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9°
( 20° / 18° )
氣象
2020-01-05 | 臺灣公論報

藍綠惡鬥 海音中心淪為是非之地

吹縐藍綠一池春水的海音中心。

一般稱為高雄市流行音樂中心的「海洋文化及流行音樂中心」,一開始名稱不統一,讓人聽起來霧煞煞,大大小小風波也從來沒斷過,甚至還成為藍綠惡鬥下的戰場,讓原本該是文化淨土的場所淪為政治口水之爭的是非之地,受害的還是無辜的老百姓。台灣政黨究竟何時才能真正為人民的權益與福祉著想?

不要講外地人,就連高雄人自己能說出「海洋文化及流行音樂中心」正確名稱的也實在不多,所以市政府才自創「高雄市流行音樂中心」的在地化稱呼。剛始的簡稱「流音中心」,因為諧音容易被誤為「流鶯中心」,因此後來改口稱「海音中心」。很多人也是到最後才搞清楚「流音中心」、「海音中心」、「高雄市流行音樂中心」原來是同一個東西。

「海洋文化及流行音樂中心計畫」隸屬於馬英九主政時代的行政院五年五千億新十大建設計畫中「國際藝術及流行音樂中心」及「愛台十二項建設」計畫,是對於高雄甚至是南部地區整體發展的重大投資,二○○九年十月一日奉行政院核定,總工程預算五十億元,並編列四點五億元軟體預算。海音中心的主體及外觀預計二○一九年底前全部完工,後續進行內部裝修,文化部規劃暫定二○二○年底正式營運。

二○一四年當時的行政院長江宜樺出席「海洋文化及流行音樂中心第一標動土典禮」時表示,該中心從籌劃到動工,雖費時多年,過程中也歷經許多波折,但現在終於跨出關鍵一步,期待未來完工後,可成為媲美澳洲雪梨歌劇院等國際級藝術表演中心。

海音中心是繼衛武營國家藝文中心、鐵路地下化後,高雄又一項重大建設,也是陳菊大力推動的亞洲新灣區五大建設之一,其他還包括高雄展覽館、高市圖總館、輕軌第一階段、港埠旅運中心。

文化局強調,海音中心啟用後,可帶動高雄市成為亞太流行音樂創作表演中心,活絡南台灣文藝與經濟發展,保守估計每天可吸引超過八千名遊客,大型室內表演廳的檔期,初期預估每年達十二至三十六檔。

台灣電競產業正積極拓展當中,近期不少電競團體以協會的名義與政府合作,打造電競未來發展,其中高雄市政府也是長期支持者,市長陳菊不但多次造訪閃電狼,而現在更提供高雄海音中心的鯨魚館來當作高雄電競場館。

海音中心基地位於高雄港十一至十五號碼頭(光榮碼頭與真愛碼頭),占地約十一點八九公頃,主體包括可容納一萬兩千名觀眾的戶外表演場地、六千八百席的室內大型表演場館,及容納兩百至一千席不等的六間小型展演空間、流行音樂展示館、海洋文化展覽中心、渡輪碼頭、親水公園、腳踏車道和文創市集。

海音中心建築設計以海洋意象為主,主體外觀如同太空基地,包含以海洋元素為發想的海浪造型音樂廳、鯨魚騰躍出海平面霎那間的LIVE HOUSE建物,以及以六角型珊瑚礁形狀為屋頂的海洋文化展示中心、象徵浪花激濺飛揚的流行音樂展示區、大型室內表演廳建築群等,光影變幻宛如高雄港灣上的七彩鑽石舞台,預計將成為高雄市的另一新地標。

陳菊對電競產業表示支持,主動提供高雄海音中心的鯨魚館作為高雄電競場館。

諷刺的是,如此一座耗資不斐的龐然大物,受到外界高度關注,竟然是因國民黨高雄市議員邱于軒在競選期間說的「海音中心只會淪為借廁所場地,就算有演唱會,民眾也消費不起」,此話一出遭網友噓爆,邱于軒最後逼得出面為自己說法失當致歉。

其實高市府代辦的「海洋文化及流行音樂中心計畫」,因確定無法在原計畫期程二○一五年十月完成,而於二○一六年二月十八日被監察院糾正工程延宕,當時陳菊團隊曾提出反駁,指海音中心修正計畫三度送審,均因中央加入跨域加值財務計畫而退回修改,監察院的糾正是選擇性辦案。

最近海音中心再因人事問題躍上媒體版面,市府原本有意任命文化局機要秘書林宜靜為高雄流音中心副執行長,但立刻有民進黨議員跳出來烏龍爆料指林宜靜是市長夫人李佳芬的閨密,並指林宜靜未具有音樂相關專業背景,文化局內部打算修改人事條例替林宜靜闖關。

結果邱于軒舉證打臉綠營,林宜靜畢業於中山大學外文系,曾擔任報社記者,在韓國瑜競選市長後期,由一名退休的媒體引薦加入團隊文宣小組,主要是跟著當時競選核心幹部黃文財跑行程兼發新聞稿,工作上根本和李佳芬無關,哪是什麼閨密。

林宜靜也曾任三采文化主編、紀經副理,具備MICE國際會展產業策展、行銷豐富的實務經驗,她還曾參與太陽劇團、鳳飛飛紀念展、世界健康大會、INFORMS等大型國際會議,絕非完全沒有任何音樂專業,學經歷甚至把陳菊「乾兒子」史哲欽點酬庸的現任海音中心副執行長李鎔阡甩開好幾條街。

而海音中心在前朝陳菊主政時與高美館、電影圖書館一起被變更為行政法人機構,高雄市副市長葉匡時就不客氣指行政法人根本不受政府監督,市議員陳麗娜也曾在議會質詢海音中心法人機構走了樣,反成為反政府組織,就連同是綠營的時代力量議員林于凱也要求回歸文化專業自主性。

陳菊高升總統秘書長前,為海音中心編列一點六億元準備風風光光舉辦開館,沒想到執政權換人,代理市長許立明只好以工程延宕理由,僅編列兩千萬預算,邱于軒乾脆連這筆錢也一口氣砍到零,要流音中心自己想辦法籌錢。【臺灣公論報記者崔家琪/報導】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