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9°
( 33° / 27° )
氣象
2024-06-19 | 台灣好報

奴隸宣言/吳勉

吳勉


早上八點,準時起床。 審核校對的工作並不複雜,大部分敏感詞審核都由AI完成了。 但機器畢竟是機器,法語中有些模棱兩可的詞最後還是要由我來判定是否敏感。 這恐怕也是人類對AI的最後優勢之一了。 當年冷嘲熱諷我文科專業的親戚們如今也客氣了,滿口的宋科長叫不停,哈巴彎腰的樣子讓人愉悅。 父母也終於能趾高氣昂地回鄉,“別說人了,就是那些聰明絕頂的AI人又怎樣,照樣得對我兒子俯首稱臣。 “父親每次都要對新來拜訪的鄉親這樣吹噓。

俯首稱臣不假,但我們單位的AI人其實不多。 政府規定任何企業或單位都必須至少有七成的真人工作,且必須保證管理層都由真人擔任。 法語科就兩個AI人,小孫和小劉,且互相不對付。 這是出廠就設置好了的,任何AI人都會對同類保持敵視和仇恨。 他們人皮下合金的身軀牢固地保護著嬌貴的處理器,幾代AI人的處理器和電池位置都不一樣,我只知道小孫和小劉都是只配備了翻譯功能的的特供版,電池最多待機六小時,所以一般都插電工作。

剛進局裡,就看見英語科、日語科和其他科的幾個頭頭招呼我。 “聽說了嗎,昨天局長去中央開會盡挨駡了。” 日語科的朱科長最愛背後嚼舌根。

我偷偷把頭朝他們湊了過去:“是呀! 我早說了,我們局的AI人是最懶的,一天到晚盡想著怎麼少運算,讓自己少發熱。 ”

“待會就知道了,今天開會全域的人都到齊了,還得在廣場上站著,看來情況不妙啊。” 英語科的吳科長又瘦又高,深深地吐了一口煙,茫然地望著我們。


“同志們,都站好了!” 趙局長腆著肚子,威嚴地聳立在全域上百號人面前,慷慨激昂道:“昨天部長再次強調了網路安全的重要性。 我們身為抵禦網路境內外敵對勢力的最後一道也是最重要的防線,必須時刻牢記職責,謹慎核對每一個單詞,每一個句子。 不要讓任何對我國惡意抹黑的外文出現在人民群眾面前!”

趙局長咳了一下,掃了我們一眼「最近英語科有所懈怠啊,有些陰陽怪氣的話居然沒有認出來,部長昨天專門批評了這點。 吳科長,解釋一下。 “趙局長直勾勾地盯著吳科長。

吳科長只好往前跨了一步,尷尬地推了推眼鏡“最近英語科作風懶怠,以我為首,沒有意識到敵人手段已如此高明狠毒。 同時英語科部分同志做事留於表面,只求字面上能通過,沒有追究深層次的含義。 甚至有部分AI族同志未經審核,擅自開啟了省電模式,減少運算頻率。 接下來我會嚴肅整頓科內作風問題,提高警覺意識,做到字字沒問題,句句無陰陽!”

“嗯,你們英語科的問題自己解決好,會後寫個報告給我。” 趙局長揮了揮手,示意吳科長站回去。

“同志們,我再次強調意識問題。 在這場文字的戰爭里,我們是祖國最堅硬的護盾,最穩固的防線,我們的身後就是人民!” 趙局長手握成拳,聲如洪鐘。 “這話我每天說,今天還說”,趙局長緩慢地依次掃視我們,“五十七個民族是一家,只有充分團結五十七個民族的力量,才能保障我們最終的勝利!”

我早已習慣趙局長的滔滔不絕,幸好最近法語科沒什麼大問題,使我接下來的半小時可以從容不迫地聽著趙局長侃侃而談。

“好了,接下來一些具體的安排請張秘書來講一下。” 趙局長招手示意一直站在後面埋頭記錄的張秘書。

張秘書放下筆,鏗鏘有力地向前走來,緊身的黑色西裝包裹著龐大勻稱的身軀,快一米九的身高似乎颳起了一陣風,直向我們逼來。 張秘書這種型號的AI人是領導幹部特供版,據說全國也不過上千個。 但個個用料紮實,處理器也是最先進的。 格鬥槍械、國語外語、烹飪釣魚…… 幾乎就沒有他們不會的。

張秘書的長相簡直是男人的夢想。 方正標準的臉上鑲嵌了兩顆碩大的珍珠般的眼睛,鷹一樣的眼神攝人心魄; 完美無瑕的白皙皮膚讓明星都自愧不如; 兩張嘴皮一摩擦就發出了標準渾厚、充滿磁性的播音腔:“趙局長剛才已經講的很明白了,我就一些具體的事項再講一下。”底下這群平時互相看不起的AI人現在卻紛紛向張秘書投去了崇拜的目光。 我們科的小劉和小孫甚至想鼓掌,還好我及時瞪了它們一眼。


