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3°
( 35° / 28° )
氣象
2024-06-06 | 台灣好報

頭一回住院治傷病/唐勝一

唐勝一

人寧可什麼都沒有, 千萬不能有病, 只要沒病, 才能活出尊嚴和精彩。反之, 你心有餘而力不足,還能咋樣?故勸告大家,凡有傷病,務必醫治,盡可能地治療好,保住“革命本錢”。 我患嚴重的肩傷,痛得我睡不好覺,不得已而住進醫院治療。住院對我而言,可謂大姑娘坐轎,頭一遭啊。

我曾經引以為傲的是生來身體就好,儘管出生於貧困得缺吃少穿的年代,身子骨卻爭氣,用爹娘的話講:“小病小痛都冒得。”爹娘為我記著:“ 10歲前的一伢子是不知病滋味啊。”直到11歲那年,我上小學五年級時,有一天突然身體不適,痛得直冒冷汗,被老師背著把我送回家。爹一看嚇壞了,趕緊請來鄰居劉大爺為我扯痧。劉大爺使勁下手,一下一下就夾出血紅條條,痛得我“哇哇”大哭大叫,大罵“劉大爺你去死吧”, 還自此記仇再也不理劉大爺了。不過,痛歸痛,病情卻有立竿見影的效果,一覺醒來,我第二天清早照例去上學讀書。我記得除了這次的偶爾,自己的身體是一直的好,很少犯病,很少拔火罐、扯痧,從不打針吃藥,以至長大成人,工作上班都能月月、年年出滿勤,偶爾感冒也不請病假,更談不上住進醫院治病了。

所以,這次到一家大醫院住院治傷病,如何辦手續,我是眼前一片“黑”呀,理不出個頭緒,不知從哪兒辦起。幸虧有好友周總陪著,他說曾經陪其老父在這家醫院住過幾次院,熟悉流程和科室位置,領著我那可是輕車熟路的感覺。從掛號,看就診醫生,到交費、照片檢查,以及辦理住院手續等,都沒走過彎路。我感激地說:“周總啊,要不是你幫忙,那我辦好住院手續恐怕都得累一天呢。”醫院小有名氣,前來就醫者較多,各處都是人頭攢動。

我剛住進病房,跟著就來了醫生,問這問那的瞭解基本情況,令醫生有點詫異的是,我說我從來還沒有住過醫院治病的。“不可能吧?你都退休了,是職工醫保,咋就沒有住院治病呢?”我告訴醫生:“我沒得過大病啊。”醫生還是懷疑,對我說:“你先別吹,待檢查過後再講。”檢查結果出來後,醫生向我投來羡慕的目光:“你的身體真行!除了肩傷以及併發肩周炎、頸椎炎外,真沒別的毛病,一切正常。”

正因為我未住過醫院治病,一時不懂得如何搞好醫患關係。但我立刻想到,人與人的相處,只要真心,就會合得來的。於是,我不但如實回答醫生、護士的問題,而且還主動嘮些家常,一下子就能拉近了彼此的距離。我還根據凡人都愛聽好話的這一鐵規定律,凡醫護人員對我的服務,我總是予以肯定,縱使稍有不滿意的地方,我也不直說,而是在肯定的基礎上再拐個彎兒委婉地提出來,讓其樂意接受。我住院時間雖然不長,卻與醫護人員都成了好朋友,交流甚多,有事說事,無事開開玩笑,醫患關係進而親密無隙。為我做理療的兩位男醫生總是一臉陽光,跟我有說有笑,讓笑聲減輕了勞累和病痛,同時也增進了醫患的情感友誼。我有次做完理療,路過門診室,發現有患者跟醫生吵鬧,便進去打聽,得知乃患者強烈要求醫生怎麼治療的情況後,我就拉著患者,跟他輕言細語講:“我也是患者,跟你是病友。既然我們來醫院治病,就得聽醫生的,不然,來醫院幹嘛?再則,哪有醫生不是想把患者的病治好呢?其實,醫生的想法跟患者一樣,就是緩解痛苦,讓病情好轉。兄弟,你說是嗎?”他艱難地點點頭,紅著臉安靜地坐下來。

我跟病友的關係更不用說,本身帶個友字就是朋友,儘管來自四面八方,陌生不曾相識,卻同病相憐來到醫院,也是緣份的使然。我住院10餘天,三人間的病房,來來走走,共有6位病友。我跟他們一個個都相處得好,互幫互助,一派和諧的景象,讓別的病房好不羡慕。病房裏一位奶奶患者,有戀舊情結,翻起古來沒完沒了,還要有人當她的聽眾。說句大實話,偶爾翻古一陣尚可,整天反來複去的嘮嘮叨叨,別說病房其他人煩,連我也煩了。但是,為了不失奶奶的面子,我便背靠床頭坐著用手機寫文稿。奶奶勸說我:“你玩手機傷眼睛傷身體,聽我翻古也能多懂一些過去的事嘛。”我撒著謊告訴:“奶奶,我在聽呢,而且還把您講的故事都記在手機上,您就繼續講吧。”“好好好,要是都像你樣就更好。不少人啊,嫌我嘮叨,煩我呢。”我們病房後來又來了一位85歲的老太婆患者,“哎喲哎喲”地叫痛不歇,也沒人敢說而極不情願地聽之任之。陡然間,老太婆不再呻吟而唱起了老情歌《敖包相會》。我立馬帶頭鼓掌喝彩:“老太太,負唱得真好啊!”在大家的掌聲鼓勵下,老太婆不但接二連三地唱,還指著要我講出她所唱歌曲的歌名。我欣然接受,將她所唱的《北京的金山上》《夫妻雙雙把家還》《對花》《草原上升起不落的紅太陽》等歌曲都一一叫出,把老太婆高興得像個孩子,手舞足蹈,已將病痛拋到了九霄雲外。

住院期間,讓我最為感動的是,我有一次在做理療時,一位我不曾認識且剛做完理療的女病友,見我所做的動作不規範,她就主動留下來,給我示範理療動作。她說:“動作很重要,不到位的話,療效就會差很多。來,我幫你。”我一時還真學不會,動作很不到位,便洩氣地說:“美女,這些動作,我真的做不來呢。”她微微一笑,鼓勵我說:“凡事都是學而知之、會之,來,跟我練練。”她不僅教會我一些理療動作,還主動送了我一根練功膠帶,可謂禮輕情意重啊。

正因為我很少生病,以前還從沒住過醫院,現今住院了,在親朋戚友看來,我是肯定病的不輕。的確,我的左肩受傷不輕,——韌帶撕裂,骨膜發炎,且有積液,還引發肩周炎、頸椎炎等併發症,儘管無其他別的病疾,卻也不少了吧,怪不得那麼的遭罪難受。親朋戚友要來看我,我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婉拒,也沒能阻止親朋戚友前來看望。而且探望回去後,他們還天天打來電話,詢問病情好轉情況,得知病情明顯好轉,一個個像卸下一塊心病似的,說:“有效果就好,免得受苦遭罪。”

住院醫治,傷病基本好轉,期間所接觸的人和事,讓我感慨良多,我於此真心地說上一句:謝謝大家啦!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