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9°
( 20° / 18° )
氣象
快訊

2020-01-05 | 臺灣公論報

學術味最濃的一次總統大選

彭文正製作主持的「政經關不了」破了傳播界「一個節目只談一件事」的紀錄。

這次總統大選應該是歷來總統選舉學術味最濃的一次大選,因為總統候選人的博士論文成為選舉的議題之一。有志之士在電視上號召學術良心之士,旁徵博引打假,呼群保義,大有不達目的絕不終止之意。

弔詭的是,明明這是一個很重要的議題,但是,大家很有默契的避而不談,形成一圈又一圈的沉默螺旋;更弔詭的是,明明有媒體與媒體工作者鍥而不捨,大聲喊假,但是,就是無法形成議題設定,始終是邊緣話題,炒不熱。

先說這個議題的嚴重性,如果蔡英文的論文三門案(論文門、博士門、教授門)證實是假的,後果將會非常嚴重,嚴重到動搖國本。因為,如果,博士論文是假的,那麼博士學位就是假的、如果,博士學位是假的,那麼教授資格就是假的,連帶蔡英文總統在政府部門擔任所有的公職以及以其職位所做的任何決策、行政處分、命令,可能都面臨前面加一個「偽」字的全盤翻案。以過去處理國民黨某黨國大老子女利用「假等特考」取得高官任用資格被揭穿後掃地出門的案例,這是一個比揭開潘朵拉魔盒更嚴重千萬倍的問題,後果不堪設想,所以希望所有的事情都是真的。

世界上的真偽辯證,有四種對稱式的辯證方式與結果:

如果它是真的,要證實它是真的,最簡單容易,只要出示是真的證據,就塵埃落定。

如果它是假的,要把它搞成真的,會陷於為了圓一個謊,而說更多謊的陷阱,破綻會隨著謊言同步增加,欲真不易。

如果它是真的,要證實它是假的,要費很大的工夫,而且幾乎很難,除非「真的」一方放棄抗辯。

如果它是假的,要證實它是假的,也很不容易,因為你要做很多證實對方是假的舉證,而陷入「舉證之所在,敗訴之所在」的輸家,只要對手不置可否,假到真時,假亦真。

學術上有所謂內部批評與外部批評,針對論文的內部批評,有學者挑出蔡英文的論文有四百四十四個錯字,但是,不能因此就說論文是假的。至於外部批評,全力投入此一議題,甚至開了台灣傳播史先例,「一個節目只談一件事」,從頭到尾、不轉移話題由彭文正製作主持的「政經關不了」,累積下來「證實是假的」證據不下於四百四十四個,但是,也因為證據太多,深文周納,反而失焦了。

基本上,這個議題是民進黨初選的延長賽,獨派不滿蔡英文在初選民調動手腳做掉賴清德,所以開闢第二戰場。正因為是綠營的窩裡反,所以,相關的論證不會因為被貼上「藍綠惡鬥」的標籤而喪失其可信度。

問題是此一議題已經對大選產生不了任何作用,操作此一議題等待火山爆發的獨派人士的算盤與盤算是,一旦火山爆發,下一任的蔡英文總統必須辭職,如果時間拖過兩年而不須改選,由賴清德以副總統合法繼任總統,如果,不滿兩年必須改選,以賴清德的人氣,同樣可以繼任大統,所以鍥而不捨,而且不急於一時。

較離奇的是韓國瑜的態度,韓國瑜批蔡火力十足,但是,從頭到尾不碰此一極具殺傷力的話題,原因不明。反過來說,如果假論文的作者是韓國瑜,你看綠營會如何伺候禿子?姑且不論綠營或綠媒會如何操作此議題,光是學術界、大專院校任教的老師與驅使學生發動的串聯、連署、上街頭,就逼得你選不下去。

怪的是,這次以社會良心自居,而且對此事看得最透徹的學界,竟然都悶不吭聲,完全靜音。這就是台灣的危機,官場現形記和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不會毀掉台灣,但是,學術界的現形記與目睹學界之怪現狀會毀掉台灣,因為「士大夫之恥,是謂國恥」。【臺灣公論報記者王精誠/報導】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