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6°
( 18° / 16° )
氣象
2021-10-16 | 台灣好新聞

傳藝駐園演出 臺灣戲曲大師邱火榮傳習藝生吳聲杰的北管人生

記者陳木隆/專題報導

傳藝駐園演出 臺灣戲曲大師邱火榮傳習藝生吳聲杰的北管人生

今年在國立傳統藝術中心宜蘭傳藝園區駐園演出的結業藝生當中,「臺北木偶劇團」陣中要角吳聲杰,不僅是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傳統音樂學系主修北管音樂科班畢業,更與臺灣戲曲大師邱火榮結緣學習北管音樂,成為國家級登錄重要傳統表演藝術保存者傳習計畫結業藝生。他除了隨團四處演出,也在國小教演布袋戲,在承先啟後間不斷充實能量,而傳藝中心提供的接班人駐園演出舞臺,更是他精進技藝重要的場域之一。

先國樂後北管 陰錯陽差找到「真愛」

1987年出生的吳聲杰,新竹縣竹東鎮客家子弟。小學三年級那年,喜歡國樂的父親聘請老師以一對一的方式教他拉二胡,教子甚嚴的父親,如影隨形的從旁督促,為他打下國樂的底子。「老師在前面教,爸爸就拿著籐條在後面陪我練習!」吳聲杰回憶說。

從小學到國中,國樂就是吳聲杰的生活重心之一,到臺北華岡藝校讀的還是國樂科,直到2006年考上臺北藝術大學傳統音樂系才轉換跑道主修北管,對他而言,那是全然陌生的領域!

吳聲杰說,當時根本不知道北管為何物?只是在報考時,問了同學「北管比較好玩?還是南管比較好玩?同學說北管比較好玩。」沒想到同學的一句話竟是啟發他一生潛能至關重要的鎖鑰。

傳藝駐園演出 臺灣戲曲大師邱火榮傳習藝生吳聲杰的北管人生
▲吳聲杰操偶。(圖∕陳木隆攝)

吳聲杰坦言:「會去考北藝大是因為音樂班畢業後,可以選擇的學校很有限,為了升學陰錯陽差進入北藝大學北管,學了之後才發現,這是我喜歡的東西!」

對於北管的感覺,吳聲杰先後用酒、香片和茶來形容。他說,北管像醇酒,愈浸愈香,愈學愈能夠臨場應變,愈覺得好玩有趣;也像在咬香片,含在嘴裡不覺得有味,再咬兩口,味道又跑出來,含得愈久咬得愈深,味道愈香濃;又像在啜飲一款好茶,給人回甘、生津、喉韻,喝了還想再喝。

四處拜師學藝 與邱火榮結緣成為結業藝生

或許冥冥中早已天定,吳聲杰在學習的過程中屢遇良師,加上自己有計畫性的安排與規畫,打從大一就立志要延畢,把校內課程排得比較寬鬆,趁著課餘時間跟著校外劇團四處演出、尋訪名師,多方吸取養份與經驗;在校內校外的交互學習中,讓他認識了許多良師益友,或授藝解惑,或指點迷津。

剛進北藝大時,吳聲杰和同學們對於學北管音樂的未來是茫然無知的,校方為了讓他們了解北管的用途,特別開了「北管音樂的應用」課程,由於布袋戲大量使用北管音樂,於是聘請李傳燦(布袋戲大師李天祿次子)及林永志(延樂軒、臺北木偶劇團團長)老師來教演布袋戲,良師當前,茅塞頓開,更加引發吳聲杰對北管與傳統布袋戲的濃厚興趣,包括前場主演的操偶、口白和尪仔製作等,樣樣都學。

為了提升專業技能,吳聲杰又陸續向海峽兩岸大咖級藝師習藝,除了邱火榮的北管音樂外、還有廖昆章(布袋戲界公認最懂掌故及臺語漢文)的臺語漢文、鄭安成(深諳作戲要領及角色詮釋)的戲竅,以及中國大陸國寶級藝師莊陳華的木偶戲等,像海納百川地吸取各家之精華。

傳藝駐園演出 臺灣戲曲大師邱火榮傳習藝生吳聲杰的北管人生
▲「臺北木偶劇團」的偶戲表演。(圖∕陳木隆攝)

