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2°
( 34° / 31° )
氣象
2024-05-28 | 台灣好報

炎炎夏日淡淡過/康秀炎

康秀炎

春夏之交,接連下了幾場雨,氣候涼爽,人們便誤以為今春似乎變長了。然而一俟晴日,太陽突然跳到頭頂,熱辣辣地朗照,氣溫驟升,人們便開始慌了。為春歌功頌德的藝術作品被苦夏所代替,人與人相遇,“熱”字不離口,煩躁的蟬聲更拉長了夏的節奏。出門一望,“綠肥紅瘦”是明顯的。夏日最眷顧綠色,毫不保留地奉獻著陽光和雨露。人們開始穿短褲、游泳、找樹蔭坐著,剛會走路的小屁孩一絲不掛,男人赤裸著上身,一切看上去都那麼自然。夏季也許是人最接近原始狀態的時節,女人風情萬種,男人狂放不羈,孩子天真爛漫,老人安閒自在。動植物都像被解放了似的,隨意活躍和擴張,趁機享受著生命。

清涼是夏賜給早起者的禮物。天色微明時,空氣清新,鳥兒鳴唱,樹木蔥郁,公園、林蔭道、田野……都是好去處。城裏的打打太極拳,跑跑步;鄉下的扛起鋤頭,踩著露珠。甩開居室的束縛,融入大自然的懷抱。車輛稀疏,人影散亂,時光薄如蟬翼,世事且付清風。有人說,要把生活過成詩,夏天的早晨,靜靜品,淡淡過,爽目、悅耳、舒心,活像一首散文詩,令人珍愛有加。

然而,畢竟是“苦夏”呀。太陽一出來,馬上就開始施加威力,讓人望而卻步。別家不談,單從我家來說。我妻子是個好勞動,卻害怕毒日頭。早晨一見陽光晃眼,便開始嘮叨。一整天“熱”字不斷,而且還有各種熱詞,比如幹熱、夾熱、悶熱、吸熱等。我是個瘦猴,熱是熱,卻並不敏感。孩子們呢,能玩的天地廣大,能吃的涼食繁多,喊苦的時候也不多。但是長長的中午確實難熬,心煩意亂,困倦懶散,憑誰都想無端地罵兩句。

午後,太陽雖然偏斜,卻威力不減,有句俗語道“太陽倒笑,熱得猴叫”。一切都無精打采,一切都煩躁不安,一切都昏昏欲睡,工作時間被一推再推,這次第,怎一個“懶”字了得!誰都想躲,誰都想藏,包括動植物。只可憐那些大樹硬生生頂著白光光的日頭,冤深似海。高唱“擁抱太陽”的人早成了縮頭烏龜,不敢與太陽打個照面。陽光慢慢拉長,可以一直持續到夜幕降臨,才吹來些微涼風。當然,如果有暴風雨,那就是另一番光景。烏雲喜歡在午後集結,而後以排山倒海之勢壓過來。一陣狂風漫卷,街上一片混亂,當雨點劈啪作響,車水馬龍的喧囂按下休止符,只有雨聲嘈嘈切切彈奏著。人們像突然靜下來,在絲絲涼意中享受著一種舒適和安寧。

夏夜往往是喧鬧的,吃宵夜、看節目、玩遊戲……各種戶外活動如火如荼,人們絕不肯輕易去睡,似乎要把白天丟失的時光找回來。“竹床藤簟晚涼天,臥看星河小院偏”,如果找詩意和浪漫,夏夜無疑是首選。我曾在日照海邊度過一個夜晚,挖沙、踏浪、靜坐,看漁火點點,聽海浪聲聲……實在讓人覺得夏夜苦短,難以盡興。

炎炎夏日,漫長而難熬,但只要靜靜心,淡淡過,不知不覺,涼秋就會翩然而至。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