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4°
( 14° / 13° )
氣象
2019-11-30 | 臺灣公論報

鄧馨庭為重度受虐兒打造「溫馨家庭」

鄧馨庭(右)與菲律賓籍夫婿田安克公益路上愛相隨。

一場土耳其之旅,激發了鄧馨庭內心深處的愛心。在樹德科技大學教書的菲律賓籍夫婿田安克,興起想前往戰火中的海外地區看看的念頭。二○一三年鄧馨庭跟著踏上土耳其,在當地設立敘利亞難民兒童的學習中心,去年又開始在台灣認養一個重度受虐的遲緩兒,現在更發願為這些社會最底層、最弱勢的孩子建立一個溫暖的家。

於是在夫唱婦隨下,二○一三年鄧馨庭跟著踏上土耳其,先生在當地的大學教心理哲學,看到當地收容的敘利亞難民,家園沒了,過著很辛苦的生活。動了惻隱之心的鄧馨庭,不但自掏腰包幫他們買吃的喝的,還幫他們找住的地方。後來人越來越多,她發現當地缺乏敘利亞難民學校,於是又租了房子幫小朋友設了學習中心。有朋友在她的臉書上看到貼文,主動捐錢給這些小朋友買書包買炭,送他們上學,從那時候一直持續至今。

回台後,鄧馨庭認為個人力量有限,唯有集結社會人士的善心才能走得更遠,於是向內政部申請成立社團法人台灣愛與希望國際關懷協會,公推田安克為理事長,鄧馨庭擔任執行長,今年申請勸募字號,正式公開向外界募款。

鄧馨庭(中)與夫婿田安克(右)為了橙橙參加寄養家庭職前訓練。

去年鄧馨庭收養了一個兩歲的重度重虐女嬰,孩子的父母都是吸毒者,小小年紀的孩子就遭虐待腦部傷痕累累,造成眼睛失明,吞嚥困難,全身癱軟無力,也無法說話。她說,這樣的孩子並沒有受到政府與社會應有的重視,在極度弱勢下更無法為自己發聲,沒有未來,也沒有人關心。

大部分的兒福機構都不收容重度殘障的孩童,所以這個小朋友離開安置機構後,就被送到安養院,但安養院的照顧比是一比七,在照料七個臥床老人之餘,看護根本無暇再顧及一個連吃飯都有問題的幼兒,更別說有人抱她給她愛了。

鄧馨庭不忍看她形同自生自滅,決定要把孩子帶回家親自照顧,她親訪大寮女子監獄找到孩子的生母,經過簽字同意後取得臨時監護權,從此孩子就成了她家庭的一員。鄧馨庭對她視如己出,還幫她取了「田小橙」的名字,還在臉書成立一個粉絲團,與大家一起分享她的生成過程。

現在「橙橙」的健康狀況進步很多,原本一開始只能喝六十CC的奶量,但是現在可以一口氣吃一大碗飯,最近也長高了,很愛笑,很可愛,喜歡人家抱她,但是因為語言功能受損,還是無法開口說話。

鄧馨庭(左三)帶著橙橙出席愛心義賣活動。

鄧馨庭說,其實孩子也是有知覺的,生下來就一直在受苦,就像靈魂被困在一具故障的軀殼裡,即使不能用言語表達情緒,臉上還是可以看出一些細微的表情。由於孩子成長遲緩,現在鄧馨庭每天都要送她去伊甸早療中心,而且學費還不便宜,晚上再去帶回來,雖然有請外傭,但下班以後孩子還是要自己帶。

本來鄧馨庭還想認養一個當初和「橙橙」一起在安養院,同樣也沒有寄養家庭要收的可憐孩子,但孩子最後被轉送到偏遠的台東去了。鄧馨庭說,自己還有三個女兒,「橙橙」是她的第四個女兒,但全要靠老公教書的薪水根本就不夠。

看到「橙橙」的遭遇,讓鄧馨庭發願要為活在社會邊緣的受虐兒找個永遠的家,她說,最近在大寮和林園交界處看上一處閒置的幼兒園,但地主開價兩千四百多萬,她希望透過台灣愛與希望國際關懷協會,喚起社會善心人士慷慨解囊,一點一滴完成建構「愛與希望兒童之家」的目標。

鄧馨庭(中)與參與公益演出的陳凱倫(右)及黃仲崑。

她於十一月三日剛在漢來巨蛋舉辦一場愛心義賣餐會,「小公雞」陳凱倫、金曲歌后李靜美、歌而優則演的黃仲崑、民謠歌后曾淑勤等藝人跨刀相助,讓鄧馨庭感動不已,希望在這麼多有心人的協助下,早日為重度受虐兒圓夢。【臺灣公論報記者崔家琪/報導】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