他與邱火榮的師徒之緣,源自大學時期,因為北管老師謝琼崎請假,邀請這位大師來代課,事前還特別叮嚀同學們:「他是你們的師公,要好好的學。」沒想到這一代課竟譜出另一段師徒之緣,2015年吳聲杰正式成為國家級登錄重要傳統表演藝術北管音樂保存者-邱火榮的第一期傳習藝生,北管技藝更為精進,並且順利如期結業。

謙沖自牧 自認不夠好 還想學更多

從大一新鮮人對北管的陌生,到現在習得一身的好本領,包括吹、拉、彈、打文武場樂器,以及布袋戲操偶、口白等,約莫15年的北管歲月,一路走來實屬不易,旁人看完吳聲杰純熟流暢的演出,覺得已具一定的專業水準與高度,但他始終認為「唱得不夠好」、「舞臺經驗還不足」。他自評:如果跟邱火榮、李傳燦老師相比,邱、李二師是博士,而他還在幼兒園階段呢!

吳聲杰曾於2018、2019年入圍第29、30屆傳藝金曲獎─最佳個人表演新秀獎,雖都失之交臂,但他並未氣餒與嫉妒,反而連聲稱讚得主「非常厲害」,甚至以「妖怪級的人物」來形容對手的實力堅强!化為一股自我鞭策與學習的力量。

然而,這位年輕演師,卻在謙沖自牧中隱隱然帶著堅強與韌性,每每遭遇困難時,就展露出不服輸與不信邪的精神,一直遭遇困難,不斷的克服精進,讓他覺得這就是做戲好玩的地方;而且再困難也要把它學會,每當全場流暢地完成一齣戲時,就會感到一股成就感。

問他北管最困難的是什麼?吳聲杰覺得北管藝術講求的是「風格」,那是最難的!例如在唱北管布袋戲《高平關》裡的角色「高行周」時,如果音調和拍子都中規中矩唱得很準,感覺可能不是很好,但如果把拍點拖一下或趕一下,KEY高一點或低一點,反而會把高行周的角色風格唱出來,感覺就會更好。

傳藝駐園演出 臺灣戲曲大師邱火榮傳習藝生吳聲杰的北管人生
▲宜蘭傳藝園區駐園表演團隊之一的「臺北木偶劇團」。(圖∕陳木隆攝)

而相較於國樂的炫技,北管樂器雖然沒有那麼多的技巧,但要用同一把樂器、同一首曲子,去呈現生、旦、淨、末、丑各種角色的年齡與情緒,就要任意「加花」、改變一點打音,但那也是非常因難的。

傳藝中心大力支持 讓年輕人有揮灑技藝的舞臺

隨著現代休閒娛樂的多元化,傳統音樂與傳統戲曲風光不再,吳聲杰聽師父說,以前演一星期的布袋戲可以在宜蘭買一間房子,當年戲棚下擠滿觀眾的情景,已不復見。如何透過公部門的培育計畫,加上民間劇團的用心與努力,彼此合作延續薪火相傳的命脈,是不容忽視的一大課題。

和吳聲杰一起演出的還有一群年輕人,在前後場相互搭配獻藝,讓人看到傳統表演藝術的後繼有人,他們除了跟臺北木偶劇團四處表演外,宜蘭園區的傳統藝術接班人駐園演出計畫,更是給了他們揮灑技藝的重要機會與場域。

吳聲杰說,有舞臺才會有年輕人,如果空有一身本領,卻無處可發揮,吃不飽、養不活,就算再有興趣、再有理想,最終還是會放棄!他非常感謝傳藝中心的大力支持,願意提供這麼優質的舞臺,讓傳習藝生得以提升技藝、累積經驗。

時代在變,演戲的、看戲的也在變,以布袋戲為例,為了迎合觀眾耐性,內容必須做一些精簡性的調整,一齣2小時完整的戲可能縮減為半小時,雖然沒有結局,但有些觀眾進場看戲可能就是看熱鬧,其中也可能有人第一次看布袋戲就愛上它呢!吳聲杰期盼演出場次愈多,愛戲學戲的人也能隨之增加。

宜蘭傳藝園區接班人駐園演出,北管音樂部分尚有:11/22臺北木偶劇團、11/30~12/3、12/7~12/10延樂軒北管劇團。詳細訊息請密切注意國立傳統藝術中心官網http://www.ncfta.gov.tw/。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