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4°
( 25° / 24° )
氣象
2020-07-07 | 今日新聞

美中變局新觀點 辜朝明預言經濟復甦將是「部分的V」

美中變局新觀點 辜朝明預言經濟復甦將是「部分的V」
辜朝明:美國的「親中派」覺得被中國背叛了,未來即使出現更大的摩擦,也要保護美國利益。(圖/財訊雙週刊)
全球疫情、美中經濟戰、美國大選,是三大政經變數的主軸,請看長期深入掌握美、中脈動的日本野村總合研究所首席經濟學家辜朝明,為你深入剖析大時代變局下的最新發展。

新冠肺炎疫情已延燒半年,全球超過850萬人確診,除了重創全球經濟,國際政治風險也因此升溫。美國和中國大陸之間的角力從經濟大戰,延伸到疫情問責,加上4個月後的美國總統大選,都是國際政經發展的重要變數。

稱台灣為國家 台美斷交後第一次

多年來深入研究美中變局的日本野村總合研究所首席經濟學家辜朝明,對此前所未見的變局,帶來他的最新觀點,以下是專訪內容:

問:一年以來,美中之間發生許多事件,包括貿易、科技、經濟、政治,新冠肺炎疫情後更加緊張,你怎麼分析美中關係的變化?

答:美中議題我已關注多年,其實在美國,對中國大陸的立場一直有二派:親中派、反中派,所有的政策決定,都是這兩派平衡下的結果。

1978年鄧小平主導中國大陸改革開放,一直到十年前,美國的中國政策都是親中派占上風。他們相信,中國大陸富裕之後,市場會愈來愈開放,並走向民主之路。相對的,反中派則認為親中派瘋了,共產黨的獨裁者不可信任。

2001年,在美國親中派主導下,中國大陸終於加入WTO(世界貿易組織),市場逐漸開放。在胡溫主政時期,你可以和任何人、隨時談論大部分的議題。直到習近平上任,情況有了戲劇性的轉變,新聞自由受限,人權律師入獄,中國大陸軍隊在南海、台灣、釣魚台海域挑釁,現在又與印度發生邊境衝突。

美國很快察覺情況不妙,白宮在5月發表一份《美國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戰略方針》(United States Strategic Approach to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報告一開頭就承認政策方向錯誤,這是幾十年來首見的認錯,格外令人重視。而美國對中國大陸的政策轉向,我已在去年演講指出,正在進行中。

實際上,這份白宮報告是延續2019年6月美國國防部的《印太戰略報告》,那份報告寫到美國如何與區域民主國家加強夥伴關係時,將台灣列為「國家」,這是美國自1979年與台灣斷交後,第一次將台灣稱為國家,這回答了你的問題,美中關係出現巨大改變。

美中變局新觀點 辜朝明預言經濟復甦將是「部分的V」

長年深入研究美中變局的日本野村總合研究所首席經濟學家辜朝明。(圖/財訊雙週刊)
美國大選難料 拜登親中立場已轉變

問:美國對中國大陸戰略轉向後,我們應該注意什麼?

答:白宮承認過去的大陸政策是在「理想主義」的基礎上,對中國大陸路線有不切實際的幻想,現實上,中國大陸並未朝向民主前進,就連開放社會、開放市場也沒有實際進度。白宮報告中有段話非常重要,「為了保護美國利益,我們不怕麻煩,寧可忍受雙邊關係出現更大的摩擦」,講明了美國的因應之道。

在美中關係轉折之前,美國一直告訴台灣「姿態放低、再放低」(keep your head down),等中國大陸走向美國期待的民主路線後,台海問題就簡單了。美國一直要台灣低調,不要提獨立,也不要多惹是非。

美國現在終於發現,中國大陸已經在錯誤的方向上了。美國認知到台灣很重要,必須保護台灣,將較多的防禦力量放在台灣。美國政策上的巨大轉變,政治上對台灣有利,台灣的安全會提升,美國在經濟上也會對台灣更加開放。

問:美國今年底的大選,川普或拜登誰有機會?如果拜登當選,他的中國大陸策略有什麼不同?

