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6°
( 27° / 25° )
氣象
2022-05-20 | 公共電視

「被沉默」的女權運動者:消失9個月後,中國獨立記者黃雪琴在哪裡?

「我們可以確定,黃雪琴現在被關在『黑牢』裡⋯⋯」《BBC》18日報導中指出,他們確定掌握到中國調查記者、 #MeToo 倡議者以及女權鬥士黃雪琴(Sophia Huang Xueqin)在人間蒸發數個月後的最新近況,據悉是遭中國當局單獨監禁在廣州一處地點不明,且空間狹小的空間中。

「她有沒有可能受到酷刑?」「有沒有可能遭到嚴刑逼供?」這是黃雪琴的朋友、家人,也是所有關注她的社群共有的疑問。

點燃中國 #MeToo運動手持「#MeToo」的標語、對著鏡頭露出堅定微笑,現年34歲的黃雪琴是中國著名的調查記者,也是女權運動的倡議家,她於2018年在《中國之聲》與騰訊新聞聯合製作的特別節目《聽我說》上發表演說,講述自己遭性騷擾的經歷,也鼓勵所有受害者不要認為遭性騷擾是因自己做錯事,點燃中國各地女權運動的推行。

黃雪琴曾在《新快報》及《南都周刊》從事調查報導,並針對中國 #MeToo 議題撰寫文章,像是2018年,在她進行的一項調查中發現,在416名中國女記者中,有高達84%都曾在職場遭受過性騷擾。她曾告訴《CNN》,「很少加害者被繩之以法,因為很少受害者敢出來發聲⋯⋯對於受害者來說,被性騷擾是一種恥辱。」

黃雪琴曾說,她們並沒有勇敢到能夠獨自一人撐起整個女權運動,「但如果同心協力,我們就能夠變得強大。」

不過,中國的性別平權倡議之路如此艱難,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掌權有極大關聯,自2012年習近平上任起,中國當局開始針對律師、記者以及倡議人士進行大抓捕。

《BBC》報導,中國當局從如「微博」等社群平台帶風向,展開「反黃雪琴」的宣傳行動,像是頻繁在平台上留言「終於抓到黃雪琴了」、「你媽的蟑螂」等,讓人們難以辨別這些究竟是平台上普通用戶的看法,或是政府巧妙安置的「五毛」。

現居美國、曾在微博負責每日監控貼文內容的劉力朋表示,「政府這樣的行動真的非常可怕。」不過,他也坦言,「黃雪琴是非常著名的記者,要把她的過去全部刪掉非常困難。」劉力朋在2011年至2013年間負責刪除網路平台上的「敏感」內容,每天審查貼文量多達6萬多則,他直指中國當局已對黃雪琴進行抹黑宣傳。「政府想用負面宣傳把黃雪琴塑造成另一個形象,」他說,這非常可怕。

「被沉默」的女權運動者:消失9個月後,中國獨立記者黃雪琴在哪裡?

黃雪琴近年積極在中國倡議女權運動。(圖/取自黃雪琴)
投身反送中運動遭拘留致力於中國女權運動的黃雪琴,2019年也跟著投身香港的反送中運動,當時,她在網路上撰寫數篇立場鮮明、反北京的文章,再次引起中國當局關注 。她寫道,「2019年6月9日,無數的香港人再次走上了街頭,反對修訂逃犯條例。帶著要去發生、參與、見證並記錄歷史的心態,我也加入了遊行的隊伍。」

同年,6月30日,她發布另文〈抵抗暴政,從生活小事開始〉,內容指出「多一個人站出來就多一份力量,少一份不安。試想如果700萬的香港人中去除近10萬的公務員,其他都站出來,那會是怎樣一個景象?他如何秋後算帳?他能造多大的監獄?」

在積極參與反送中運動後,黃雪琴在2019年10月17日左右,遭廣州省警方以「引起爭執、造成麻煩」等模糊理由逮補並拘留3個月。根據《紐約時報》報導,這就是中國政府想要噤聲倡議者的標準流程。而前述2018年黃雪琴發表的演說影片,也在她遭警方逮捕後被騰訊下架,該節目其他受害者分享經驗的影片卻還都留著。

在拘留結束時,黃雪琴傳訊息告訴她的朋友,「我是雪琴,我回來了。」並說「一秒鐘的黑暗,不會讓我們成為瞎子。」然而,看來毫不畏懼的黃雪琴,早已被中國當局視為眼中釘。

「被沉默」的女權運動者:消失9個月後,中國獨立記者黃雪琴在哪裡?

