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9°
( 31° / 27° )
氣象
2024-06-09 | 台灣好報

良 心(外一篇)/唐勝一

唐勝一

行風督查3人組來到醫院,徑直走向住院部的護士服務站,隨機抽到對6樓5至8號床病房的檢查。林護士長一愣,禁不住渾身顫抖。

6樓共45號病床,偏偏抽到8床,咋辦?剛剛發生的醫患不愉快仿佛就在眼前,令林護士長心裏直打鼓呢。

8號床男患者上午才動完手術不到一小時,就在家屬的攙扶下步行衛生間小便,被進去換藥的林護士長撞見,她沒好氣地一頓數落:“你幹嘛,敢下床步行?我給你們講過多少遍,48小時內是不能下床的,大小便都要在病床上接。你這不是小手術,不遵醫囑有危險,是對自己不負責,也是給醫護人員添亂,出事誰都沒好處!快點快點尿完,我們得趕緊把你抬回床上去。”說者臉紅脖子粗,聽者心頭不爽。

督查人員離去時,竟然眉目舒展地跟林護士長講:“做得不錯啊,要保持下去嘍。”

林護士長聽到這,懸著的心兒放下了,登時召集一眾護士走進5至8號床的病房,張口就說:“四位患者及陪護的家屬們,本樓層的全體護士感謝你們,並向你們鞠躬致敬。”

林護士長隨後走到8號床男患者跟前,抱歉地說:“同志,我上午對你的態度生硬,沒有心平氣和地與你講道理,而是沖你發火,影響了你的情緒,是我做的不對,現向你賠禮道歉,請你多多諒解。”

男患者接過話茬:“護士長,今天的事兒不怨你,你是憑良心工作,對我病情負責。我真的錯了,要給你們賠禮道歉。好在剛剛有人來作調查,我對你們醫護人員的服務工作給予了充分的肯定,也算我彌補了上午的過錯,我良心上好過多了。”

◆有家又如何
乙生身心俱疲,每晚獨自散步,躲進幽暗的樹叢裏抹眼淚:家已不是以前的家,一家三口,無不狼狽。

夫妻都有固定工作和收入,獨生兒子已讀初中,本該幸福一家,卻因妻子一次同學聚會喝醉,與男同學賓館鬼混被抓而大吵一場。

妻子理虧,央求乙生:給我一次機會吧?

乙生狠瞪一眼,轉身離去,邊走邊說:我丟不起這個人,離婚吧。

兒子追趕上去抱住乙生的腿:爸,你不能不要我和媽媽。

乙生從兒子身上仿佛看到了小時的自己,他也沒個好爹啊。爹在外頭亂搞女人,娘便尋死覓活地吵架。年少的乙生拉住娘的手央求道:娘,你別罵爹了,我們一家吃的用的全靠爹啊。

娘是很疼乙生的,每次兒子的勸說都管用。娘打落門牙肚裏吞,忍聲吞氣不罵了。不料爹反倒得寸進尺,還將女人帶回家裏鬼混。娘忍無可忍,一氣跑去鄉政府要求離婚。

乙生得知趕了去,氣呼呼地跟娘講:娘,你要是跟爹離婚,我是不會跟你的,我要跟著爹有吃有錢過日子。

乙生娘聽呆了,半天才說話:娃兒,娘白對你好了,你咋說出這種話?

乙生回復娘:你對我好,到時沒吃沒錢過日子,好又何用?

娘說:娘是不能沒有你啊?

乙生告訴娘:那你就別跟爹離婚。

娘將乙生摟在胸口:娃兒,娘不跟你爹離婚,娘是離不開你啊。說著的同時,其淚水吧嗒吧嗒地掉落在乙生的頭頂上。

乙生挽救了一個家,卻坑苦了娘的一生。

乙生回過神,看眼兒子說:撒手吧,孩子,名存實亡的家不會幸福的。

兒子偏著腦袋不撒手,跟乙生講:爸,那麼多湊合家庭不也過得好好的麼?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