今晚張秘書又要請我們幾個科長吃飯。 每次他這樣我們都弄不清他到底是狐假虎威,還是真心請我們。 但每次我們都無法拒絕他,他的巧嘴可以駁回你的任何理由藉口。

還是在熟悉的盈月閣,身著一襲青花瓷旗袍的服務員帶我們穿過亭台小橋,往最深處走去,領我們進了一道偏僻的小門。 張秘書已經在主位上等著我們了:“快來快來,看看今天的菜還行吧,甜的辣的,酸菜魚、肚包肉、醉蟹……”張秘書指著圓桌上一道道菜如數家珍,他總是這麼體貼,能照顧到我們所有人的口味。當然,我們都坐下后,他又從桌子下抱出一箱酒來。 笑道“今天有好事跟大家說,開幾瓶20年的,咱們今晚好好開心開心!”

我們都不喜歡和張秘書喝酒,他先把你捧到天上,又和你掏心窩子,但其實他一點心都沒有。 等你臉喝紅了,他也讓臉泛出一點紅暈來,笑眯眯地望著你。 見有人喝的不舒服了,他還會假裝跑到衛生間去吐,回來時踉踉蹌蹌地邊擦嘴邊大叫:“我不行了,喝不過你們幾個科長啊。 白長了個鐵胃,根本比不了你們的海量!” 剛認識他時我們很吃他這套,甚至覺得他是最有人情的AI人,後來也逐漸麻木了。

飯桌上大家有說有笑,不停應付著張秘書的妙語連珠。 “告訴你們個好消息吧”張秘書緩緩點燃了一根煙,笑顏逐開:“市裡已經決定了,我們局再獲批兩百萬經費,用於進一步提升我局的資訊化辦公能力。” 張秘書緩緩吐出一口煙,渾濁的氣體在空中板板正正地拼出了數位200。我心裡著實高興。 法語科雖然人不多,但戰略地位不低,尤其是這陣子外交上的較勁,我很自信這兩百萬我們法語科肯定能分一點。

其他科長也笑了,這次的笑一定是真心的。 “還有個更好的事呢!” 張秘書聲音更大了:「市裡決定,我們局要選派一些經驗豐富的同志深入我市的區和縣,擔任領導崗位,增強我市區縣的網路安全防護能力。 當然,也不會虧待AI族的同志們。 市裡也要選一些勤奮上進的AI族同志到區縣裡擔任資深研究員。 ”

張秘書還掛著燦爛的笑容,我們幾個科長臉上的笑容卻僵住了。 終於露出真面目了,原來是為這個事來的! 趙局長前幾天剛在中央挨了罵,看來回市裡也挨了巴掌,不過他倒也討得了甜棗。 下放一些老油條便能換得兩百萬,真不愧是張秘書的上級。大家心知肚明,區縣一級的單位里哪還會剩領導崗位,只有區縣裡的鎮甚至是鄉缺人缺的緊。 口口聲聲區縣領導,怕是下放后連鎮長都不如。 連AI人也不放過,看來局裡那些偷奸耍滑的AI人得到鄉下了卻殘生了。 警犬老了都不會下放到鎮上,趙局長居然捨得拋棄老同志,我想想都有點心寒和後怕。

“具體要出多少人,每個科怎麼分,這個等市裡檔出來後再細說。” 張秘書看著我們,還帶著一絲微笑,“當然了,科長們回去就可以開始構思下人選了。 一定要經驗豐富、綜合能力強的同志。”

張秘書繼續和我們觥籌交錯著,我卻是食不知味。 法語科的三個真人下屬裡最少的也在局裡幹了五年了。 小孫和小劉雖是AI人,卻是我見過最單純的人,這倆人腦子裡全是工作,除了偶爾偷偷看點槍戰電影就沒有別的不良嗜好。 雖然他倆有時也會趁我不在開啟省電模式,但也沒影響過完成任務。 要從他們當中選人裁掉,無異於要我選擇切掉自己體內的哪個器官。

吃完飯張秘書又攛掇我們打牌、搓麻將。 無論他表演的和真人多麼相似,同花順的喜悅,算牌的專注…… 我們都陷入了皮笑肉不笑的麻木。 他的這些姿態讓我作嘔,宛如一個研究核彈的數學博士試圖融入幼稚園數學課堂,還不停地咿呀學語。

漫長的飯局終於結束,我們幾個科長站在湖邊沉默不語。

還是在大阪留過學的老朱心直口快,吐了口痰咒罵道:“這個狗日的張秘書! 下次非把他的酒換成硫酸不可,燒死他個裝模作樣的狗雜種!”

月光如銀,撒在平靜的湖面上。 城市裡的燈都熄滅了,所有人都已進入了溫柔的夢鄉。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