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8°
( 29° / 27° )
氣象
2024-05-24 | 台灣好報

走進魔鬼城/張琪

張琪

“魔鬼城”位於新疆克拉瑪依市烏爾樂鄉東南三公里處,魔鬼城其實就是雅丹地形地貌,“雅丹”在維吾爾爾語裏就是風蝕的意思。據說,當年有一個西方地質專家來到這裏,望見這奇異的地形地貌,驚奇的問這是什麼?一個當地的維吾爾人隨口回答,雅丹……後來人們就把雅丹當作地質學上的專業術語了。

那是初秋的一個日子,我們驅車在茫茫的戈壁灘上一路顛簸,到了太陽西斜時才到達目的地。下車後立即就被眼前的一切所吸引,遠遠望去廣闊的蒼穹下,一大片深淺不一赭黃色的溝壑縱橫交錯,裸露的石層被狂風雕琢得奇形怪狀,有的像城牆,有的像宮殿,有的像高樓,有的像金字塔,有的像炮臺,但都是東倒西歪殘缺不全的,像是被突然被那個巨人闖進來惡意毀壞了一樣。

遊客們沿著崎嶇不平的沙礫路慢慢走進了城中腹地,我爬上一個高坡上放眼望去,眼前就像是剛打開了的潘多拉魔盒,從裏面突然跑出來的一大群張牙舞爪的怪獸。你看,一只斷的翅膀的雄鷹想飛卻飛不起來了,一頭殘缺的雄獅望著它昂首咆哮,旁邊還有一個維族老漢孤獨的坐著,身邊似乎還有一只狗趴在地上靜靜的遙望主人;那邊不就是一個圓形的土祭台,一個蒼老的巫婆作法後跚跚離去;一頭雙峰駱駝在安詳的吃草,不遠處有只狼正對著它虎視眈眈;半截矮牆壁下,一只狗熊躺著呼呼睡覺,它顯然對我們這些遠道來的遊客也不理不踩。

人們在這裏驚歎著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盡情的發揮著自己想像。導遊告訴我們說,這裏的地處准噶爾盆地的大風口,也有人稱之為“風城”。四季多風,每當大風襲來,黃沙遮天,大風就在風城裏激蕩迴旋,淒厲呼嘯,如同鬼哭,“魔鬼城”也因此而得名。遊客們七嘴八舌的說:只可惜現在沒有大風,要不也感受,感受。我在一旁饒有興趣的聽著他們的議論,心想月黑風高夜,狂風在這裏凹凸不平的山巒溝壑間呼嘯,不就是像這些奇異的怪物發出的吼叫,若是單人在這裏來行走,風聲鶴唳,鬼影幢幢,自然就顯得陰森恐怖。

在一處低矮的山溝中,人們在黏土堆上發現散落的一些佈滿血紅、湛藍、潔白、橙黃的各色石子,一位年輕的同伴彎腰扒拉了好一會兒,找出了一個帶有花紋的石頭,他高舉在手上興奮的嚷道:你們看,這像不像是一截樹樁,這圓圓的曲線不就是樹的年輪?導遊接過手來一眼就斷定說:這是一截古老胡楊木的矽化石。原來,大約一億多年前的白堊紀時,這裏是一個巨大的淡水湖,湖岸生長著茂密的植物,岸邊有樹,還有各種野獸,包括恐龍也生活在這裏,後來經過兩次大的地殼變動,湖泊變成了間夾著砂岩和泥板的陸地瀚海,地質學上稱之為“戈壁臺地”。 前幾天還有地質工作者來考查,他們就找到了恐龍的化石。導遊講到這裏,嘆惜的補充了一句,當然這裏主要還是缺水,若是有水,一切就能恢復生機。

當天晚上我們返回克拉瑪依市住宿,晚上我做了一個夢,我不知怎麼住進了魔鬼城,夢見那些妖魔鬼怪齧牙咧嘴的向我撲過來,我驚恐萬狀四處奔跑,它們卻在我身後窮追不捨,突然我驚醒了,發現自己是躺在賓館的床上……

我起身走到窗前眺望這座石油新城璀燦的夜景,回味著剛才的夢景又陷入了深深的思索:我們人類如果貪得無厭違背規律過份的索取大自然,或者說不注意保護環境而毀壞環境,大自然就會給人類無情的報復,那麼,我們今天居住的美麗家園有一天也會變得像魔鬼城一樣死氣沉沉。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