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2°
( 35° / 26° )
氣象
2024-05-15 | 台灣好報

小鎮時光是流淌的詩/陳光榮

陳光榮

清晨的第一縷陽光,如同一位慈祥的畫家,輕輕在小鎮的街道上揮灑著金色的顏料。我生活的小鎮,人口只有一二萬,一條街道彎彎曲曲,用石板、碎石塊和鵝卵石雜然鋪成,記錄著每一個悠然自得的腳步。

漫步在這條街道上,不經意間便走到了盡頭。沿途的小店鋪,春節時貼的大紅春聯依然鮮豔奪目,風鈴隨風叮噹作響,仿佛在訴說著古老的故事。招牌大多以自已名字命名,如春元雜貨店、青妹爻油店、奇伯日用品店等。每一家都承載著小鎮的記憶。

晨曦中,街道上老年人悠閒地走動,不急不躁。偶爾,女主人剛打開店門便有女客上店來,一下子話匣子就打開了,東西南北嘮個沒完。在街角的東側有間四層樓的客棧,旁邊上開著一間咖啡館,早早就開門營業,還兼顧著早點生意,三五閒人便聚到這兒,慢慢品味著咖啡的香氣,享受著生活的愜意。

在小鎮的北角旮旯有個小公園,大約二百來平方,健身器材有了年份有的生了鏽,三角梅、山茶花、巴西鳶尾和幾棵鳳梨花競相開放,榕樹、柳樹和楊樹搖曳著微風,鳥兒在枝頭歡快地歌唱。孩子們在草地上奔跑著,笑聲和歡樂灑滿整個小鎮。這兒,也是我少年時的樂園,做遊戲,過家家,下象棋,時間仿佛在這兒停滯了,盡情地讓無憂無慮的時光流淌。小鎮東面有小溪潺潺東流,四季奔騰,記憶中的那場暴雨,小溪水位急劇上漲,街道變成了河流。那時,我們撐船回家,水漫過街道,卻也成了一段難忘的回憶。

夕陽西下,小鎮上的男女老少都聚集在廣場上,老的少的,男的女的,三三兩兩聚攏一起,欣賞美麗的夕陽,吹著悠悠的晚風。時間仿佛在這一刻凝固了,他們談論著生活中的點點滴滴,誰家昨天好賺了一筆,誰家昨夜婆媳不睦,誰家孫子半期考拿了第一,無所不談,分享著彼此的喜怒哀樂,時間在這一刻變成了一首美妙的風情詩,他們個個都是創作者,也是演說家,這廣場就是個天然的大舞臺。

小鎮的夜晚最迷人,因為小而精緻,因為小而熱鬧。星空璀璨,月光灑在靜謐的街道上。居民們洗過澡端一杯茶在家門口搖椅上,啍著小曲,抽口旱煙,品一品新採的明前茶,聆聽著蟲聲鳴和風聲唱,感受著小鎮靜謐的夜色和寧靜的時光,時間在這一刻變得無限延伸,就像夜的黑幕瞬間把小鎮遮蓋的嚴嚴實實,幾盞如螢火蟲般的路燈或明或暗,偶有趕路人嘁嘁唰唰的腳步聲,打破了寂靜的夜空,小鎮此刻顯得特有的美麗,精緻的如一枚小別針在滿天星空下閃爍著。

“總有人間一兩風,填我十萬八千夢。‘”在小鎮,時間是一首流淌的詩。它沒有喧囂,沒有匆忙,只有悠閒和寧靜。我學會了享受生活的每一個瞬間,欣賞生活中的美好,感受時間的流逝。小鎮的生活節奏或許緩慢,但正是這種悠閒和寧靜,讓我找到了內心的平靜和滿足,感受到時間的珍貴和生活的美好。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