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6°
( 28° / 23° )
氣象
2024-04-24 | 台灣好報

遙想故園桃花開/劉光軍

劉光軍

自兒時從村外的麥田把一株野生的桃樹苗移植到自家的小園子裏開始,每年春天就都會有一樹桃花相伴。當時只單純的是出於兒童的好奇心,根本沒有想到桃花桃子什麼的。可令人沒有想到都是,這一陪就是五十多年。

從麥田移栽回來的是一棵“毛桃”,桃花和別的桃樹沒有兩樣,只是果實個頭很小,和一個杏子的大小差不了多少。你別看果子不大,但結的多,味道好,特別好吃。就這樣過了幾年,開的花越來越少,後來被母親給刨掉了。接著就在原來的地方種下了另一棵桃樹,不到三年就開了花,這棵桃樹的花又稠又密,有人就勸我找個人把它修剪一下,以便結出的桃子品質好一些。我毫不猶豫地拒絕了。因為我的初衷根本不在果實的大小、好吃難吃上,只要是每年春天都有桃花看,沒事的時候能夠坐在桃樹下,嗅著桃花的清香,看著翩翩起舞的蝴蝶和忙忙碌碌的蜜蜂,就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一種無可替代的享受。這棵第二代的桃樹也最爭氣,不僅每年春天都是努力地開滿花朵,還一如既往地奉獻著又大又紅果實。記得那一年夏末,樹上的桃子特別多,幾乎每一個枝頭被壓得垂向了地面,一個挨著一個的桃子又紅又大,看著就那麼喜慶、開心。誰知天妒英才,一場大暴雨的來臨,一夜之間就改變了她的命運。一夜暴風雨後,清晨出屋,一眼就看見那棵碩大的桃樹倒在了園子裏的積水裏,果實和葉子滿地都是。這時候我感覺桃樹就像一個委屈的母親,無奈的看著我,似乎在說,對不起,我努力了,可是我還是沒有保護好自己的孩子。我看著順著枝葉滴淌雨水,感覺這哪里是什麼雨水,分明就是她流出眼淚啊。我和父親找了些工具,想盡辦法把她扶起來,可是她太重了,怎麼也無法使她再重新站立起來。就這樣,一個冬天過後,她已經變得孱弱無力,奄奄一息了。

第三代、第四代桃樹繼承了第二代桃樹的都特點,枝繁花茂,碩果累累。自始至終自由生長,不修不剪,順其自然。

她們生長在我家的園子裏是幸運的。首先是避免了刀斧之苦,束縛之累。從小到大任其順性而為。花開花落有我欣賞,春來春去有詩文讚美。一樣的春天,一樣的花季,卻收穫著不一樣的詩篇。有了我的浪漫,才是她變得風情無限,有了她的嬌容,才有了我的辭賦。我們彼此相逢、相識、相知到愛,一路風風雨雨,同行同心,匆匆幾十年,不離不棄,共守家園。

近幾年離家在外,由於種種原因錯過了幾次花開。每每想起,夜夢成行。

甲辰仲春,遙想故園桃花,定又是一樹繁花,一園春色。想桃花思我一如我思桃花,柴扉不開,蜂蝶自來,日間難回,夢自成行。住在心裏的那一樹桃花,每到春天,自會盛開。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