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9°
( 32° / 28° )
氣象
2020-06-28 | 臺灣公論報

UBA與HBL不要「哭」

北一女第一次打進小巨蛋冠軍賽,雖然屈居亞軍,已是七年最佳成績,但是,小綠綠還是淚灑球場。(摘自HBL高中籃球聯賽臉書)

一○八學年度UBA大專籃球賽日前完成賽事,學生體育界兩大盛事──HBL高中甲級聯賽與大專籃球賽告一段落。今年因為疫情,首度「關門打老虎,閉門來苦鬥」,雖無觀眾與啦啦隊到場加油嘶吼,但是,比賽強度依舊,張力十足,大專女子組四強決賽,佛光大學與世新大學之戰,歷經三次延長,最終以一分之差決勝負,精彩程度不輸NBA,如果心臟不夠強,抗壓力不夠,不要說球員打不完全場,即使觀眾都無法看完全場。最後,不論誰輸誰贏,一定是兩邊哭成一團,一邊是喜極而泣,一邊是輸得冤枉而泣。

「哭場」已經成為UBA與HBL場邊最主要的戲碼,場內是「殺聲震天」,場邊卻是「哭聲震天」:贏球哭,輸球也哭;女生哭,男生也哭;球員哭,教練也哭;女教練哭,男教練也哭。

後來這股哭戲由高中聯賽傳染到大專籃賽,現在是高中生哭,大學生也哭,女大生是真情流露的哭,男大生是噙住眼淚,輕輕一抹,都已經是大人了,還哭個沒完,球員看到加油的媽媽也哭,隊員打完最後一仗,畢業了,也哭。

當然,某種特殊的壓力情境與勝負結果,在高壓力與高張力下,突然哨音響起,時間終了,分出勝負,所有的努力竟然功虧一簣,難免壓不住淚腺而洩壓痛哭,如前面所言「三次延長,一分決勝負」的戲碼,不哭才怪。

但是,站在媒體的立場與社會的角度,我們希望不論是UBA或HBL都不要再「哭」,勇敢面對輸贏的人生,嚎哭、痛哭不但無濟於事,反而襯出心理層面的軟弱,勇敢面對輸贏,笑納贏球,含笑輸球,控住淚腺,保持風度,公開場合,絕不以淚人兒示人。

其實,學生籃球哭戲當道,也是媒體炒作誘導出來的,以前各家媒體在報導HBL高中甲級聯賽的所有賽事,幾乎不約而同,最後一定會帶一筆尷尬年齡高中生的哭場,篇幅還不小,或許掃描一下場邊花絮,以此增加球賽新聞的可讀性,久而久之,這種「哭聞」成了球賽新聞不可或缺的要素,連帶也讓各球隊透過新聞潛移默化,有樣學樣而愛哭成性。

「解鈴還須繫鈴人」,如果要讓UBA與HBL不再「哭」,首先還是要媒體轉向,不要再刻意報導場邊球員賽後的情緒演出,應該著重於賽事本身與傑出球員的精彩表現,讓大家看門道,而不是看誰哭得兇。

其次則是教練,要全隊收起愛哭的心,堅毅的面對比賽與學會情緒掌控,戒掉哭場,尤其事後的大哭小哭於事無補。

我們做此主張倒也不是無所本,我們的「本」就是從對照組的高中與大專的棒球賽,幾乎不見球員的哭場與新聞報導的哭聞。這就奇怪了,撇開不在場的女生不談,為什麼同樣年齡層的高中生與大學生,打棒球,打死不哭,打籃球卻成了愛哭鬼,難道棒球真的是陽剛之氣的男子漢決鬥,籃球卻因為加入了女生而質變為陰柔的催淚競賽?

簡言之,在大方向上,籃球要以棒球為師,不再哭,這也是做為一個運動員最基本的修養與榮譽,不論是男兒或女兒,都有淚不輕彈!至少,讓女生去哭,男生不哭。【臺灣公論報記者王精誠/報導】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