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9°
( 21° / 18° )
氣象
2019-12-10 | 臺灣公論報

陶藝大師吳嘉文半路出家後半生樂陶陶

吳嘉文浸淫陶藝世界二十七年有成。

浸淫陶藝世界二十七年的吳嘉文,謙稱自己還稱不上是「大師」,但是,他很有自己的想法,勇於突破傳統的窠臼。更難得的是他不但能做陶,還懂得燒陶,可以創作出自己想要的作品,目前正一步步朝既定目標邁進,成為陶藝界翹楚指日可待。

吳嘉文是一個來自農家的庄腳囝仔,踏入陶藝界的背後,有著異於常人的堅持與夢想。從小喜愛藝術,國中參加國畫社,老師也認為他畫得不錯,經常鼓勵他。國二時父親過世,小小年紀的吳嘉文必須開始負擔家計,但閒暇時會泡在圖書館研讀藝術相關書籍,自己也說不出為什麼對藝術這麼有興趣。

高中時本來要去讀美術,舅舅跟他說分數可以報省立的學校,而且機械製圖也同樣是畫圖,於是就傻傻去念了。畢業後當兵,退伍想說走自己的路,那時候喜歡交趾陶,曾自己騎摩托車到嘉義拜師,但被對方一句「不是科班出身」給打了回票,只好鼻子一摸打道回府。

吳嘉文認真捏陶的神情。

後來在打工時,在茶坊看到岡山陶房的作品,二十三歲的他首次遇見了陶藝大為驚艷,內心的悸動和感動難以形容,世上居然有如此美麗的東西。於是他拜託茶坊老闆娘代為引薦,岡山陶坊負責人宮重章親自開車來接他,當天還是颱風天。

一進陶房,宮重章跟他說做陶賺不到錢,一個月薪水只有三千元。吳嘉文說給他三天時間,回來就毅然決然把工作辭了,跟母親告別,揹了簡單行李到岡山報到,這一待就是兩年。

他說,就像是一把鑰匙打開了通往陶世界的大門,由於自己起步比人家晚,再加上沒有基礎,唯一勝過別人的就是毅力,每天努力學習造陶和相關的知識,或許是那時候打下了相當扎實的基礎,讓他在陶藝上有更多的領悟。

進入岡山陶房的隔年,因緣際會追隨拉坯大師林瑞卿學藝,讓他的功夫更上一層樓。二○一四年起連續參加台南市陶藝學會聯展,二○一七年首度舉辦個展,二○一八年任台南市陶藝學會常務理事。

吳嘉文的柴燒作品自然質樸。

進入陶藝的世界到現在二十七年,吳嘉文本來是玩票性質,直到很多朋友說想學陶找不到好的老師,於是兩年多前才成立陶藝教室,現有學生十餘位,來自各行各業菁英,雖然有些人只是把它當成興趣,而不是謀生的工具,但這又何妨,只要快樂就好不是嗎?當種子已播種,就讓它慢慢的成長茁壯,等待有朝一日開花結果。

吳嘉文表示,做為一位陶藝家,一定要有自己的堅持,不能隨波逐流,也不能對世俗的標準照單全收。自覺不好的作品就敲掉,當然心會痛,但還是要敲。他覺得就是做自己,不討好別人,作品沒有過度的修飾,遵循自己的個性去做。

他說,做陶其實是一件很幸福的事,玩陶就是跟內心的對話,透過頭、手、腳配合去完成一件作品,從玩黏土去呈現自己想表達的理念,去傳達自己的理想。

柴燒是一門很高深的學問,和電燒可以利用電窯控制溫度截然不同,作品的味道自然也不同。柴燒要靠經驗累積,從木頭的選擇、什麼土放什麼位置,如何設計火路,甚至天氣也會影響燒陶的成敗。在日本陶界,如果柴燒成功率達到六成,就是不錯的成績了

吳嘉文是極少數懂得柴燒的陶藝師。

吳嘉文燒了十幾年的陶,自認柴燒的技術並不差,但很多時候還是無法百分之百拿捏火候,尤其是碰到梅雨、颱風或低氣壓。他說,一旦空氣無法對流,柴火溫度無法上升,因為溫度不足,很可能造成作品脆化或達不到自己的要求,失敗率也高。

吳嘉文很認同日本陶藝大師神山清子曾說的「作陶需要一個半輩子的時間」,當心中充滿了創作慾望和靈感,你就會覺得時間永遠不夠使用,常常往內心去探索挖掘,掏空自己的想法,有時是件相當痛苦的事。但「憑一口氣,點一盞燈」,在孤寂的創作過程中,要記得念念不忘,有燈就有人,就會有迴響。【臺灣公論報記者崔家琪/報導】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