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7°
( 30° / 25° )
氣象
2020-04-07 | 今日新聞

穆熙妍專欄/這是我最後一次相信網紅景點

穆熙妍專欄/這是我最後一次相信網紅景點
穆熙妍身兼主持人、作家身分。(圖/穆熙妍臉書)
大家身邊應該都有幾個很適合一起旅行的朋友,他們很會計劃行程,熱門景點小眾秘境兩手抓,道地美食米星餐廳不落下,住宿也有訂房訣竅,同一間酒店他們指定的房間,風景硬是和別人不一樣。

相較之下我算是比較佛系的旅伴,雖然也會做功課,但屬於比較放鬆的類型,不太愛打卡踩點,對吃也沒什麼要求。不過我配合度很高,勇於嘗試,付錢爽快,雖然是女生但出門不怎麼需要照顧,就這幾點來看,我自己覺得和我出門旅行還算愉悅。

不過世界上有一位受害者不但不會同意,還會冷笑連連說您真想多了,誰給您的勇氣和自信啊!

事情是這樣的。

我和某人剛在一起的時候,他表示這輩子從來沒有去過泰國,讓我非常吃驚,心想二十幾歲人了居然沒去過這麼近和好玩好吃的地方,簡直不可思議。加上泰國我算熟,小時候每個夏季都在那裡度過,因此立刻提議去曼谷玩幾天。

他遲疑了一下,說好。

機票容易搞定,接下來就是住了,我興致勃勃地搜尋住宿選擇,一般除了工作我會住習慣的酒店,私人旅行我喜歡嘗試不同地方,尤其是比較小的boutique hotel, 往往很有特色。我找了幾個風格不一樣的給某人參考,他大略瀏覽了一下照片,表示看起來都…差不多。

「怎麼會差不多?這些差很多耶?」我睜大眼睛,那時候我還沒搞清楚,在直男眼裡,黑和白才是差很多,北歐風和島嶼風的相異之處,他們分不出。

他一臉茫然,像面對三角函數的小學生,說我只需要乾淨方便,其他妳決定就好。

我為了表示用心與負責,仔細研究了網站上這幾間旅館的評分,最後選擇一間很熱門的環保綠酒店,我巴拉巴拉對他宣傳,說這家老闆很棒,講究永續經營,每個房間都有不同主題,據說布置都是手做的,獨一無二。我選了頂樓套房,不但有挑高天花板,還帶個有花草的大露臺。

出發那天,到了曼谷市區的時候天已經黑了,司機根據我給的地址在巷弄裡鑽來鑽去,最後停在一棟樓前,示意就是這裡。我們又累又睏,連忙搬下行李後,發現自己面對著一座灰暗老舊的建築物,不要說某人,連我都目瞪口呆。

他轉過頭看我,眼神有幾分驚恐,我拿出手機,確定是這間沒錯。

「別這樣,我們先進去看一下,說不定裡面很棒,」我拍拍他的肩,一邊拖著行李走在前面:「你知道很多大城市都有這種改建的酒店,很有歷史的,外面看起來不怎麼樣,裡面喔…豁!真不要太華麗…」

很快我發現我錯了,因為這間酒店(其實應該叫做旅社)的大廳(其實應該叫做接待處),和它的外牆相(一)得(樣)益(破)彰(舊)。

某人的臉上開始出現絕望的表情,看得出來仍在強作鎮定。

燈光很昏暗,我在木製的櫃台上找了很久才看見一個小按鈴,使勁摁了幾下才有一位接待人員慢吞吞走出來,我抱著最後的希望報上名字,暗暗許願不是這家。

事與願違,對方很快歡迎我,表示等我們很久了,我注意到他連查都不用查。

我們訂的房間在最高的四樓,某人和我環顧四周,接待人員立刻會意,抱歉地笑笑說這棟樓沒有電梯,人手不夠要麻煩客人自己搬,希望我們沒帶太多行李。某人沒說什麼,大約已經半放棄,平常太重的東西他是不讓我動手的,但這次我皮繃得很緊,搶先提著箱子往樓梯上走,他什麼也沒說走在後面。

不得不說人類身為萬物之靈,還是很有動物本能的,一路上我不敢回頭,卻可以清楚感受到背後燃起熊熊的怒火。

好不容易找到我們的房間,一推門進去,牆上也沒有一般酒店插卡即亮燈的裝置。我找了半天才摸到一個開關,燈一亮,我們都像是被雷劈中,當場說不出話來。

房間是很大沒錯,但光源很有限,整間只有兩盞燈,而且是一百瓦的裸燈泡,搖搖晃晃連燈罩都沒有。牆上的壁紙是回收麵粉袋做的,一張張花花綠綠地從牆角貼到最頂上。沙發和抱枕套的前身應該是舊衣服,地板凹凹凸凸,不知道為什麼還塗成鮮綠色。

某人死命拽著行李箱的把手,指關節都泛白了,我為了緩和氣氛,半開玩笑地問他:「你會不會氣得和我分手啊?」

他一隻手緊抱著電腦包不願意讓它落地,從牙縫中回答:「應該…不至於…」

這時我靈光一閃:「啊!wifi!你不要看它這樣,這間訂房還提供免費wifi呢!我馬上打電話問櫃台!」

我大步跨到床頭櫃拿起電話,接待人員很歡樂地告訴我,每間房的主題就是它的wifi密碼,我道謝後默默掛上老舊的聽筒。

某人掏出手機,問我密碼是什麼,我擠出八字眉可憐兮兮地回答,usedtrash.

