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2°
( 34° / 26° )
氣象
2020-06-28 | 臺灣公論報

陳宜民:防疫借重抗煞經驗 注意隱形帶菌者

流行病專業醫師出身的國民黨立委陳宜民,對於武和肺炎的疫情有非常專業的分析。

武漢肺炎疫情延燒,流行病專業醫師出身的國民黨立委陳宜民認為不可掉以輕心,要以十七年前的SARS為鑑,拿出當年抗煞的態度與精神,相關政府部會全部要動起來,同時要借重學者SARS防疫經驗,配合勤洗手等個人公共衛生習慣才能度過難關。

以下是陳宜民針對武漢肺炎防疫發表的看法,尤其過去在防治SARS上累積的做法,可以提供相當有用的參考價值:

這次武漢肺炎疫情,與二○○三年的SARS很類似,當時大家對病毒也是完全不了解,從基因演化看起來,這次新型冠狀病毒的演化和蝙蝠的冠狀病毒是有所連結的,但有趣的是和之前引起SARS的人類冠狀病毒所分離出來的卻是沒有連結的。

二○○三年台灣SARS非常嚴重,僅次於香港和中國大陸,當時不是只有衛福部動起來,包括科技部也動起來,整個學術界檢疫學、病理學專家都全部動起來。當年只是一個中山醫院的醫師看完病人,坐火車到香港參加朋友兒子的婚禮,住在一家旅館,結果傳染給很多住在裡面的國際旅客,造成很大的流行。

SARS是非常有效的人傳人,也會飛沫傳染,當時的防疫甚至做到什麼地步?進到電梯,所有的人都不講話,電梯的按鈕還貼上一層塑膠紙,每一個小時消毒一次,當時「料敵從寬、禦敵從嚴」的態度要重新迅速恢復起來。

談到口罩,大陸買不起N95口罩,就用布織成口罩,每天洗,多加幾層紗布,作為長期抗戰的準備。台灣公平會說不能囤積口罩,否則要罰五千萬至一億元,但「囤積」的定義是什麼?連疾管處自己也說不清楚,很多醫院都在囤積口罩,這又怎麼說?

面對武漢肺炎,光追蹤旅遊史是不夠的,檢疫與隔離這兩個名詞很重要,是完全不同的,過去時常誤用,所謂居家隔離,其實是居家檢疫才對。檢疫是自己要注意的事,如果從疫區回來,十天之內每天自己量體溫,發燒三十八度以上,就要趕快看醫生。

醫院的分流同樣很重要,台灣防疫成功,主要是在發燒篩檢站。二○○三年SARS流行的時候,要進醫院看病前都要先經過發燒篩檢站,醫生會問一些問題,如果有發燒就會進行分流。

檢疫是大家都要注意的事情,旅行坐飛機的時候,如果有帶原者, 前三排和後三排被傳染的機會是最大,其他是空服人員經過也有可能會得病。不是前三排、後三排一樣得病,就有可能是在上廁所碰到,所以在飛機上如廁一定要戴N95口罩,上完廁所也一定要洗手,以防病從口入,保持個人衛生習慣是很重要的。

在防疫觀念上,如果要去大陸,要避免去公共場所,除了疫區武漢,不是不去華南海鮮城而已,像上海等地方也都發現病例,搭乘交通工具也一樣注意安全,要戴N95口罩,而且一定要洗手,這是很重要的。

另外,過去SARS的防疫工作,要拿出來提醒民眾,擁有SARS防疫經驗的學者,也一定要再把過去研究拿出來看。快篩是篩檢RNA的基因,但有沒有得病要看有沒有抗體,沒有發燒但是有得病,就是隱形的帶菌者,這種隱形帶菌者,沒有發燒但是有感染,一樣會傳染給別人。

現在這種二○一九新型冠狀病毒,在一百個感染的人裡面到底有幾個不會發燒?有幾個是隱形帶菌者?以SARS為例,全世界僅有兩例,其中一個是台灣和平醫院的護士,另一個在香港,雖然沒有發燒,但是仍然驗出SARS冠狀病毒。

如果隱形帶菌者多,出去玩,回來沒有發病卻傳染給家屬,這是很危急的,千萬不可掉以輕心,防疫是全民大作戰,勤洗手等個人該有的防疫手段還是要做的。【臺灣公論報記者崔家琪/報導】相關報導刊第二、三、四版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