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3°
( 35° / 31° )
氣象
2024-05-18 | 台灣好報

偷 讀/趙曉雨

趙曉雨

回憶我的讀書生涯,最難忘年少時那些“偷讀”時光。

幼時家貧,除了書包裏的幾本教材,課外書幾乎無法企及,卻又心癢難耐,只好把目標放在了家門之外。

七爺是供銷社的售貨員,家裏經濟條件較好,他有四個正在上學的兒子,故而收藏的課外書也多。七爺的兒子們友善,引得全村的孩子們都朝他們居住的東廂房裏跑。我屬於小一茬的,除了聽他們海闊天空,最主要是能翻閱一些連環畫,或是小說。也許是約定俗成把這裏當成了“書吧”,記憶中七爺家的書是很少外借的。我雖懵懂,卻看書成癮,有時候忍不住,便趁七爺家沒人的時候悄悄溜進“書吧”看書。記得有一次,我如癡如醉地看完了一本連環畫出來,卻發現七爺家的大門已經從外面上了鎖——他們全家都下地幹活去了。幸好我會爬樹,攀著一顆老樹越牆而去。

姨媽家在鎮上,不但熱鬧,資訊和物資也通達。我是她家的“餿氣客”,一來就不想走,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表哥手頭總有讓我眼饞的小說。這些小說都很厚,如《封神演義》和《說嶽全傳》,像磚頭一樣,卻散發著難以抗拒的魔力。表哥是這些書的主人(也許是暫時的),讀得不慌不忙,我卻只能加塞看上幾眼,恨不得一目十行。眼看歸期將近,仍然無法結篇,怎麼辦呢?午後,表哥和家人都出門了,我心一橫,攜起書奪門而出,也不走正路,沿著崎嶇小徑踽踽而行,心裏忐忑表面卻裝作鎮定,嘴裏還像孔乙己一樣念念有詞:“讀書人,竊書不能算偷。”

也奇怪,這樣卑劣的行徑竟然沒被表哥識破,多年後我自揭其短,他還一臉懵笑:“我怎麼就不知道?”

上了中學,自己也開始積攢零花錢買課外書。很長一段時間,我的課外書都是金庸的武俠小說。讀上了癮,上課時還要偷偷摸摸地瞟上幾眼。有一天我突發奇想,找來一把鋒利的小刀,趁休息時間在課桌上使勁刺剜,沒過多久,一條橢圓的、透亮的小洞便呈現在我面前!於是,很多心猿意馬的課堂上,我佯裝低頭看書,目光卻透過桌上的小洞,在那些刀光劍影的江湖裏痛快地做起了自己的武俠夢。

在家裏讀書也有危險的時候。我的床頭只有課本和作業才會得到足夠的尊重,什麼三皇五帝,才子佳人,不小心都會遭遇被撕毀的命運。不過我也有自己的辦法。夜深人靜的時候,我會拿一個鐵水桶放倒在床頭,點一支蠟燭立在裏面,然後,從床單下輕輕抽出自己珍藏的課外書,虔誠地鋪在水桶裏,再俯下身子探進半個頭去讀。很快,我便感覺自己像鑽進了一個飛船的艙體,乘著它,我穿越黑夜,穿越星空,在浩瀚而神秘的宇宙裏自由翱翔……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