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8°
( 31° / 26° )
氣象
2024-05-13 | 台灣好報

大年初一把樹栽/唐勝一

唐勝一

在我的老家鄉下,過大年的正月初一出行有講究,叫做“初一崽,”意思是除了去父母家,一般不外出。縱使出集體工的年代也如此,社員們難得地在家好好休息一天。不過有一年,我們大隊破了這個習俗,大年初一就組織男社員上山栽樹。

是日老天放晴,灑下了紅彤彤的太陽。出太陽好啊,各人的心情都格外的明亮天朗。儘管出工比平常稍晚一點,但該到的都到了,畢竟大隊林場座落中心地頭,社員們對大隊的集體勞動還是熱情蠻高,也有擔心沒有做好的會被大隊幹部上綱上線挨批評。

社員見面,互道“新年好”,接著就按事先的安排,3人一組地幹。具體是一人挖坑,一人放樹苗,還有一人培土。其中話多的二爹拿起鋤頭,對本組的瘦猴子和雞大爺說了不吉不利不耐聽的話:“我給你們挖坑。”瘦猴子跟著也沒講好話,抖抖提上的一捆樹苗:“我將你們放坑裏。”針尖對麥芒,誰也不是省油的燈。雞大爺說的更顯歹意:“我為你們培上土,安息吧。”

沒有女社員在場的勞動情景,總是缺少點什麼,很少歡聲笑語,縱使男社員間開的玩笑也是凝重感傷無笑點。

突然,李冬想起昨天除夕三十吃憶苦餐的事兒,便問別的生產隊社員:“你們隊裏昨天早上吃集體憶苦餐沒有?”“吃了,大隊統一安排的,哪敢不吃啊?”憶苦餐吃的是米糠野菜粑粑,每個生產隊集中統一吃,還要喊幾句口號:“不忘階級苦,牢記血淚仇。世世代代跟黨走,幸福不忘毛主席。”李冬附著就近的外生產隊的社員耳語:“我們隊裏吃完憶苦餐,還給每人額外贈送了一碗肉骨頭燉白蘿蔔哪。”“嗨——,這有麼子神秘啊。每個生產隊都一樣,是大隊部統一安排的。”“哦,怪不得社員們都越來越尊重大隊幹部啦。”

栽樹現場,大隊幹部也是3人一組地幹,好像憋著勁兒地“多快好省”,示範給大家看。社員們瞧見大隊幹部都搶在了前頭,大家也就你追我趕地幹得熱火朝天。不到太陽當頂時,也就把樹栽完而出色地完成了任務。

大隊支書這時講話了。他說:“剛才有社員問我,大年初一就幫大隊林場栽樹,有沒有待遇啊?我告訴大家,有。大家猜猜是麼子啊?”“紅包。”支書搖著頭:“紅包不敢發啊。”“那就是晌午打一餐牙祭。”支書也給予否定:“沒有準備哪。”“那就是記工分唄。”支書笑著告訴說:“工分肯定要記啰。大隊抽調社員勞動,還從沒有過不記工分的吧?”支書掏出煙絲卷起一支喇叭筒煙叼在嘴上,點著火抽著,吐出一團團煙霧,故作神秘地說:“大隊安排的待遇很特別,不是參加今天栽樹的人人有份,而是必須年過45歲以上的社員,將每人優先在林場按半價買8株樹做一副棺材,以備後用。”“呸呸呸,支書,這好晦氣喲?”支書回言道:“棺材可值錢了。不要的報名,需要的也報名,請李會計將名單記清楚。”

登記開始,有社員帶頭登記時,在場的45歲以上的社員們,便爭著報名要。最後統計的結果,凡符合條件的社員沒有一個登記不要的。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