答:最近的民調顯示,拜登贏過川普,但是離選舉還有4個月,期間很多事會影響選舉。川普的行事難料,十分擅長製造各種「驚喜」,出奇招來取悅選民。實際上,拜登並不是強勢的候選人,可以讓很多人民寄託希望。他過去的部分發言也令民眾沮喪,拜登雖然不像川普這麼多變,總是要小心。總之,未來四個月內什麼事都可能發生。

在川普之前,多數美國政治人物不論左派或右派,都不曾以中國大陸為主打議題,這是因為過去中國大陸形象還不錯。不過前面提到,美國正式承認中國大陸政策錯誤,對於過去幾十年來的「親中派」,他們覺得被中國大陸背叛了,尤其是「曾經期待、卻被背叛」,這比起「沒有期待、沒有背叛」的感覺更差。

雖然共和黨占親中派人數較多,但是中國大陸在2001年加入WTO,主要是民主黨總統柯林頓任內推動,拜登也和民主黨內的親中派共事,了解這些被背叛的過程和感受。

拜登過去對中國大陸態度比較溫和,也曾經攻擊川普對於中國大陸過於嚴厲,現在他可能改變態度以爭取更多選票,希望在這部分勝過川普。我猜測拜登對中國大陸的態度將會趨向嚴厲,他現在的論點甚至比川普還激烈。最近《彭博》報導,中國大陸比較希望川普當選而不是拜登。

香港金融中心 台灣障礙多難取代

問:美中對於香港的爭議,會影響到港幣的聯繫匯率制度嗎?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會改變嗎?

答:如果中國大陸短期內完成「港版國安法」立法並施行,美國將不再把香港視為高度自治體制,並威脅要取消香港的優惠待遇,這將嚴重影響到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香港的聯繫匯率制度下,美元和港幣基本上是一樣的貨幣,這就是為何中國大陸可以在香港取得大量美元資金,如果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動搖,將嚴重衝擊中國大陸經濟。

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和中國大陸籌資、中國大陸經濟緊密連結,還有很多人的錢都放在香港,包括中國共產黨高官。實際上,當北京對香港態度更強硬,展現更多影響力的時候,卻使得更多錢離開香港,這說明一切。

其實,香港一年來的抗爭,起因只是個很小的事件,一位書店老闆、送中條例等等。我非常驚訝這事會鬧得這樣大,如果我在習近平的位置,看到人民對新的法令感到如此不安,覺得安全受到威脅,當時只要順應民意撤回就好了,今天香港什麼事都不會發生,我真的搞不懂北京在想什麼,和民眾距離太遠了。

問:香港如果失去金融中心的地位,台灣可能得利嗎?

答:如果中國大陸再不好好處理香港問題,一定有人會移居台灣。不過,要做為國際金融中心,一定是大眾認為非常、非常安全才行。例如瑞士,除了中立國,還有四周多山的地形保護,國民有服兵役的義務等等。而中國大陸有2千多枚飛彈對著台灣⋯⋯,這就是金融中心的障礙之一。

如果拿疫情來比喻金融中心,即使被感染的風險不大,大眾依然不敢搭飛機,是吧?金融中心也一樣,即使發生風險的機率不大,錢還是不敢停泊。這是很現實的問題。

養活14億人口 遠比華為問題更重要

問:你怎麼分析台灣在美中科技戰的角色,美國能夠扭轉5G的劣勢嗎?

答:在四年前,華為在美國滿受到歡迎,公司名聲很好,董事長任正非形象也不錯。如果,中國大陸沒有在2017年通過《國家情報法》(編按:該法規定公司或公民有責任對政府提供相關資訊),我很確定,美國會大量採用華為的產品,因為低成本、高品質。當《國家情報法》通過了,美國政府警覺地對華為喊「停」。

談到科技戰的勝負,我們可以借鏡1985年的美日半導體大戰,當時日本的半導體公司經營非常好,美國的競爭力並不強,當時很多美國人想,美國人只會務農吧,怎麼可能追上日本?不過,當美國把所有的資源集中後,經歷約十五年後,現在美國的半導體產業相當強,包括英特爾及許多晶片設計公司,產品都賣到華為。所以,只要美國集中資源,團結起來,和台灣成為夥伴,就可以「再度」打擊對手。

雖然美國限制華為使用技術,但是,我們絕對、絕對不要低估大陸人,台灣做得出來的產品,中國大陸當然也能做,他們的人才非常聰明、非常努力。我確信,再過幾年中國大陸一定會追上來,就像他們在其他產業一樣。依我的觀察,如果美國沒有限制技術,大約花費5年;如果像現在這樣限制,可能需要十五年,中國大陸終究會追上來。

然而,中國大陸真正的問題並不在於科技上的暫時落後,華為、5G、區塊鏈依然是中國大陸的強項,好的人才可以生存下去。中國大陸真正的問題在於其他的14億人口,他們很多是農民,或者還在做衣服、做鞋子,更別提有6億人口每月可支配所得還不到人民幣1千元,如何餵飽這些人是中國大陸的大問題。

美中變局新觀點 辜朝明預言經濟復甦將是「部分的V」

華為掌握人才及技術,是具有優勢競爭力的公 司,不可小看。(圖/財訊雙週刊)

低通膨低成長 經濟衝擊將持續數年

問:中國大陸經濟在30年的高速成長後,又碰到習近平改變任期制,美國發動貿易戰,請問你怎麼看中國大陸經濟未來的發展?

