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2°
( 27° / 16° )
氣象
2019-11-18 | 臺灣公論報

台灣最早的土地公廟哨船頭開臺福德宮

開台福德宮相傳是台灣最早的土地公廟。

開臺福德宮初名為打狗開臺福德宮,主祀福德正神,據說已有四百六十八年歷史,相傳是台灣最早的土地公廟,廟地所在的哨船頭里因此有「天下第一里」的稱號。日據時代的寺廟登記證明,當時名為台灣打狗哨船頭開臺福德宮,西元一九三三年(昭和八年)在地信士重修後,更名為高雄市哨船頭開臺福德宮,自此成為當地民眾重要的信仰中心。

早期自大陸來台灣拓荒開墾的百姓,起初祭拜一塊酷似福德正神的石頭,並被放在當地珊瑚礁岩塊上供人膜拜祈福,後來於一五五一年(明世宗嘉靖三十年)八月建廟奉祀,這是哨船頭開臺福德宮的由來,後來更從中國大陸迎來福德正神、媽祖等分靈。

由於哨船頭開臺福德宮沒廟門又缺乏管理,最早的泥塑土地公神像已經被偷流落民間,且當年酷似福德正神的石頭也已經不知去向,僅保留當年的珊瑚礁岩塊在廟的後方。目前奉祀神像中,年代最久遠的是媽祖旁邊的千里眼和順風耳,至少有兩百年以上歷史。

一九七五年廟方最近一次重修,當時的主任委員陳金聲是哨船頭里里長,本身又是地理師。當年在挖堀福德正神正下方地基時意外發現兩項歷史寶物,一塊建廟磚契及西元一四二八年鑄成的宣德爐。

寫有建廟年代的磚契如今被保存在供桌。

磚契一般埋於寺廟、祠堂或屋宅地底,是向「陰間」宣告此地乃經過正當買賣取得,一切陰間鬼神不得侵入冒犯,等同陽間的地契作用。

文史愛好者表示,埋置磚契為一種道教科儀,在台灣各地及金門、澎湖都有這樣的儀式,部分內文書寫有一定型制,大多以道教「謝土安宅經」為主,而內文中的人名,如武夷王、張堅固、李定度等,都是各方神祇的名號,並非現實中的人名,另文中還包含不少吉祥話,所以磚砌埋置科儀為另類契約宣告外,也有祈福的意義存在。

磚契上頭寫著「本宮始自嘉靖三十年乃明朝世宗皇帝在位西元一五五一年」等字樣,後經學者考察,認為此地為漢人來哈瑪星最早開發之地,比鄭成功來台更早,甚至比文獻上可考據的荷蘭統治台灣時代還要早。

不過,出土的磚契,隨著宮廟重修完成,依照習俗再度被埋入土中,前幾年重建時又見磚契出土,再次見證福德宮歷史。不同的是,此次完成重建後,磚砌不再回埋,而是妥善收藏,裝於玻璃框中向信眾展示。

宣德爐上所鑄的大明宣德字樣。

除此之外,廟方仍存有前次重修時與磚契同時出土的宣德爐,是明宣宗將當年暹羅國王刺迦滿藹進貢的數萬斤精美「風磨銅」,勒令工部及禮部官員研擬貢銅鑄製鼎彜,為郊壇太廟及內廷所在陳設祭器。

另有一尊原本流落在外又尋回的石雕土地公金身,都在新廟建成後入廟安座,一些出土的清代時期磚頭也被當成珍貴文物保留。

開台福德宮奉祀的土地公。

據說,開台福德宮廟地周圍原本有七顆硓咕石圍繞,土地公伯剛好坐在穴位上,此穴名《七星墜地》,可惜已遭破壞,硓咕石剩下廟後兩顆較大的,一顆又被水泥覆蓋著,其他均不見蹤影,不知是否為了修建廟邊的水泥山路而打掉,殊為可惜。

此外,有一件歷史文物的發現也與開台福德宮有關。據傳一九八六年開台福德宮前的安海街開闢時,一塊刻有「高雄關地界」的石碑被棄置路邊,一名當地謝姓民眾因識字不多,不知道這是珍貴歷史文物,逕自搬回家中珍藏三十餘年。

二○一八年高雄市舊城文化協會在史溫侯步道發現第四塊「高雄關地界」碑,看到新聞的謝姓民眾馬上將珍藏的第五塊「高雄關地界」碑割愛捐贈給政府。第五塊碑保存極為完整,材質是花崗岩,無裂痕與缺角,經過測量長一百零七公分、寬二十六公分、厚九點五公分,與先前出土的四塊界碑完全相同,而且是目前狀況最良好者。

一八六九年所設立的台灣關地界碑,歷經清朝、甲午戰爭、日據時期、民國,一百五十年來見證高雄關變遷與高雄港發展歷程。有人戲稱是開台福德宮的土地公顯靈,才會讓兩塊重要石碑在開台福德宮附近陸續被發現。【臺灣公論報記者崔家琪/報導】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