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9°
( 31° / 27° )
氣象
2024-05-27 | 台灣好報

伐 樹/張明

張明

大哥久居西安管孫子,一年也回不了兩次家。每次回家他都為滿院子的落葉而煩惱。今年,他下定決心要伐倒前後院的樹。

那天,我們相約來到大哥家。二哥也帶來了板斧、砍刀、小電鋸等工具準備伐樹。大哥前後院長滿了大樹,有銀杏樹、柿子樹和香椿樹等8棵不同的樹種。望著前院枝葉茂盛的柿子樹和銀杏樹,我對大哥說:“咱三個都是60多歲的人了,上樹攔枝很不安全,而且伐樹的工具也不得勁,萬一有個啥閃失就不得了。咱還是找個伐樹的師傅來伐樹。”我的這個建議得到了大嫂的完全贊同。於是,我打電話聯繫東鄉一位姓楊的伐樹師傅過來看活,約定後天來伐樹。大哥是個細心人,在伐樹的前幾天,就叮嚀我在要伐的樹身貼上“樹神遠離”字樣的紅條,以求伐樹過程中平安順利。

伐樹這天,天不明,楊師傅和一位幫手,就在大哥的家門口等侯著我們。進門後,大嫂為楊師傅二人泡茶、敬煙,然後上香敬神;我點燃了鞭炮,隨著“劈裏啪啦”的炮聲響起,伐樹正式開始!楊師傅倆人先來到後院的桐樹下,一人上樹攔樹冠分枝,楊師傅在地下拉樹枝,隨著電鋸“嗚……嗚……”的吟唱,樹冠分枝一個接一個地掉下來。很快,樹身就露了出來。這時樹上的那個人下到地面,在樹根的南邊鋸成一個45度的夾角,綁上繩讓人向南拉,他又在樹根北邊開電鋸,桐樹又在“嗚……嗚……”的聲中徐徐倒下。一個大樹沒用幾分鐘就這樣伐倒了。緊跟著,又陸續伐掉了蓮子豆樹、桑樹等後院的全部樹木。

在伐前院的樹時,發生兩件意想不到的小插曲。大哥的東西兩鄰,都跟我們是老表親戚,東鄰是我舅,一個私心嚴重的人。那年,他家蓋房超過了我家的界線,為這事他家和我外婆關係持續緊張,一直延續到老表這一輩。平日裏兩家人互不說話。今天老表媳婦見我大哥伐樹,她也想伐她門前的柿子樹,就在大哥的門前徘徊了很久。大嫂見狀主動上前詢問情況後,就給楊師傅說了這事,請他伐完樹後給老表媳婦幫忙伐個樹。大嫂又把家裏剩餘的“樹神遠離”紅條貼到老表媳婦的柿子樹上。老表媳婦見狀滿面微笑,連聲說道“謝謝!”她還吩咐女兒為伐樹的工人燒水、泡茶。

大哥的西鄰是我二姨家,前些年她兒在後院養豬,大哥的臥室和她家的豬圈僅一牆之隔,平時豬圈臭氣熏天,大哥房子後窗一點都不敢開。大哥為這事和小老表多次交涉無果,雙方視同仇人,斷絕往來。今年春節剛過完,二姨突發心梗去世,遠在西安的大哥無法回來,就托我替他行了500元的禮金。大哥不計前嫌,與人為善的胸懷,讓小老表非常感動!這次大哥伐樹,小老表就主動和大哥、大嫂打招呼,噓寒問暖,他那陽光燦爛的微笑,讓我感愛到了久違的親情……

院子的樹伐完了,大嫂付過楊師傅200元工錢後,心裏還感覺過意不去,又去買了兩盒煙,楊師傅接過煙高興地笑了;東鄰老表媳婦看到門前伐倒的柿子樹興奮地笑了;西鄰的小老表看著我們笑得更加迷人了!

驀然,我明白了。因為大哥、大嫂心存愛心,所以就促進了伐樹的順利完成,進而消除了煩惱,更消除了他們與鄰里老表之間長久的恩怨。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