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3°
( 34° / 31° )
氣象
2024-05-21 | 台灣好報

倒楣的小朱(外二篇)/唐勝一

唐勝一

老闆給小朱打電話,要他到天鵝賓館開好一間房,還是豪華套房。小朱謹慎起見,便問上一句:“老闆,是你住嗎?”老闆電話那端“哈哈”大笑兩聲,告訴說:“不是我住,是這位美女要的。”

小朱沒敢怠慢,趕緊跑去賓館開好房,把房卡、房號、收款發票等一併拍照,用微信發給了老闆。老闆一時沒有回復資訊,待過了快個把小時才打電話給小朱,開口質問道:“你開房怎麼不先問我一聲?”小朱聽得口都啞了,好久才回過神來,怯怯地辯說:“我是按照老闆你的意思,開的豪華套房呀。”“沒錯,我是說過開豪華套房。”老闆接著講,“那時侯美女正在我辦公室,我當著她的面,只能講是買上等好房呀?”小朱似乎明瞭,再小聲地問老闆:“那現在——”“現在美女出去一會,你去把套房換成標準間房,過會我再打電話給你。小朱你也真是,套房的價格比標準間高出3倍多,你不打這個算盤,我做老闆的肯定要精打細算嘛,能省就儘量省。”老闆最後還說了小朱,“虧你跟了我兩三年,我麼時候說真話,麼時候講假話,你都沒搞清楚,好好想想吧。”

我咋忘了呢?老闆在女人面前說假話,吹牛說大話,而在男人面前則講真話,多是些實話。

不多久,老闆又給小朱打來催促電話:“你看你,辦事就這麼拖遝,美女都在我辦公室等,你還沒把房號發過來……什麼,沒得套房了……你不會叫前臺幫忙給騰一間啊……多給錢也不行?還有麼子辦法不……哎呀呀,叫你辦個事就是不靠譜,這難那難……好了好了,你看美女多通情達理,她要你隨便買個標準間就行了。”

老闆總算把事情辦妥,打發美女離開,心也平靜下來。不料半支煙的功夫,美女又折回來到老闆的辦公室。“你咋又來了呢?”美女撒著嬌說:“老闆不歡迎嗎?可能你有新歡,要棄了我這舊愛,可我還是捨不得的,所以,還是要請你一道去天鵝賓館呢。”老闆盯著美女問:“你啥意思?你講是要我開房讓你和男友今晚住的,現在還要請我同往,你是不是——”美女截斷老闆後話說:“你放心,我不會有壞心思的。我讓你給我開的房間,是我準備今晚和男友住的呀,這個沒變呢。但我剛剛叫朋友還另外給我在天鵝賓館開了一間豪華套房,今天不是520麼,我特想請你過去坐坐,我倆一起品品茶、聚聚舊不行麼?”老闆一驚:“啥,天鵝賓館還有套房?那咋不賣給我的小朱呢?”美女告訴說:“我也不瞞你,我的朋友在外地,他還是托你的小朱幫忙買的套房哪。”老闆一拳砸在茶几上:“奶奶個熊,真是豈有此理?”老闆接著給小朱打去電話,張口就罵:“小朱你是吃乾飯的嗎?我叫你今天辦的好事,你不用狡辯了,看我怎麼收拾你!”

小朱聽得明白,我這個倒楣蛋,就該是老闆發火的出氣筒。

美女拽了拽老闆:“走吧,我們去喝喝茶,消消火氣嘛。”

◆送錯紅包
C公司要採購一批材料,某供貨商特地邀請文總前去看貨。文總叫上女員工小梅駕車一同前往。供貨商設宴招待,分刻給文總和小梅塞上紅包。

回到公司,小梅樂滋滋地找上文總說:“供貨商大方啊,給我的紅包都是5000元。”按說文總的紅包更大,那曾想是個1000元的紅包,文總心裏很不是滋味,旋即又把說到嘴邊的話兒咽下肚去,端起茶水“咕嚕嚕”地喝著,也就計上心來。

供貨商代表沒有少往C公司跑,但業務一直沒有談妥。文總老是說:“不急,好事慢出來。”

有一次,供貨商代表走出文總辦公室,來到電梯間碰上小梅。小梅微笑著搶先打招呼: “你好,業務辦好了吧?”他搖搖頭:“還沒呢。”她納悶:“那是為啥子嘛?”出了電梯,他附著小梅耳根說:“我找過文總10多次,他就是不肯拍板呀。”小梅皺著眉:“這不對呀,文總可是對你們的材料讚不絕口,還說你們客氣,分別給了大紅包,給我當司機的都是5000元。”他聽得一驚,心想:壞了,當時的安排是給文總5000元,給司機1000元,莫不是醉醺醺的自己把紅包給錯了人?

供貨商代表忙去街頭銀行取出3萬元現金,封個大紅包再去公司悄悄交給文總:“一點小意思,還請文總收下。”邊說邊將大紅包往辦公桌上一放,就溜之大吉。

文總正欲拿起紅包時,不料3名紀檢幹部走了進來。文總趕緊縮手,靈機一動,搶先開口:“幾位領導來得好,我正要給你們紀委打電話呢,剛剛有位商家用紅包賄賂我,我都沒有動過,我要上交。”

文總做賊心虛,嚇得全身上下直顫抖。

◆打算身後事
村裏的老光棍仇興起個大早,到村口拽上六爹說:“陪我進城去幹一件沒人敢幹的事。”六爹瞪著他:“你保准不是幹好事。”他回言:“也不是幹壞事。”六爹咧嘴一笑:“我清楚你,是去洗腳按摩耍妹子唄。”他拍著胸脯作保證:“今天絕不。”

乘上客班汽車,六爹還在揣測:仇老究竟進城幹嘛?

而此時的仇老,其腦海裏放電影一般地浮現著春伢子給鄉親所講城裏的見聞。春伢子說:“別以為城裏人很文明,街頭立著的舊衣服收集箱上,竟然寫著‘誰再搬倒舊衣服收集箱,誰就全家撞車死光光’。這說明城裏文明程度不高,寫這話的人更不文明。唉——,啥年代了,還這樣。”

仇老領著六爹逛街,純粹在街頭行走而不進商場店鋪,每看到一個舊衣服收集箱,便上去將其搬倒於地。六爹制止仇老:“你傻啊,這上面寫著咒語,你就不怕犯咒到時被車撞死麼?”仇老哈哈笑言:“我不怕犯咒,反正一人就是全家,要是被車撞死,那才賺啰。”

古稀的仇老單身一生,平常裏有一個錢就用一個錢,沒有丁點積蓄。鄉親們都替他擔心:“他要是哪天故去,恐怕辦喪事的錢都要村民湊呢。”仇老聽著無語。

仇老見六爹不解,忙從衣兜裏掏出自己身份證和一張印有村組幹部聯繫電話的卡片:“我隨身帶上這些,做好被車撞死準備。”六爹大驚地睜大雙眼問仇老:“你這是何苦呢?”

仇老倒垂頭去輕聲說:“我一生從沒替鄉親想過,也想死時為鄉親解點憂。”六爹再問:“這話咋講?”仇老告訴說:“到時免得鄉親為我的善後事湊錢唄。”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