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9°
( 32° / 27° )
氣象
2024-06-18 | 台灣好報

月亮之眼(組詩)/袁帥

袁帥

1.遠逝的黃昏
西山馱著夕陽歸家
看上去,有些吃力的樣子
大院子的瓦舍站不起來,對著夕陽沉默不語
一口古井,在夕陽下目送最後一個挑水的人
院中那棵五百歲樟樹,還把天幕支撐著
倦鳥晚飛,晚霞遠遠地推了它們一把
莊稼人沒有收工,餘暉的網打不盡他們
這一場閉幕式,以一頭水牛
習慣了迷路作結尾

2.月亮之眼
時間流轉到深夜
除了河水嚷嚷著走在老路上
人間所有的軀殼,都躺平如石
白天無所不有的發熱發燒,此刻都在夜風中
涼下來。而一顆顆反差巨大的靈魂
仍在漂浮,游離,都以模糊的夜色為掩體
月亮啊,你眼波渙散,又怎能
甄別出來?讓太多的又會蒙混一夜
可你,作為查夜的天空之眼
不能僅自己皎潔

3.月光裏
月光把黑夜塗抹
也塗抹在心靈的創傷上
從山川、田野到病房的窗口
遠處的寂靜毫不遺漏地包圍攏來
眼前的白,眼前的亮,是風也吹不走
就輕輕捧在掌心,一握一松,五指開花
沉浸其裏,深諳月神專在夜間的探望
有它傾聽,可以訴,可以怨
月光突然更亮——我開悟了
我得以慢慢入夢

4.一個普通小鎮
公路匍匐前進,穿透黑夜
風雨無阻,從各個方向觸摸遙遠
一排排樓房飛揚而起,搭載
留守的小人物,足不出戶攀星星摘月亮
路燈、彩燈敘事,把黑暗寫得金燦燦
為蔚藍色的睡夢安靜地護航
四周的山巒,好像花瓣綻放
人也常開不敗,搶走小鳥的樂舞
有時也搶走石頭的渾厚

5.白 雲
能在空中安眠,睡得舒舒展展
那肯定是扔下一個偌大的包袱叫人間
還要扔下時間和季節更替
自己本身就是一朵豐盈的花,只管守身如玉
只管以永恆的微笑補天
只管,順便托舉起多情的蔚藍
畢竟那永不見底的絮語是催眠曲
能夠喂飽高居的靈魂

6.遮陽傘
夏天把它呼之欲出
像一朵朵雲彩撒在人間
樸實得像泥土的人把它撿起來作護身符
於是大地上多了一種流雲的風景
打傘的人在一小團陰影的慈悲裏
細碎著腳步,追趕光明,追趕閃耀的夢
而我,像豬八戒想新娘一樣
在傘下,想出好多漂亮的詩語
像春風拂柳地吹我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