在唸出「回收破爛」的那一瞬間,我發誓我聽見有人理智神經斷裂的聲音。

「你不要生氣!先去露臺吹吹風冷靜一下,」我手忙腳亂將某人推出去,「我去問問還有沒有比較正常的房間可以換…」

櫃台告訴我,當天沒什麼其他房客,只要網站上看得到的房型都可以提供,就在我快速瀏覽網站的時候,我聽見露臺傳來劈哩啪啦的巴掌聲,還沒來得及搞清楚是怎麼一回事,某人從外面衝進來,怒氣衝天,臉和手上滿是蚊子咬的包。

「妳之前問我的問題,我能改一下回答嗎?」

那次之後,我又栽在網紅熱門推薦過。

我訂了個在半山腰的民宿,從停車場上去是蜿蜒的石磚樓梯,大概有兩百多階。其實台階還好,壞就或壞在這間民宿在山林中央,主打原生態。某人這輩子唯二不能忍受的就是熱與昆蟲,我走在後面,愧疚地看著他汗流浹背地慘叫,一手扛著行李,一手像起乩一般在空中揮舞,企圖撥開迎面而來的大小蜘蛛網和各種蚊蠅蜜蜂。

那是他最後一次將訂房選擇權交給我。

之後我就明白了,只要和他旅行,都會選市中心,相對奢華一點,設備先進齊全的酒店,那些拍照好看的特色旅館,就留到和自己朋友去。

不料除了住宿,我出包的空間還有很多。

有次我們到台中,晚上閒來無事,某人問既然開了車,要不要去哪裡逛一下。我立刻打開instagram搜尋,找到一個熱門景點,可以看非常美麗的夜景。為了慎重起見,我點了好幾個不同帳號的分享,大家的照片是這樣的:

穆熙妍專欄/這是我最後一次相信網紅景點

穆熙妍專欄/這是我最後一次相信網紅景點

穆熙妍專欄/這是我最後一次相信網紅景點
(圖/取自IG)

簡直和涵館的百萬夜景差不多有沒有!在一天的不同時間都一樣美,這個地方肯定不會錯。某人表示無所謂,於是我們帶上一點吃的,輸入導航就出發了,我對距離比較無感,但在高速上開了30分鐘後,也覺得有點遠。

「怎麼還沒到啊?」我問他。

「導航說還沒,我也不知道,」他聳聳肩,反問我:「妳沒去過嗎?」

我搖頭,表示我也不知道。

好不容易下了高速,我們越開越偏,經過稻田和小路,一度以為開錯了。但導航很堅持終點就在前方,加上路很窄不好迴轉,於是我們抱著既來之則安之的態度,決定往前走。好不容易開到目的地,映入眼簾的是一片荒涼的山坡,只有一盞昏暗的路燈,和一座很大的六角涼亭。

「夜景呢?」某人問,我連忙打開instagram的參考照片,一邊和四周比對,一邊到處張望。

那天可能運氣不好,沒看見網上盛傳的璀璨燈火,我們眼中的夜景,大概是這樣:

穆熙妍專欄/這是我最後一次相信網紅景點
(圖/穆熙妍提供)

也不是不好,就,不太一樣。

路的左手邊有塊很大的空地,看起來像是停車場,但某人直接把車停在路邊,連引擎都不熄,當然也不願意下車。但我想反正本來就是抱著約會的心態,就算坐在車上吃東西聊天也是個不壞的約會項目。我這麼chill的人,生性隨和,問題不大。

於是我打開裝食物的袋子準備開吃,這時某人突然驚叫一聲,抓著我的手問:「那邊,那是什麼東西?!」

我抬頭順著他示意的停車場方向看,頓時倒抽一股冷氣。當時我沒有拍照,第一是感覺不太尊敬,還有我膽子雖大,大半夜的也怕拍到不該拍的物體。

感謝google map,如實呈現那晚我們看到的景像,大家感受一下:

穆熙妍專欄/這是我最後一次相信網紅景點

穆熙妍專欄/這是我最後一次相信網紅景點
(圖/穆熙妍提供)

夜景和照片不一樣已經不是重點了,我能理解專業攝影師用專業相機拍的作品,與實際肉眼的差別,但大家能不能行行好,分享美照之際順便提一下,這景點正旁邊就是一座超大的,無法忽視的大墓地?後來我台中的朋友都笑我,說這個地方大家都知道啊!是妳自己蠢。

行。

不得不說,這塊福地真是選得好,可能是哪位大人物吧!墓碑正前方還有那麼大的空間,讓我以為是停車場,還好剛剛沒有衝動開進去。

車上的氣氛立刻微妙起來,兩個人什麼也沒說,我收起袋子,某人打了倒車檔準備開溜。

就在這個時候,我伸手擋住車上的螢幕,他被我嚇了一跳:「妳幹嘛?」

我說因為燈光昏暗,倒車燈能見度很低,四周本來就陰森森的,在螢幕裡顯得更可怕。這話不說還好,一說某人更覺得毛骨悚然,他本來膽子就比我小,現在更是臉都白了。

「那、那怎麼辦?」

我表示沒關係有導航,相信科技,問題不大。

我沒想到的是,山上收訊有限,導航…失靈了。

忘了最後是怎麼下山的,只記得終於看到城市的燈火之際,我們都快哭出來。我看著某人歷盡滄桑的臉,很不好意思地問,接下來我們不如回去休息吧!

他筋疲力竭趴在方向盤上,說他餓了,能不能吃點東西再回去。

這次我不敢再做主張了,我問你想吃什麼,這樣比較快。他帶著哭腔回答,什麼都可以,人越多的地方越好。

我打開手機,毅然決然輸入四個字,「逢甲夜市」。

這是我最後一次相信網紅熱門景點,畢竟踩雷不可怕,更可怕的是踩的不是雷,是陌生人的墓碑。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