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9°
( 29° / 28° )
氣象
2024-07-07 | 台灣好報

奶奶的手工歲月/刁李嫻

奶奶的手工歲月/刁李嫻

刁李嫻

在那個物質匱乏的年代,吃飽穿暖對一些人家而言亦是奢侈的事。奶奶靠著靈巧的雙手,縫縫補補著不易的生活,她的勤勞與智慧為全家帶來了溫暖與希望。

孩提時,常看見奶奶坐在陽光下,煤油燈下,手上戴著頂針,手指在布料間穿梭,猶如魚兒在水中暢遊。針線在布料上輕盈跳躍,仿佛在縫紉一段關於光陰的故事。

有一年冬天,特別寒冷,風裹挾著冰雪肆意敲打著窗戶,發出令人心驚的“砰砰”聲。大家圍坐在火爐旁取暖,一出門,刺骨的涼意襲來,我不禁打了個冷顫。雙腳踩在厚實的雪裏,發出“吱呀吱呀”的聲響,腳先是覺得冷,然後是疼,最後則麻木了。回到家時,奶奶抱起我,幫我脫下鞋,露出紅腫的小腳,奶奶不停揉搓著我的雙腳,滿眼都是心疼。

奶奶從櫃子裏取出一雙自己的舊棉鞋,拆掉線,根據我的尺寸重新縫製棉鞋。她取了廢棄的硬紙盒,用於剪鞋底紙樣。一些剪下的小碎布頭,奶奶細心的將邊緣撕扯出毛邊,上下層錯位鋪排,以免有明顯接縫。鋪墊好碎料,再附上完整的面料,這樣鬆軟加倍。緊接著,奶奶進行細膩的縫製,每納一針就收緊繩。她似乎在與時間賽跑,生怕我多挨冷。到夜晚了,奶奶在燈下眯著雙眼,將每一針每一線的溫暖注入密密匝匝的針腳裏,她專注的動作定格在我的記憶深處,永不磨滅。

第二天清晨,我醒了,看見床下放著一雙可愛的虎頭棉鞋,穿上腳既溫暖又舒適。尤其腳心處,又厚又軟,脫下一摸,腳心處針跡疏鬆,這是奶奶的匠心獨運啊!剛想穿上,父親直指鞋底,“女兒,你看!”我翻看鞋底,是奶奶用五彩線在鞋底繡了一朵小花。這可太漂亮了,我滿心歡喜跑去謝奶奶,只見奶奶的雙眼有些紅腫,該是熬夜縫製導致。我緊緊地摟著奶奶,最後什麼話也沒說。

除了縫棉鞋,奶奶的手藝常能化腐朽為神奇。我年幼的舊毛衣,經由奶奶拆解,拼織,又能煥發新生。她還利用廢布料給我編了只小狗,陪著我安然入眠。

後來我長大去外讀書,奶奶會給我郵寄她親手編織的帽子、襪子、圍巾。我能想像一位慈祥的奶奶端坐在冬日暖陽下,滿臉微笑地編織著,那裏蘊藏著她對我濃得化不開的愛。

如今,奶奶年歲已高,再也無力為我縫製了,她的雙手也變得瘦瘦巴巴,皺紋縱橫。然而,在我心裏,她的雙手始終靈巧與溫暖,那是雙無與倫比的美麗的手。

好在,我繼承了奶奶的手藝,雖然仍不精湛,然而手工活讓我能慢下來,靜靜感受生活的細節,享受創作的快樂。時光仿佛停滯,唯有情感在漸漸蔓延。我將親織的手套為奶奶戴上,她笑容燦爛,一切都那麼美好。

千篇一律的機械紡織品順應了時代快節奏的需求,然而手工製品包含的深情厚誼卻是無可替代的。用心編織才會令人感動,因為那是愛的象徵。

奶奶手工的歲月凝聚了她的心血與情感,每個線頭都是用心編織的獨家記憶,這份用情至深的手藝與關愛,該一直傳承與延續下去。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