我們信仰財神從單純的“求財”到不斷豐富內涵,將祈求健康、平安、好運、幸福等都包含在內,讓其在民間的根基與感情非常深厚。我們豐富的財神文化相容並蓄,融合了儒家思想、道教信仰、佛教信仰等內容,全社會上下一起共同參與了財神形象構建,並實現了價值觀上的統一。隨著時代和環境變遷不斷演變,迎財神成為因地制宜、可紮根本土亦可傳播海外的信仰文化。

我偶爾會想起曾經的廣婆婆,可能她早就知道我們這些孩子們總是來了又來,她不忍拆穿並微笑相待。我也偶爾想到那個男孩子拿出來小鞭炮點燃扔進院子裏,把人家院子里弄的劈裏啪啦響的那個雞飛狗跳的夜晚。正是因為有他們,硬是把曾經貧困又艱難的年代,折騰出一些歡笑與顏色。

現在的新年,村莊上再也沒有人散財神啦!當初接財神的人們,通過努力奮鬥都過上了幸福富足的日子。我們村基本家家都過上了有洋房汽車的生活,現在過的日子是天天家裏都有財神的日子。有一些人還在城裏買了房子,老人孩子都被接去城裏生活了。勤勞創新致富,我真切地感受到人們生活從貧困到富強美滿的整個過程;那讓人有一種振奮人心的巨大的喜悅感!

我們雖不再散財神,但生活中又被我們繼續著。我從上海回來後,在家鄉開了一間教育公司,我們有公益助學的專案;我還和書法協會的老師們合編書法練字的教材,我們用心一點一滴將財富與知識散出去,不求回報。

散財神,是我童年時候人生最美好的經歷之一。謝謝曾經的貧困,讓我們對當下的好日子,倍感珍惜。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