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3°
( 36° / 27° )
氣象
2024-05-30 | 台灣好報

最愛太陽花/梁征

梁征

在我家陽臺上有三盆太陽花,這是一種不起眼的夏日小花,冠上一個非常陽光的名字——太陽花,它的別名叫死不了,便和生命聯繫著、比喻著,謂“生如夏花”。

於我而言,最喜歡養太陽花了,因為它的生命力旺盛,是一種特別好養殖的花。

太陽花是一種平民花,每一根纖細莖杆的頂部都頂著3片相環著的葉子,許多根葉子的中間有幾棵莖上長著一朵朵5片花瓣相環的小花。太陽花喜光,也特別耐熱,最愛在大太陽下曬著,即使40℃高溫,也能好好地活著。

太陽花緊貼地面,花的顏色是略帶淡粉的淺紫,花的中間是淡黃色的花蕊。它微小的花瓣每天迎著日出,怒放著燦爛的笑容;隨著日落,纖弱的花瓣把花蕊緊緊裹起,像一把合起來的小傘。如此這般,它每日毫無保留地收放著自己,奉獻著卑微生命中的那一絲柔弱的美,謙卑而平靜地守護著自己鮮活的生命。

太陽花活得極為平凡,平凡得隨處可見;它活得極頑強,從春到夏到秋到冬,不聲不響;它亦活得純善、勤勉和快樂。在微風裏,它搖曳著簡單而平凡的幸福,在細雨纏綿下,澄瑩著的亮麗,它靈透裏流淌的活潑讓我愛憐。看著它每天隨太陽的升起而綻放,降落而收斂,它的自律讓我內省,弱小卑微的它活出了生命的精彩,它無須刻意證明自己,只是淡定地去面對雲起雲落,時刻都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每天早晚,我都會到陽臺鍛煉身體,每每從它身邊走過,忍不住停下腳步蹲下來,靜靜地欣賞品味著它們,有時,我也會用溫柔的雙手去撫摸它們,在它們的成長過程中,我親歷著生命的興衰,追尋著稍縱即逝的花開與花落。也許正是因為弱小卑微的它對待生命的態度,引發了我對生命的檢視和自省。

花葉有性自有情,我相信所有活著的生命都需要愛與被愛。我在親近這些弱小生命的同時感受著弱小的偉大和平凡的力量。也許正是因為它的靈巧才能輕鬆地收放自我,享受陽光和生命。

夏末秋初,此刻的太陽花,秋日的到來還尚未奪走她的絢爛,一息尚存,蔫然不死,多想挽留一點那屬於夏的絢爛,就像是時間要留下些行進的足跡。樸樹那首《生如夏花》的歌,悠揚婉轉,淒美淒清,便催促著她留給夏日裏最後一絲記憶。

太陽花的成長過程證明它來過、活過、豔麗過、歡樂過,這些都是生命的自我救贖,正是這種對待生命的態度讓我的靈魂得到淨化,或許我們每個人都可以活得更自在一些,如太陽花一般不因自身的平凡而放棄對生命的熱愛。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