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8°
( 28° / 27° )
氣象
2024-06-03 | 台灣好報

我的高考/胡正彬

胡正彬

我參加了兩次高考,一九八六年一次,一九八七年一次,頭一次沒考上,第二次考上了。

一九八六年以前,不是所有高中畢業生都能參加高考的,要預選。

我讀的是農村高中,教育品質差,升學率低,我們那個理科班,應屆生加復習生,七十多人,只給了十四個高考名額,少得可憐。

我還算幸運,考了個第七。

我的好多同學,復習了好幾年,連考場都沒進去過,搏一搏的機會都沒有。

因為招生少,考個中專都很不容易。但也有好處,那時候,包分配,中專畢業,就是國家幹部了,不用操心工作的事。

八六年高考,我們地區搞了個創新,地區的幾個縣,相互交換考場,我們縣的考生去羅山縣,羅山的來我們縣。

那是我平生第一次進縣城,第一次住賓館,而且是縣裏最好賓館:縣委招待所。

我很興奮,高考還沒開始,情緒就高漲起來了。

吃的也很好,八個人一桌,一桌十個菜,比老家的喜宴還豐盛。

在那裏,我第一次吃到了土豆燒豬肉,此前,我只在主席詩詞裏聽說過土豆,從來沒有沒見過真土豆,要不是別人告訴我,我還以為是紅薯哩。

那道菜很好吃,油而不膩,香甜可口。要不是老師提醒我不要吃太多油膩的東西,小心拉肚子,我一個人就把那盤紅燒肉給包圓了。

那時候,我們村子還沒有電,夏天都用蒲扇降溫,賓館裏就不一樣了,有電扇,這是我平生第一次用電扇。

第一次參加高考,我沒感覺什麼壓力,可能是興奮過頭了,夜晚久久不能入睡,葉校長給我們買了好幾瓶醋,告訴我們:喝醋可以幫助睡眠。

我也喝了幾大口,還是不管用。

劉老師又安慰我們:失眠也沒關係,很多人都失眠,我高考也失眠過。

還是劉老師的話管用。

早餐也很豐盛:饅頭包子油條稀飯。

葉校長又說:油條也要少吃點,油膩的食物不好消化,吃多了,血液都去腸胃裏忙消化了,大腦就供氧不足,不利於思考,稀飯也不能多喝,喝多了尿多,上廁所浪費時間。

原來高考還有這麼多講究!

考了三天。

我覺得自己考得還不錯,應該能考上。考完就加入了狂歡的隊伍:撕書。從樓上往下扔,滿天紛飛的紙片,象蹁躚起舞白蝴蝶,一會就鋪滿了院子。

儘管老師們事先都強調了要注意形象,但此時此刻,壓抑了一年的情緒,需要發洩,誰也擋不住。

一個月以後,分數下來了,我沒考上,離中專線差六分。

看完分數,白天不敢回家,在村子外面小樹林坐到天黑,可把父母嚇壞了。

回家後,父母看我表情,就知道了,什麼也沒說,叫我趕緊吃飯。

吃完飯,父親說:考不上沒關係,明年再考,明年考不上也沒事,回家種地,還是種地的人多。

可憐天下父母心。

秋天開學,我的課本也沒有了,找考上了的同學借了一套,去了縣二高復習。

八七年高考,不預選了,我所在的復習班,七十多人,都參加高考了。

那時候,高考在七月,七到九號,一年最熱的日子。

因為在縣城高考,我們住自己的寢室,三間屋子睡了四十多人,又不通風,跟悶罐一樣,悶得人喘不過氣,再加上蚊子、臭蟲叮咬,很多人都沒睡好。

特別是我,本來心理素質就差,平時睡眠就不好,加上這環境,就更睡不著了,高考三天,我好像一分鐘都沒睡著過,焦慮不安地在床上翻來覆去,思緒萬千。

考到第三天,我已經困得抬不起頭了,拿起考卷,大腦根本開不動,幸好平時訓練得多,只能跟著感覺走了。

那年物理特別難,全縣人均成績不到四十,我居然考了七十分,全縣第三,我那一年只所以能考上,完全靠物理拿分了。

平時,我的物理並不好,我對語文很自信,誰知道,一百二十分的語文,我居然才考了七十三分。

東方不亮西方亮。

高考完畢,又一幫人開始了撕書活動,又是紙片滿天飛,這一次,我沒加入,如果考不上,我還要複讀。

運氣不錯,那年我考了494分,超本科線十分。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