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5°
( 26° / 25° )
氣象
2024-04-21 | 台灣好報

一滴穀雨裏,誰在舞蹈(外一首)/傅明生

傅明生

一場雨,淋濕日曆上的穀雨
一棵棵榕樹濃密地站在夜的北岸
一座橋流淌在他鄉的東江上
路燈和車燈擁擠,雨滴穿梭其間

一把傘拉黑了我的天空
滑下晶瑩的雨珠
誰穿著田螺姑娘的繡花鞋
在一顆顆雨珠裏舞蹈
美麗善良的眼眸
殘存著一團白天的陽光

嫵媚的舞步,跟著地球引力
敲響萬裏綠道的塑膠地面
像前面挽手前行的夫妻竊竊私語的笑聲
拖鞋帶起溫柔的雨花
彈響一曲曲愛情協奏曲
一排排大榕樹
攜手偕老,好合百年

◆春天在一朵花裏退出
一場穀雨,江南全身濕透
錢塘江的潮,南海的風
泛起唐風宋韻的浪花,李白的詩裏
一艘帆船,醉醺醺地順長江而下

唐伯虎手搖摺扇,點了秋香
笑看春天在一朵花裏退出
文征明的畫筆開出幾朵桃花
墨蹟裏的水分穿越時空
停泊在我的書桌上,電腦裏
播放一場過時的足球比賽
這不是我的故鄉

人間四月天
微信裏傳來千裏故鄉的暴風雨
像我丟失在田野的童年
裸泳在一條河裏,夢裏的彩虹
看見龍年的夏天款款走來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