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1°
( 33° / 27° )
氣象
2024-05-26 | 台灣好報

紫桐花開了/趙學潮

趙學潮

又到了紫桐花盛開的季節,故鄉的田間地頭、村莊院落到處都是紫白的桐花。在綠葉映襯下,它們格外豔麗顯眼。一抹絢麗的紫白色,長長的花體,宛如故鄉姑娘們纖纖細腰上華麗輕柔的裙子。李商隱的“桐花萬裏丹山路,雛鳳清於老鳳聲”又迴響在我耳畔。一樹樹、一串串紫白的桐花,散發著誘人的香味,引來蜜蜂載歌載舞……我想起紫桐花的花語:永恆的守候以及期待你的愛,情不自禁地想起她——紫桐,我今生最愛的姑娘。淚水又止不住流下來……

紫桐是故鄉村裏小我三歲的姑娘。爹媽去世早,可憐的她與爺爺、奶奶相依為命。我們兩家是鄰居,沒上幼稚園前,她每天都跟我膩在一塊,幾乎成了我的跟屁蟲。每當紫桐花盛開的季節,我常帶她去採摘,把花瓣摘下來,吮吸花蕊裏的蜜汁。我還用紫桐花給她編織項鏈,跟她玩“過家家”遊戲。

上學後,她學習成績一直很好,年年擔任班長,每個學期都有“三好學生”獎狀。上高中時,她爺爺奶奶房間牆上已貼滿獎狀。高中畢業前夕,她不幸得了一場重病,失去了參加高考的機會。

後來,為了養家糊口,她接替外公工作,成為市城管大隊的一名臨時工。這時,她已出落成一個大美女,無論容貌,還是氣質,都絕不輸城市姑娘。如果現在她還在的話,還不到30歲,正是如花似錦的年月。

紫桐是車禍死的。那天清晨,霧霾很重,刮著強勁的西風。她照例騎著電摩去上班。當途經楊莊村頭時,看見一個小男孩,從村裏跑出來。她趕緊停下電摩,想把小男孩送回家。不料這時一輛大貨車疾馳而來。她搶先一步,推開小男孩,自己卻被大貨車撞出很遠。等路人發現,送往醫院時,她已昏迷不醒。後來醫生搶救兩個多小時,她才蘇醒過來。

當時,我正埋頭寫作。忽然,手機鈴聲響了。待我接聽時,話筒裏傳來一位男醫生急促的聲音:“你趕快來醫院,紫桐受傷了……”還沒等我詢問發生什麼事時,電話已掛斷了。

我丟下手頭工作,搭乘一輛計程車,火急火燎趕往醫院。她正躺在重病監護室,頭臉胳膊纏滿白色繃帶,只露出眼睛和嘴巴。看見我來了,她艱難地睜開眼,說:“聰哥,我可能活不過今晚……”

我一聽,淚水立馬盈滿眼眶,但為了不讓她難過,勉強笑了笑。

“紫桐妹,沒事的,哥剛才問過醫生,他們說你不會有大礙,你是個勇敢堅強的人……”我安慰她說。

“你別……安慰我了,我知道……我的傷勢……”她說話有氣無力,連手都抬不起來。

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嚎啕大哭起來,很快暈倒在地,什麼也不知道了。

待我醒來時,已是第二天清晨。“紫桐呢?她怎麼樣了?”我開口第一句便問。

一旁站著的姐夫半天沒說話,神色悲傷,我一下子全明白了。

“我要去找她!我要娶她!”我近乎瘋癲似的高喊,就要起身,卻被姐夫死死按在病床上……

紫桐走了,去了遙遠的天國。我的魂好像也被他帶走了,整天無精打采,神志恍惚。一天夜裏,我夢見紫桐,她笑盈盈地問我:“聰哥,如果真成了大作家,你會娶我嗎?”我對天發誓:“今生今世,非紫桐不娶!”她竟咯咯咯地笑起來,漂亮的鴨蛋臉上佈滿淚花……

不知不覺,又到了故鄉紫桐花盛開的日子,我又思念起心中念念不忘的紫桐。我決定明年紫桐花盛開的季節,專程回一趟故鄉,給我心目中天仙一般的紫桐姑娘掃墓。我要在她墳塋前,獻上一枝美麗的紫桐花,向她傾訴對她的日思夜想……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