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6°
( 27° / 25° )
氣象
2024-04-22 | 台灣好報

激動人心炸石油/夏俊山

夏俊山

最近,烏克蘭炸了俄羅斯的煉油廠,我竟然聯想到當年的炸石油,只不過炸的是我老家的農田。

60年前,我生活在海安西北鄉下。鄉下不通電,有一天,天黑之後,男女老少都在村頭乘涼。有人遠望南莫方向,忽然發現天底下好像多了幾顆星,可是,星沒有那麼亮,是不是燈呢?

有人看了一陣,似有所悟:那是電燈!可是,馬上有人否定:自從盤古開天地,三皇五帝到如今,咱這地方從來就沒有電,哪來的電燈?

生產隊會計消息靈通,他告訴大家說:那是石油勘探隊的掛在井架上的電燈。他們來炸石油,帶了發電機。

聽說是炸石油的來了,乘涼的人群一陣騷動,一個比一個興奮、激動。我們這地方有石油?這下好了。鑽一個洞下去,石油天天朝外冒。我們就不用幹活兒了,油田占了我們的莊稼地,會天天發錢,大家會過得比過去的地主富農快活。”

“地主富農有什麼快活的?”有人不以為然,“窮的多,富的少,弄得不好命難保,地主富農不能算快活。要說快活,我們這下面,油海通日本,讓鬼子的石油流這邊,全歸我們,那才快活。”

有人急了:“那就一人鑽一個洞,石油全部冒出來歸中國,氣死日本鬼子!”有人笑出了聲:“你懂個屁,鑽油井不是拿鐵鍬挖坑,不偷懶就行。鑽井之前,要先用炸藥炸一通,這是通知土地菩薩,要鑽井了,請讓一下地方。不然,土地菩薩不曉得,你就鑽井,十有八九鑽不出油,弄得不好還會惹禍。”

熱議聲中,大家都凝望著天邊的電燈。大家的眼前,大概有一幅生活圖景在徐徐展開,一切是那麼美好,那麼令人陶醉:小孩不要上學了,大人不用下田幹活了,油田來人了,發錢了。大人都在忙好吃的:做小麵餅啊,下麵條啊(三年大饑荒剛剛過去,這是很多人想到的美食)。

遺憾的是,想像是浪漫主義,日子卻是現實主義。過了大概幾個月,我們 “浪漫主義與現實主義相結合”的生活就畫上了休止符。轉播消息的仍然是生產隊會計:“石油勘探隊已經走了。鑽不出油。”

不是說下面是油海嗎,是日本動手快,石油全流到日本去了?還是土地菩薩不願意讓地方,油井沒法鑽了。連滿頭白髮的二老太都回答不了我的問題。

一晃,到了1971年前後。石油勘探隊又來了。這一次,直接把船開到了我們大隊(不通公路,船運物資)。在蔓延全國的改名風之後,我生活的楊舍大隊改名“新立大隊”,這時全大隊都變得熱鬧了很多。七、八年前,我太小。聽大人談論石油和鑽井,只能在晚上遙望南莫方向的電燈,覺得新奇,也覺得那是我們美好生活的希望之光。至於石油勘探是怎麼進行的,我一無所知。現在,大隊部來了不少穿藍工作服的勘探隊員,衣服上有字,頭上有安全帽,乍一看,就像《地道戰》裡頭戴鋼盔的日本鬼子。

當然囉,我總是聯想到《地道戰》,因為那時電影少,什麼《列寧在一九一八》《南征北戰》等,都是黑白片,都是反復放映。晚上找到高處看,亮電燈的地方通常都是有電影,遊河也要趕過去看。因為事先不曉得放映什麼,《地道戰》我看了大概有10遍。跟《地道戰》不同的是,鬼子進村怕地雷,手拿一個放大鏡在路上照來照去(有人說那叫“探雷器”)。石油勘探隊帶來的卻是許多奇奇怪怪的儀錶和探測用的機器,好像還有一台電報機。

這些人中,有個人大概是隊長,帶著勘探隊員在我們大隊到處轉。看中某處,灑一些洋灰(石灰粉)做上標誌,接著就有人來鑽一個碗口大的洞,鑽下去大概五、六丈深,有人送來炸藥袋(很像民兵背的乾糧袋,我叫它炸藥袋),炸藥袋放進洞後,有電線跟遠處的儀器連接。一切就緒,勘探隊員就驅散我們這些熱鬧的。我們離開後,只聽有人高喊“起爆”,緊接著就是轟隆一聲巨響,地面在在動篩糠,平靜的河水突然喧嘩,水花飛濺。原來,大量的魚都被震暈或震死了,白花花的漂在水面上,鄉親們有的拿著竹竿,有的拿著網兜,也有拿魚叉的,開始了“搶魚模式”。這是最激動人心的時刻,為了改善一下全家人的伙食,甚至有人不顧秋天水涼,直接跳進大河,動手撈魚。為了個人的一點兒好處,大家也是拼了。

這樣的爆炸,每天都在進行。大家都說是“炸石油”。生產隊養的魚被震死了,沒人出頭計較。因為那是集體的,跟個人關係不太大。但是,糧食是莊稼人的命根子,因為“炸石油”,打的洞緊靠自留地,勘探隊員以及看熱鬧的,把社員自由的的莊稼踩壞了。個人利益受到損害,有人不幹了,堅決要求賠償,不賠償到位,就不許再炸。麻煩來了,隊長也解決不了,最後還是大隊幹部政治水準高。他們先是告訴大家:美帝、蘇修以及各國反動派,都認為中國沒有石油。在國內外一派大好形勢下,我們一定要找到石油,氣死帝修反。個人的事,再大也是小事,國家的事,再小也是大事。退一步說,炸石油造成的損失,國家也是有賠償標準的,一定會給大家賠償。”

後來怎麼賠償的,我已經很茫然。只記得人群恢復了平靜,炸石油繼續進行。在新立大隊炸過一陣之後,又到紅勝大隊去炸,聽說在那邊找到了石油。只不過磕頭機只有兩台在動,石油時有時無,量很少,好像沒有什麼開採價值。

10多年過去,我回到家鄉,先是在墩頭中學教書,後來又到南莫中學、海安中學教書,日子一天天過去,偶爾也聽到有人在談“炸石油”,但大家都心如止水,老得長鬍子的消息,誰還會再激動呢?

沒有想到的是,前天流覽中國石化新聞網,忽然看到一則消息:“華東油氣分公司率先取得蘇北盆地海安凹陷葉岩油勘探重大突破。”家鄉終於開採到石油了?我從聽大人談論海安地下有石油,到看到這則消息,差不多已經60年,可謂道路曲折,前途光明。

人生也是如此嗎?一時間,我似乎忘記了俄烏戰爭,眼望遠方,陷入了回憶與沉思。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