黃雪琴也在公共討論平台Matters上的簡介寫著「一秒鐘的黑暗,不會讓我們成為瞎子」。(圖/截圖自黃雪琴Matters)
在前往英國的路上「被消失」2021年夏天,黃雪琴獲得英國政府資助的「志奮領獎學金 」(Chevening Scholarship),並將啟程前往英國薩塞克斯大學(University of Sussex)攻讀性別研究,然而,就在同年9月19日,黃雪琴前往機場的路上卻無故「被消失」,黃雪琴的友人、職業病權益倡導者王建兵當天也原定要去機場送行,後來同樣杳無音訊。

「我們一直傳訊息聯絡,但突然她就失聯了⋯⋯」一名不願意露臉、化名克里斯(Kris)的黃雪琴友人告訴《BBC》記者,他們兩人應該要一同在英國唸書的,如今黃雪琴已經「被消失」長達9個月之久。

事實上,這並非黃雪琴第一次遭阻饒離境求學,早在2019年,黃雪琴曾準備進入香港大學攻讀博士後法律學位,但在8月底入學前,就因反送中運動遭廣州警方逮補並沒收護照而無法順利入學。

今年4月,積極關注黃雪琴和王建兵的社團「Freexueqin黄雪琴&Jianbing王建兵」在臉書上表示,2人已被移送檢察院,並指出警方在過去半年的拘留期間,一直以「涉及國家安全」為由,禁止律師與2人見面。此外,王建兵曾被單獨關押超過5個月,受盡各種抑鬱折磨,並在獄中瘦了至少10公斤;至於黃雪琴的消息,該社團表示不得而知,但推測處境應該與王建兵類似。

《BBC》在18日發布的影音報導中則指出,他們確定黃雪琴目前獨自遭監禁在「黑牢」(black jail)中,位於廣州但具體地點不明,只知道牢房空間狹窄、有厚重鐵窗隔絕外界,且如同「Freexueqin黄雪琴&Jianbing王建兵」社團所述,黃雪琴不得與律師以及外界有任何聯繫。

在遭關押數個月後,王建兵在一段與《BBC》對談的錄音中表示,「我完全無法和外界聯絡⋯⋯有時候,我會做惡夢。」《BBC》指出,若王建兵重獲自由,他就能和家人團聚;若黃雪琴不再被監禁,則能和友人克里斯一同在英國布萊頓(Brighton)求學。

「被沉默」的女權運動者:消失9個月後,中國獨立記者黃雪琴在哪裡?

2021年,黃雪琴取得「志奮領獎學金 」並預計前往英國薩塞克斯大學攻讀碩士學位。(圖/取自黃雪琴)
薩塞克斯大學禁止學生談論黃雪琴外界也關注薩塞克斯大學對於這起「被消失」事件的回應,不過,在黃雪琴遭中國當居監禁後,薩塞克斯大學始終沒有進一步的行動,他們最初的聲明為,「我們極度關切學生的安全情況,學校也與英國外交和聯邦事務部合作瞭解相關細節」。然而,自聲明之後,校方和事務部都沒有再發布任何訊息。

據《BBC》報導,一封自薩塞克斯大學外流的信件指出,校方透過電子郵件通告全校學生不要談論有關黃雪琴的事情,並警告他們「若有記者來洽談,請直接和學校的媒體中心聯絡。」

「你是在培育未來要為發展領域、為女權領域做貢獻的行動者,你卻又教育你的學生,不要去談論這些事情。」克里斯難過地向《BBC》表示,「那其實,跟在中國的情況是很相似的。」

薩塞克斯大學給《BBC》最後的回覆,是這些訪談內容是極為敏感的,基於個資安全他們不予給以回應;黃雪琴的支持者也指出,學校不敢和中國槓上,因為他們有一大部分的學費是來自於中國學生。根據薩塞克斯大學官方網站統計,2019至2020年全校有約1萬8000名的學生,其中有約3成、也就是5000多名學生來自英國以外的國家,而中國籍的學生就佔了1400名。

「在國內或國外,就像在圍城裡面和外面一樣,但在外面並不意味你是自由的;只有他們自由了,我們才自由。」克里斯在訪談的最後告訴《BBC》。至今,外界仍無法直接黃雪琴聯繫,而黃雪琴和王建兵接下來恐將因「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名被判處刑期。

「被沉默」的女權運動者:消失9個月後,中國獨立記者黃雪琴在哪裡?

黃雪琴與王建兵恐將遭判處刑期。(圖/取自「Freexueqin黄雪琴&Jianbing王建兵」臉書)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