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9°
( 30° / 28° )
氣象
2020-06-28 | 臺灣公論報

【台灣政府與法律的思覺失調系列之二】硬是不開三個月處方箋只開二個月慢性處方箋 恒春旅遊醫院最牛醫師難溝通

衛福部恆春旅遊醫院。

恆春半島醫療資源本來就匱乏,如果從業人員再不尊重病患,在情理法之內給予就醫的方便,不啻雪上加霜,造成民眾就醫不便與不當診療的二度傷害。

有位恆春半島的老病號,常年一直到衛福部恒春旅遊醫院就診,掛泌尿科的門診,由外來支援的醫師看診,之前支援的醫師都應患者要求,依全民健保醫療辦法第二十二條第三項規定,開具三個月共九十日的慢性病連續處方箋。

後來,支援的醫師輪調,換了一位新來的醫師看診,當該病患要求醫師比照前任作法,開具三個月的慢性病處方箋,遭該醫師拒絕,只願開二個月的用藥量。該病患力爭未果,乃透過社區協會向衛生福利部陳情,希望衛福部出面促請該醫師能在法令與權限內給予病患方便,衛福部經過調查函覆,略以「惟支援醫師更換,因初次看診,醫師謹慎評估先開立二個月的連續處方箋。」

針對陳情,衛福部函覆「因初次看診,醫師謹慎評估先開立二個月的連續處方箋。」然而,患者第二次回診,醫師仍然堅持只開二個月的處方箋。

衛福部的說法可以理解,支援醫師第一次看診,為了慎重,開二個月的藥量可以接受,問題是患者第二次回診,告訴醫師他用藥後-切OK,再請醫師依前任醫師及比照該院其他科診開三個月的做發開藥,也可減少回診次數,且正值新冠肺炎防疫期,少去醫院可降低感染風險,說好說歹,該名醫師就是不肯,堅持只願開二個月的處方箋,問他為何不行?醫師也沒給個專業的解釋。

這位患者為爭自己就醫拿藥的權益,先後向立法委員蘇震清、縣議員陳文弘陳情,但是,情況依舊,未獲改善,如此折騰,造成醫病雙方尷尬與緊張的關係。而且,據了解此名患者的遭遇並非個案,其他患者也遭遇類似困擾。然而,恒春旅遊醫院其他科診在病情穩定服用相同藥品情況下,都開具三個月慢性病連續處方箋,為何同一家醫院有「一院二制」?

該名患者以自身的經歷全方位分析該醫師作法不當:恒春半島包括恆春鎮、車城鄉、滿州鄉及牡丹鄉,幅員遼闊,需要慢性病連續處方箋者多為年老長者或行動不便需要家人陪同回診者,恆春鎮內鎮民就診還算方便,但是,偏遠地方患者回診,若只開具二個月的處方箋,本來一年四次就診次數,就增加為六次,不但讓身體虛弱者倍受折磨,其他如交通費、陪同人員工資、時間及精神耗損等社會資源更無法計算。

該患者質疑醫師罔顧衛福部規定,變相增加患者就診次數,是否有濫用健保資源,圖謀提升醫院收入,卻增加患者負擔。例如,每次就診,院方收取診察費六百七十六元、藥事服務費七十元,一次就診共七百四十六元,三個月回診一次全年四次為二千九百八十四元,二個月回診一次全年六次為四千四百七十六元,亦即病人以二個月回診一次,院方可以此向健保局多請領健保給付額一千四百九十二元。

衛福部建立慢性病連續處方箋制度的意旨極佳,在衛福部網站甚至有為患者體貼設想的溫馨語句「罹患慢性病須長期使用藥物控制病情,所以須定期至醫院回診,但因病情穩定,為了拿藥而必須每個月回診,又得排隊批價、領藥,不但耗時而且也不經濟」,因此,開具三個月慢性病連續處方箋為民眾就醫權益更獲的保障,如此體貼民意的德政,怎麼到了基層醫療院所就變了調?成為為人詬病的「政府思覺失調症候群」。

若真要就制度面而言,也不能怪罪該醫師,因為恆春地區醫療資源匱乏,有醫院也請不到醫師,只好用半強迫的方式徵調外地醫師輪流至恆春看診,這本是無可奈何的補救方式,但是,卻造成醫師與患者雙輸的情況。

如流水過客的醫師,以「五日京兆」的心態看診,不會用心經營醫病關係,而患者好不容易熟悉了某位醫師之後,卻又換了一個陌生的醫師,一切得從頭來過,診斷病歷與默契無法累積。如果換一個好醫師,就萬幸,萬一換一個一代不如一代的醫師,下場就像這位患者,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上述案例,還算是醫療行為中較輕微的問題,只是拿藥而已,其他潛藏在這些體制下的「醫療思覺失調症候群」,而造成恆春半島醫療品質的墮落,不知有多嚴重。國境之南,連生病都難啊!【臺灣公論報記者王精誠/報導】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