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8°
( 30° / 22° )
氣象
2024-04-20 | 台灣好報

故鄉的夏夜/劉瑞

劉瑞

夏季如約而至,我的思緒又飄向故鄉,飄向故鄉那柔美、靜謐而又神秘的夏夜。

夏夜裏的一場暴雨過後,東南風徐徐吹來,星星很快睜大了眼睛,愛戀地望著月亮。月亮則多情地望著小村莊,羞答答地像個大姑娘,使勁扯著身邊的雲朵,想拿它做裝飾的嫁衣。雲朵不肯屈就,躲躲閃閃不讓她抓到。月亮只好微笑著放過雲朵,目光又溫柔地撒向大地。

空氣中散發著泥土的芳香,我深深地吸上一口氣,比吃上一片薄荷還要清涼,一天的忙碌在夜色中消散……這樣的夜晚,呆在房間裏實在是一種奢侈。老人們不喜歡看那電視裏面的肥皂劇,便搬著小凳子,拿著蒲草扇,坐在門外的老槐樹下,享受這寧靜的夜晚。她們扯著這一輩子扯不完的老話題:什麼月亮上的桂花樹被砍了多少次,吳剛的桂花酒釀了多少年,嫦娥在廣寒宮裏思念了誰,動亂的年月餓死了誰,……真個是天上人間,無所不談。

老人家說到傷心處,眼淚就流了下來,月亮也為之陰了一下臉。說到開心時哈哈大笑,震落了那老槐樹上那晶瑩的露珠,露珠滴落在脖子上,涼涼的,好愜意。我是真的佩服她們,語言的達達能力是那樣確切傳神,讓我深深的相信,一切文化來源於生活。最擅長談古論今的三爺爺,蒼老的目光在月光下不再渾濁,就連那三羊鬍子也熠熠生輝,小時候我常常懷疑,他就是那天上的老神仙下凡。每當這個時候,我就希望這樣的夜晚永遠靜止不動……

蟬兒本來是夏夜的主角,平時囂張著呢,聒噪得讓人心煩意亂。可暴雨後的蟬兒,就蔫啦。被雨水打個半死,元氣大傷,哪還有力氣大合唱啊!偶爾哼上幾句,有氣無力,讓人聽了心疼。小朋友總會調皮地仰著臉,對樹上的蟬兒說:“小樣,沒勁嚎了吧?”

故鄉有一方水面很大的池塘,裏面種著蓮藕和菱角。月夜裏不妨到那裏走一走,雖然沒有“接天蓮葉無窮盡”的氣魄,也沒有“映日荷花別樣紅”的豔美,但月下之荷卻別是一番銷魂的韻味。當你走近,請你細聽,那風中顫抖的蓮蓬與荷葉喁喁細語,聽得那未綻放的荷苞兒笑了,小仙女似的,慢慢地綻開了笑臉,花瓣徐徐地,一層一層地打開了。這時你只有四個字形容她——暗香四溢。

如果你是愛花的人,怎忍心去折它?月光下她是那樣聖潔,手指輕觸,滑膩膩的,每一片都白如羊脂,上面還掛著晶瑩的水珠兒。我總是懷疑這一池雅蓮,是來人間曆劫的仙女,也可能是佛祖座下的蓮,暫時遺棄在人間。不然,她怎會開得如此聖潔?如此一塵不染?

夏夜的青蛙,最不懂風情,管你花開無聲,還是有聲,它們就在那裏張著大嘴巴,鼓著大肚皮,呱啦呱啦地亂唱,並且它們還自我感覺良好。時而獨唱,時而合唱,搞得平時害羞的賴蛤蟆,也來了歌唱的興趣,加入了他們的行列。“哇”地一聲,真如同天籟之音啊!讓人想抽它大嘴巴子。呵呵……其實,你又不得不承認,這是一幫多麼可愛的小生靈啊!

月光下,如果你有興趣,可以到田野走一走。那些蔥綠的莊稼,在月光下使勁地舒展著身體。有風吹過,它們嘩嘩地就笑了,一點兒也不矜持。但你會被他們的快樂所感染。小蛐蛐聽到笑聲,很不服氣!它在草叢裏鑽出來,趕緊嘀嘀地彈奏它的“鋼琴曲”。這些微小的生命,用它們畢生的熱情,譜寫著生命的樂章,多值得世人學習啊!

這就是我故鄉的夏夜!魂牽夢縈的夏夜!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