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8°
( 29° / 27° )
氣象
2024-05-23 | 台灣好報

愛的等待/單克鋒

單克鋒

每次打電話給母親回鎮上老家的時候,母親便早早在家門口大路邊等待我的歸來。我總是擔心母親等待太久,問道:“是不是等的時間太長了,”母親卻笑著說:“剛到時間不長,約莫你也快到了,哪知你真的到了。”

我回老家的時候,並沒有固定的時間,有時間工作忙的時候,好幾個月都沒有回,不忙的時候一個月回去一趟。母親總是說,平時只要工作不忙的時候,回家來吃點家常菜,家裏種得蔬菜多,不用到外邊去買著吃了,多省錢啊。是啊,有時候真想多回去陪陪父母,別讓愛成為一種等待。

有時候回家,不想給母親打電話,主要是怕她老人家在路口等的時間太長,母親70多歲了,腿腳不利索,不忍心讓她等待。有時候,我就不想打電話給她,就來個突然襲擊直接沖進家門,母親正在家裏收拾雞圈,慌忙把大門打開,說到:“怎麼不提前打電話,我好早點把大門打開,你爸也能早點從地裏回來,帶些蔬菜回來,你等著我去地裏拔些蒜苗、摘點辣椒茄子。”沒有等我說話,母親急忙去村西邊不遠的菜地裏去了。

我和老婆也沒有閑著,我趕忙收拾下家裏淩亂的桌子、凳子,把屋子打掃一下,老婆去廚房洗淨一些炒菜用的小蔥、生薑等。10來分鐘,母親滿臉汗水,拎著滿滿一筐蔬菜,小青菜、茄子是我最喜歡吃的菜,也是母親做的最拿手菜,尤其母親做的茄子燒肉百吃不厭,還是小時候的味道。

看到我和老婆在忙,母親不太好意思地說:“屋裏太亂了,沒有來得及收拾,農村活多顧不過來。”我知道,母親寧願在外邊地裏多忙點,多鋤鋤草,擺弄莊稼,也來不及收拾家裏。母親自己還種了2畝多地,我們都勸她,不要種了,但母親執意要種,還說種了一輩子的地,停不下來,現在黨的政策好了,雖有養老保險,每月還有幾百元的補貼,但也要堅持幹下去,不差這幾年了,全當活動筋骨了。

母親邊擇著菜,邊不停地給我們聊村上發生的新鮮事情。東邊近房的孩子說好對象了,準備要喝喜酒了,隔壁的鄰居辦粉絲廠發財了,買輛轎車。叫我們多回來看看,農村的變化大著呢。剛說著,父親從地裏幹活才回來,渾身上下佈滿了泥巴,還沒有放下農具急忙說,你們來了,我們就高興,生活就充滿了幸福。

吃完飯後,母親又聊了好長時間,太陽漸漸西下,我們起身要回去的時候,父親去地裏為我們準備了好幾袋蔬菜,車後備箱塞得滿滿的。走的時候,母親好像有說不完的話,車啟動的那一刻,我緩緩地開著,母親在後面跟著,越走越遠,我從後視鏡依稀能夠看到,母親佝僂的身子,不停地揮著蒼老的手,幾縷白髮,隨風飄蕩,我每一次離開的時候,母親卻充滿了等待。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