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8°
( 29° / 27° )
氣象
2024-05-20 | 台灣好報

鄉親議論的那丘禾(外一篇)/唐勝一

唐勝一

三牛村丁主任種的那丘禾田,打從耕整後插上秧苗,就讓鄉親們的指指點點議論沒有間斷過。“虧他還是村主任,種的田裏禾苗沒長勢,真丟人。”“他這是全村種得最差的一丘田。”“可惜了這麼一塊好田啊!”

這丘禾田面積4畝多,大好田一丘。不是尊他村委主任的面子,哪會分給他呢?他今年種植禾苗的方式方法變了,以致插上的禾苗快個把月了, 禾苗就像被鬼摁住一般,壓根兒沒長出個兒來,與上下左右別人家田裏的禾苗相比較,硬是矮了半截。

上田是劉申組長家種的一丘禾, 長勢喜人,令鄉親嘖嘖稱讚。有比較就有傷害,有人撂下狠話:“丁主任種出這種鬼禾,我們乾脆把他罷免算了。”劉申聽得刺耳,實在過意不去,決計暗暗幫上丁主任一把。於是,劉申趁晌午壟裏無人之際,先把自家禾田灌滿水,撒上化肥尿素後,再掘開兩個田壩口子,將滿田的肥水放到下丘的丁主任禾田裏。

無巧不成書啊。恰時,丁主任肩扛鋤頭來到田邊看水,發現劉申正守在田壩口子邊往他田裏放水,疾步過去,大聲呵斥:“劉申你幹麼子,往我田裏灌水?”劉申猛吃一驚,趕忙起身“嘿嘿” 憨笑,用手摸著腦殼,裝傻地說:“哦呵,我這100斤尿素白撒了,這肥水還跑到丁主任下田去了。”雷公老子還不打笑臉人呢。又氣又恨的丁主任也只有放緩態度,輕言細語地責備劉申:“你看你做的好事,我這是種生態稻穀不使用化肥的,你偏偏往我田裏使尿素,這不幫倒忙麼?害得我還要去從管道引水過來,沖走你放進我田裏的肥水。”

丁主任這丘禾苗,別看長勢不好令鄉親們嫌,可蟲兒喜歡呢。“瞧瞧,這麼多蟲子啊?”有鄉親接茬:“好像丁主任種的這丘禾啊,就是專門用來養蟲子的。”“對嘍,我們十丘八丘禾田加起來的蟲子,怕是也沒得他這一丘的多啊?”在場的文大娘聽聽沒說話,扭頭走開。

文大娘一直記著丁主任對她家的好呢,砌新房,娶兒媳,老伴治病,這樁樁件件都傾注了他丁主任的心血啊。現今鄉親為這丘禾田講了丁主任的不少閒話,難聽得很呢,我這個老大娘不可袖手旁觀哪。文大娘請人幫工給自家禾苗打完農藥,便領著幫工、帶上農藥和電動噴霧器等,徑直來到丁主任那丘禾田邊。正欲下田打農藥時,幫工瞥見田頭豎著一塊新牌牌,上書:“本田生態種植,請不要往田裏施撒化肥和噴打農藥。切記,切記。”文大娘沒看不知情,還一個勁地催促幫工:“小夥子,你咋還不下田打藥啊?”“大娘,你過來看嘛,人家這丘禾田不讓打農藥施化肥哪。”文大娘看完說:“丁主任啊,你種這樣的禾呀,讓人笑話啰,我都替你臉紅哪。”她沒法幫倒忙。

有一天,鄉政府一組幹部下村,路過丁主任種的這丘禾田,見禾苗那個生氣不足的架勢,便停下腳步看了看,發現好多蟲子在吃禾,個個心頭不安。大家誰都明白,丁主任是個能幹人,咋種出這樣禾苗來?有人說:“這咋行啊?縱使不打農藥,也該用石灰滅蟲啊,要不,我們8人今天幫他下田捉蟲吧。”這建議得到大家的贊同。鄉幹部到就近商店買來方便袋和一次性薄膜手套,綰起褲腿下田捉蟲了。有鄉親發現,跑去告訴了丁主任。丁主任沒有遲疑,匆匆趕來田頭跟鄉幹部講:“我不是擔心你們辛苦,而是要讓這些蟲兒為我作證,證明我是正宗的生態種植。你們別捉了,快上來吧,明天人家還要來看呢。”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次日,鄉長等一行趕來看究竟。當一輛小車來到田頭,司機走出來時,鄉長快步迎了上去,打上招呼:“啊,是你呀?”丁主任驚訝,指著鄉長和司機說:“原來你們熟悉?”鄉長告訴丁主任:“不但熟悉,還是表兄弟呢。他給李副市長開車嘛。”

丁主任忙著說:“走,不在這田邊講,去我家裏聊吧。”

田頭地邊的鄉親見著,又悄悄議論開了……

◆怨
一場山林大火,燒得吳局長停職審查,連在家裏吃飯都成問題。老婆,我都這個樣了,你就做做飯吧?

老婆回言:要做你做啊。

他強壓心頭怒火:我要是會做,還用求你?

老婆曾做得一手好飯菜,在吳局長還是鄉鎮林業站普通員工時,就靠她的一手好飯菜把鄉鎮、局裏幹部招待好,才當上站長的。

當站長後,他經常在外面吃飯而不回家。老婆問:嫌我飯菜不好吃?他搖搖頭:不是,這應酬方面的事,你不懂。老婆接茬說:那你往後就帶上我唄,看看,學學。

她隨老公在外面吃多了,真覺得家裏飯菜乏味倒胃口,便跟老公商量:只要你不讓我在家裏做飯吃,我保證不干涉你與外頭女人打情罵俏。他喜出望外:真的?她詛咒發誓:騙你不得好死。

老婆一臉委屈的樣兒告訴他:我現在真不會做飯了。

由站長轉升為副局長,老婆就隨他到處吃請,偶爾沒有請吃,也會公款吃喝,他讓辦公室丁主任簽單報賬。特別被扶正當上局長成為單位法人代表,更顯夫貴婦榮作派,隨意外頭吃喝。有鄉親來家裏做客不願去外頭吃飯,吳局長便領著鄉親來到廚房,指指燃氣灶說:你要是把這灶能打上火,那就在家裏吃吧。

眼看時間不早,老婆又沒起身,吳局長便唉聲歎氣說:真悔不該當初啊!說完去了廚房,先淘米煮飯,再洗菜切菜,瞥見老婆像個監官來到身後,嘟嚕著說:娶你這種老婆不合算啊。

老婆狠瞪他一眼:你怨我?我還怨你哪,要不是你,我哪會落到這地步?

他提醒老婆:要是做得不好吃,可別怨我嘍。

她抹把淚水哭泣:我們往後還能吃好喝好嗎?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