答:現在中國大陸最大的問題是,美國、歐洲、澳洲、捷克、英國(因為香港),這些國家和中國大陸疏遠了,如果他們愈來愈不願意向中國大陸買東西,中國大陸經濟會愈來愈不好。當然中國大陸的官員或者其他的經濟學家會說:中國大陸有很大的內需市場。

中國大陸一向是大市場,過去經濟會成長,是因為消費者或企業,他們花得比賺得多,願意也借錢消費或投資,這沒有問題。我來解釋一下,經濟成長有二股力量,一是企業看到很好的賺錢機會,願意借錢去投資;二是消費者看到很想買的東西,願意借錢來消費。中國大陸過去出口持續成長,代表企業或個人可以持續借錢和花錢。或者說,美國消費者對中國大陸產品沒有反感,願意持續借錢買東西,這沒有問題。

現在,其他國家和中國大陸的關係持續疏遠,中國大陸的外部市場變得更小、再更小,即使中國大陸經濟規模不一定會衰退,但是成長率會比過去低許多。簡單講,如果美國消費者不願意買中國大陸產品;中國大陸消費者不願意借錢買新產品;中國大陸企業看不到投資機會,不敢借錢投資,經濟成長率就會下修。

問:在疫情之後,全球經濟發展會有什麼變化?

答:這次的疫情是一場巨大的天災,和過去天然災害最大不同是,這次人力資本、實體資本並沒有受到影響。因此,疫情之後經濟有機會快速的反彈,可能只是回復到疫情流行前的一部分,經濟復甦不會是「完整的V」,而可能是「部分的V」。

包括台灣、日本在內的東亞洲,民眾有儲蓄的習慣,所以我們可以承受這次的災難。但是對於其他沒有儲蓄習慣的地區,一旦經濟開始恢復,這些受傷的人會開始增加儲蓄。

儲蓄率上升本來不是壞事,但是當大家都這麼做,對經濟是有害的,通貨膨脹可能不容易再看到。低通膨、低成長的經濟形態可能會持續好幾年。

問:全球經濟數字衰弱,但股市表現卻很強勁,你怎麼看這現象?投資理財上要注意什麼?

答:這次疫情美國政府直接發現金給民眾,得以維持生活;美國聯準會直接對市場注入資金。我認為這些動作雖然不尋常(例如直接買進公司債),卻很正確,因為民眾都在存錢,能放到金融市場的資金愈來愈少,如果聯準會不對市場注資,利率會一飛沖天,就像3月中的情況。

不過,一旦經濟危機解除,央行的動作很關鍵,引導貨幣市場正常化的責任重大。不應該讓金融市場游資充斥,否則股價、房價高漲,將創造另一個泡沫。年輕人買不起房子很不好,目前的股價在我看來是太高,這是不健康的。

這一次美國政府舉債的金額太大了,聯準會回收資金也要花費許多年。疫情過後,政府的動作應以財政政策為主角,貨幣政策刺激經濟成長應定位在較低的層次,慢慢退場就好。

台灣應投入基建 加速翻轉市容

問:過去2年你給台灣的建議都很棒,包括多多宣傳台灣人和大陸人的不同;只要投資收益率達到資金成本,多多投入國內建設等等,今年是什麼呢?

答:這些建議仍然管用,台灣應該多多宣傳自己,還有很多外國人不知道台灣和中國大陸是不一樣的。另外,在低利率的環境下,只要在財務上可以達到財務自償(self-financing),台灣應該多投入基礎建設。

這一次我的建議倒不一定是經濟的。我今年都住在台灣,觀察到高速公路、捷運都很方便,但是市容實在不美觀,一眼望去,許多建築物很久沒有清洗和維護。

如果不預期經濟會像2、30年前一樣高成長,此時倒是可以把台灣打造成更宜居的環境,因為台灣也邁向高齡化社會,可以趁現在人口還沒有太老,利率也低,把市容整理好,看來賞心悅目,否則一旦進入真正的高齡社會,老人們沒有意願和能力改善環境,就來不及了。

相關新聞
從過客變台客 荷蘭駐台代表紀維德情牽台灣30年
終結23年口蹄疫夢魘 台灣需組豬肉國家隊外銷百億商機
基礎AI夠用嗎/補教業看有挑戰 教育部啟動生活化教材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