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2°
( 23° / 22° )
氣象
2020-02-03 | 臺灣公論報

香港牧師孔漢釗建構「匠愛家園」照顧障礙人士

匠愛家園有如一個大家庭。

香港牧師孔漢釗牧師二十多年前毅然放下一切,選擇到台灣定居,在一無所有下成立非營利機構「匠愛家園」,為身體及心靈殘障的弱勢社群重拾生命的意義。他們在基督的愛裡彼此相愛,以共同生活的形式,過著自給自足的生活。這是一處社會框架外的世外桃源,顛覆了家的定義,對台灣社會而言既是挑戰也是典範。

從香港來台成立「匠愛家園」的孔漢釗牧師全家福。

孔漢釗的母親出生在動盪時代,經歷國共內戰、文革的洗禮,帶著年幼的兒子偷渡到香港謀生。出生在香港的孔漢釗,從小深受母親顛沛流離的人生影響,一次到台灣的旅程觸動他內心的記憶,於是與妻子郭敏琪於一九九七年移居台灣,一方面傳教,一方面幫助落難邊緣人找到生存價值。

來自社會底層家庭的背景,孔漢釗從小就渴望能服務弱勢社群。他曾說「我不是因為學術研究才接觸社會低層人士,而是因為我人生的經歷,我母親的遭遇,父親年老時患上帕金森氏症,家庭成員染上毒品…,我相信這個社會有很多『被動式的落難者』,他們需要的是更積極活下去的機會,而不是消極無盼望的安置收容。」

兩夫妻來到台灣後,先在桃園落腳,後來再南下高雄,在岡山建立「匠愛家園」,租下廢棄的大莊國小,以貨櫃屋建立簡單的居所,並逐步改建閑置的教室空間。「匠愛」取自普通話諧音「障礙」,園內專門收容更生人、精神病患、獨居老人,甚至被家人遺棄的父母、失婚婦女,年齡由一歲至八十歲不等。目前總共有九十多位居民,除了家園,也分開住在附近的居所。

「匠愛」大家庭成員,背後都有一段不堪回首的人生故事,被社會徹底拋棄再也回不去,所有人在這裡都分配到工作,從廚房、冰棒工廠、福利社、田園種植到打掃環境各司其職,即使中風行動不便的家人也會幫忙燒柴火、看鍋爐,找到被肯定的生活方式。

孔漢釗認為付出愛與幫助不該有條件,「匠愛」除了滿足成員對正常家庭的渴望、彌補生命不完整的缺角,更是一處社會企業,大家有工作、生產力,在彼此陪伴互助中,重建家庭生活常軌,也找回自我、自信與自我價值。

「匠愛」居民稱家長孔漢釗「釗哥」而不是牧師,曾有對人生徬徨的家民問「釗哥」人生意義,他堅定而緩慢地說:「人生沒有答案,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成為你們的家人,陪伴一起走下去。」一群沒有血緣、來自不同家庭背景的陌生人,成為緊密相依的「家人」,這是怎麼辦到的?孔漢釗說,「家」的定義其實很簡單,就是陪伴。

孔漢釗說,匠愛家園是互為依賴、共生共榮的生命共同體,大家坦然接受人生無常,也相信唯有彼此陪伴與支持才能解答人生。家民也認同這樣共生互持的模式,再也不需要害怕被遺棄或淘汰,而是永遠的錄用、無條件的接納,「匠愛」成為他們安身立命的地方,也找到失去許久的歸屬感。

匠愛家園自產自銷的商品系列。

支撐「匠愛家園」的經濟來源,主要是靠自力更生,早期開發的鹹冰棒,成了家園主要收入來源。接下來孔漢釗也將母親拿手的白芝麻椰絲蛋捲商品化,自創「孔媽媽」品牌成立蛋捲工坊,後來又陸續加入匠人咖啡坊、福利社、窯烤披薩、魚菜共生等收入,努力支撐匠愛家園運作。

在這裡,就跟外面的職場一樣,每個人都有自己份內的工作,同時根據表現每月領取獎勵點券,到家園福利社購買日用品。孔牧師甚至首創社福機構的退休制度,年滿六十八歲的家民不用再工作,可以繼續住在匠愛家園安享晚年。

家園每年基本生活開銷高達新台幣九百六十萬,但因營收不穩,產生資金短缺的困境,以共生互助的方式經營,不符合政府補助資格的收容方式,不得不長期倚靠外部募款來彌補資金缺口。

晨新扶輪社社長陳星印(右)協助建立「匠愛家」品牌。

高雄晨新扶輪社了解「匠愛家園」的需求後,號召社員發揮專業,藉由強化匠愛家園的商品包裝與品牌印象,擴大產銷影響力,讓品牌辨識度大幅提升,商品系列也更加完整。社長陳星印表示,接下來更重要的是尋找更多販售通路合作機會,進而增加匠愛家園收入,改善居民生活,讓這個充滿愛的家永續經營下去。【臺灣公論報記者崔家琪/報導】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