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8°
( 29° / 28° )
氣象
2024-06-07 | 今日新聞

他衰捲機車強盜案 26年獲平反

他衰捲機車強盜案 26年獲平反
即使已平反成功,王瑞豐受訪時仍堅持戴口罩力求低調。(圖/記者陳昱弼攝)

[NOWnews今日新聞] 「我們確實是清白的,得到的結果卻是如此(入獄),真的很冤吶!」戴著口罩受訪,仍能感受到深深的無奈,他是冤案當事人王瑞豐,《NOWnews今日新聞》採訪他的這天,天氣一片陰霾、下起陣雨,似乎就像老天爺也為他掬起同情的眼淚。


他衰捲機車強盜案 26年獲平反
即使已平反成功,王瑞豐受訪時仍堅持戴口罩力求低調。(圖/記者陳昱弼攝)

儘管王瑞豐今(2024)年3月終獲平反,但長達26年來背負的莫須有罪名,早已讓他的身心疲憊不堪,而這個因為運氣極差、被誤指為嫌犯,甚至因此被關入獄的荒謬故事,是這樣展開的⋯⋯

1997年5月18日晚間九時許,王瑞豐被控涉及一起機車強盜案。被搶的洪姓婦人根據車牌報案,於是員警循線找到王瑞豐與陳姓友人,結果警方僅憑被害人的說詞,便將二人分別移送。王瑞豐的朋友是普通民眾,在一般法院審理後,因為罪證不足,2003年獲無罪定讞;但王瑞豐因為是職業軍人,由軍檢偵辦,沒想到判決竟有天壤之別,他最後遭軍事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五年。


他衰捲機車強盜案 26年獲平反
王瑞豐帶著記者前往高雄市鳳山區瑞竹路,當年洪姓婦人指控遭搶的案發地。(圖/記者陳昱弼攝)

軍法亂判「你們會有報應」 女友信為他打氣

「你們這樣亂判會有報應,絕對會下地獄!」執行報到的那一刻,王瑞豐當時崩潰對著法庭飆罵,好在服刑期間有女友(現為王瑞豐妻子)來信作為安慰。「判刑後我心灰意冷地跟女友提了分手,沒想到她跟她爸爸不但沒責備我,還協助我去監察院陳情,並找律師再次提起上訴。」王瑞豐的妻子現在想起來還是氣憤地說:「有點法律常識的人都應該知道這件事情很荒謬,荒謬到軍法還判他有罪,就更荒謬!」


他衰捲機車強盜案 26年獲平反
女友在王瑞豐坐牢時不離不棄,一路堅信清白,最後兩人也結為連理。(圖/記者陳昱弼攝)

坐牢期間王瑞豐妻子不離不棄,時常寫信給他加油打氣。翻著保存完整的信件,王瑞豐說監所規定只有家屬可以書信往來,妻子便用弟弟的名義每週寫兩封信為他加油打氣。「後來監所戒護士大概猜得出寫那些信的不是所謂的弟弟,但也不為難,就這樣書信往來直到假釋出獄的那天。」

被害人說法記憶不一 指認也有瑕疵

前時代力量立委邱顯智,2003年至2005年在國防部台南軍事監獄擔任預官,便開始關注王瑞豐案。他為《NOWnews今日新聞》採訪團隊整理此案爭點,包括警方並未在王瑞豐、陳俊龍二人身上或住處搜到贓物,加上被害人的證述不一、記憶不確實,員警讓被害人指證嫌犯的過程也出現重大瑕疵。


他衰捲機車強盜案 26年獲平反
王瑞豐在獄中結識服預官役的邱顯智,兩人成為莫逆之交。(圖/邱顯智提供)

邱顯智回憶:「一坐下來,他第一句話跟我講說,怎麼這麼扯!」王瑞豐看到邱顯智便知道他與別人不同,儘管各級長官前來關心,但通常沒有下文與實質幫助。「他是一個會傾聽且過程中給予關心的人,也因為他的經常約談,讓我在監所那段日子比較好過些,監所受刑人幹部也比較不會刁難我。」

關2年假釋出獄冤屈仍在 大法官釋憲助再審

邱顯智推測,國防部大概也知道自己判錯,但要開啟再審絕無僅有,在面子掛不住的情況下,只能加快王瑞豐的假釋速度,於是在2004年10月,獲准王瑞豐的假釋。

當時王瑞豐出獄,冤屈尚未平反,這個案子也在邱顯智心中縈繞。2011年邱顯智從德國留學返台,聯絡王瑞豐,為他申請大法官釋憲拚再審。去(2023)年5月,憲法法庭終於判王瑞豐案得向高雄高分院聲請再審。今(2024)年3月高雄高分院終於判王瑞豐無罪,還他清白。


他衰捲機車強盜案 26年獲平反
2024年3月,高雄高分院宣判王瑞豐無罪,邱顯智與王瑞豐夫妻到庭聆聽。(圖/邱顯智提供)

談到對司法是否還有信心?王瑞豐語帶保留。「法官能定人生死,對每一個判決就應更慎重,一個錯誤的判決傷害的不只是當事人,而是整個家庭。」王瑞豐妻子則認為,台灣的再審制度要變革,「更何況20幾年前的案子,很多證據都不夠嚴謹。」

讓恐龍法官消失、司法零誤判,剛上路的國民法官或再審制,能成為民眾的救星嗎?或許完美的司法制度不存在,但至少不能讓冤獄再發生。



相關新聞


釋憲「聲」冤1/死囚爭「死刑違憲」 正反激辯7月大法官釋憲出爐


釋憲「聲」冤2/囚逾30年喊冤「人不是我殺的」 扁曾幫他爭無罪


最新民調!近85%民眾反廢死 游盈隆:大規模強烈反對聞所未聞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