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2°
( 35° / 26° )
氣象
2024-06-11 | 台灣好報

一條藍膠帶/唐勝一

唐勝一

我有一條藍膠帶,價值不足10元,捨不得用、捨不得扔,當寶般珍藏。

4年前,我患肩周炎、頸椎炎等住進醫院治療,以理療為主。去理療室的第一天,我就認識了她。是男醫生教我做擴胸運動曠,我不會做——做得不標準、動作不到位,起不到療治效果。醫生用手指指對面的她對我說:“讓這位美女帶你做吧,你肯定學得快些。”

她教得放鬆,一臉的笑微微,盯著我時的雙眼脈脈含情。“有50歲了吧?”我告訴她:“去年剛退休。”她小驚,說:“喲,看不出呢。猜我多大年紀?”“你30歲不到。”“大哥讓我開心吧?講實話,你只大我20歲。”“是嘛?”我深沉地看著她,只顧想心思,外邊找個女人豈不悠哉樂哉?可我一時只顧傻傻地想,遺憾著沒有問她姓甚名誰,更沒有與他交換聯繫方式。我理療完畢就往外走,被她叫住:“大哥,我送你一根練習的膠帶,你別買啰。我今天沒帶來,明天一定帶給你。”我扭過頭來,笑嘻嘻地對她說:“好的,謝謝美女!”

我一連三天因事沒去做理療,第四天再去時,男醫生首先就拿去一根嶄新的藍色膠帶交給我:“那天教你練功的美女送你的。這下我也放心了,你會把功練好,而不會辜負她吧。”我聽出了話外之音,便說醫生:“你開玩笑了,醫生,你叫怎麼做,我無論如何都會做好的啊。”男醫生笑笑說:“我沒說教不會你呀?但作為男人,我看出她對你是真有那麼一點意思呢。”“我咋沒有看出來哪?”醫生說:“你這是句真心話,要不那天,你不會匆匆離去,至少也會陪陪她做一段理療而增進感情吧。”我沒有辯說,而是問醫生:“她明天還會來不?”“遺憾啊,先生,美女她昨天上午做完理療,下午就出院了。”我詫異地張大嘴巴:“哦——”多遺憾啊,她送給我一根膠帶,我連聲“謝謝”都沒有說上。醫生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告訴我說:“我幫你謝過她了。她還要我轉告你,覺得與你的一面之交,是她的幸運呢。”

我是住了15天的治療才出院。離開時,我去向理療醫生告別,卻驚訝發現她正躺在理療床上做理療。我忙將老伴往前一推,指著她向老伴介紹:“這位美女還當過我的理療練功教練呢。”她反應極快,搶先對我老伴笑著說:“嫂子好!”稍後,我鼓足勇氣,真心對她說上一句“謝謝你送我的練功膠帶”,再也不想錯過當面致謝的機會。她點點頭,叮囑我:“記得多用膠帶練好身子喲。”“好的。”老伴這時拽我一把:“走吧,車子還在等著呢。”我跟在老伴後面,臨出理療室,回頭一望,卻見她微微抬起頭來目送我的離去。我頓感腳步沉重,真有點捨不得離去呢。

我之所以珍惜這根藍膠帶,實則是思念她,不時地看看,仿佛就看到了她的音容笑貌,容顏在眼前,笑聲在耳邊。時間一天一天地過,四季春夏秋冬輪回翻篇,直至四年後的有一天,我翻出珍藏的藍膠帶,觸景生情地做些拉伸動作,小憩時細細把玩著,陡然間發現出膠帶上的3組數字來:XX58,139,0734,既相隔著一定的距離,又有些模糊不清。我戴上老花眼鏡仔細辨認,這數字並非生產廠家列印上去的,而是人工手寫。誰寫的呢?我琢磨來琢磨去,覺得應該是她所寫,而且還有著特殊的含意。當我再看這組數字,其中有139和0734時,我就斷定是她當時所用的手機號碼。於是,我試著拔打1390734XX58,結果一打就通,接聽電話的對方還是個聲音甜美的女聲:“……先生你好,請問是誰?”我直接了當地告訴她:“我是你4年前送給我一條藍膠帶的人。”“啊!你咋今天才打我電話呀?”“對不起,我是今天才從膠帶上看出來的呀。”電話那端,她長長地歎著氣:“唉——,無緣啊,天生註定無緣。我後悔死了,真不該把手機號碼寫得模糊還打亂了次序,才沒讓你及時看出來。那段時間,我可是天天的盼呀,等呀,直至等到今日才聽到你的回音。”“都怨我,太過粗心了。”我停頓了片刻,接著說,“我倆現在還行不?”她跟我講:“不行。4年前認識你時,我正被拋棄,很想找你彌補情感的空虛,都整整等你兩年無消息。後來我就再嫁了,這不,剛剛生下小孩正坐月子呢。”我說:“我為你祝福。”她在電話裏發出一陣難以揣測的笑聲。

我掛斷電話,一時的為難了,竟然不知道要不要將她的手機號碼保留到我通訊錄裏?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