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7°
( 27° / 26° )
氣象
2020-07-12 | 臺灣公論報

高雄市長補選 投票率是選戰最大變數

陳其邁。

日前民進黨秘書長林錫耀率黨務主管南下,與參選人陳其邁競選團隊開會。會中公布了一份登記參選前的內參民調,在「藍綠對決」設定下,陳其邁支持度足足為對手兩倍,但投票率不及四成,比罷韓投票還低,被視為一大警訊。會中並下達動員令,要求黨公職「當自己的選戰打」,分區驅動基層組織,全面衝高投票率。

李眉蓁。

吳益政。

歷次補選投票率很少高於五成

從歷次補選的經驗來看,補選的投票率很少會高於五成。縣市議員、鄉鎮市長、鄉鎮市民代表、村里長都屬於較小選區的地方型補選,選舉的熱度、被關注度普遍較低,投票率普遍都偏低。立法委員的補選層級較高選區較大,選舉的熱度、被關注度普遍較低,投票率也不高。二○○九年以來立法委員總共進行過二十五次補選(如表一),除二○○九年南投縣第一選區的補選(馬文君勝出)投票率超過六成,其他二十四次補選的投票率都沒有超過五成。因此,當外界出現這次高雄市長補選是「陳其邁一個人的戰爭」說法,柯文哲回應,補選本來就不太容易,「一般投票率很低,要超過三成都不容易」。

每一次補選因著各選區的選情不同,自然對補選的投票率產生影響。南部最近的一次大型補選是去年黃偉哲當選台南市長後,台南市第二選區立委進行補選。這場補選是民進黨在九合一縣市長選舉大敗後非常重要的一場選舉,國民黨方面韓流驟起勢不可擋,同樣也是人氣王的謝龍介親自披掛上陣,堪稱是國民黨在台南市近二十年來最有勝算的一場選戰;民進黨方面雖然提名的是陳國文,賴清德卻是身先士卒,比自己選過去選台南市長還要拚命、還要認真。選舉結果,投票率衝到四成四五,郭國文以三千多票的些微差距驚險勝出,賴清德成功將高雄市韓流外溢的效應阻擋於二仁溪以南,沒有讓韓流繼續向北對民進黨造成更大的傷害。

國民黨支持者補選投票意願低

高雄市最近一場大型補選是在二○一一年,高雄縣市合併後陳菊勝選,延攬當時的立委陳啟昱擔任副市長,高雄市第四選區(仁武、鳥松、大寮、林園)必須進行立委補選,民進黨提名林岱樺參選,國民黨則推出徐慶煌參選。選舉結果,投票率三成三九,林岱樺大獲全勝。

比較二○○八年與二○一一年兩次選舉(如表二):比較值得注意的是,即使投票率只有三成三九,林岱樺補選的得票數只比二○○八年陳啟昱的得票數少了二千票。也就是說,高雄市第四選區這前後兩次的選舉,投票率少了兩成三八,投票人數少了約五萬四千五百人,民進黨仍然可以拿到非常相近的得票。

有人認為,這是因為二○○八年民進黨正值形象跌到谷底之際,陳啟昱的得票數只是反映選票「超跌」,民進黨在這個選區的實力實際上應該不只五萬五千票。但是從另一個角度看,三成三九的低投票率下林岱樺仍然可以拿到五萬三千票,這也反映出:無論民進黨氣勢如何變化,並不影響民進黨支持者的投票意願;即使是補選,民進黨支持者仍會維持較高的投票意願。

相對的,國民黨支持者在補選時的投票意願,就表現得比較低。二○○八年立委選舉,吳光訓拿到五萬三千票,徐慶煌一萬三千票,國民黨的如意算盤是,兩個人的得票數有六萬六千票,贏過陳啟昱的五萬五千票,補選時要打贏林岱樺並非難事。但實際的選舉結果是,二○一一年兩黨補選時一對一對決,徐慶煌只拿到二萬三千票。相當於,二○一一年補選時,國民黨只有三成五三支持者出來投票,國民黨支持者的投票意願遠遠低於民進黨支持者。

今年一月十一日蔡總統在高雄市拿到一百零九萬票,刷新高雄市候選人的得票紀錄。六月六日民進黨再以高於「韓國瑜八十九萬票當選」的近九十四萬票將韓國瑜成功罷免,這都證明高雄市的藍綠結構已重新回到綠大於藍的格局。如果再加上「國民黨支持者的投票意願遠遠低於民進黨支持者」,陳其邁在民進黨基本盤大、支持者投票意願高、民調大幅領先、藍白合作破局的多重優勢下,只要沒有重大突發事件,應該可以順利當選。然而,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正因為穩操勝券,才會造成支持者的鬆懈,不出來投票,民進黨才需要下達動員令,要求黨公職「當自己的選戰打」,分區驅動基層組織,全面衝高投票率。

韓國瑜走了沒有討厭的投票誘因

首先,陳其邁得票的天花板在哪裡?六月六日罷免案的投票,主角只有韓國瑜,有九十四萬高雄市民希望韓國瑜離開高雄市長這個位置。但是,討厭韓國瑜不等於喜歡陳其邁,也不等於喜歡民進黨在高雄市繼續執政,這九十四萬高雄市民當中,也有國民黨的支持者可能因為韓國瑜吃碗內看碗外、或因為韓國瑜誤黨誤國、或因為韓國瑜言行粗鄙、或因為羞與韓粉為伍……等各式各樣原因而出來投票罷免韓國瑜,他們在八月十五日是不會投票給陳其邁的。因此,陳其邁補選的得票數,只會從九十四萬票往下修正,要想再超過九十四萬票的機會並不大。

其次,六月六日有很多高雄的年輕人返鄉投票,參與了罷免韓國瑜的盛舉。只能說,兩年前的九合一選舉,社會的氛圍是討厭民進黨,高雄很多年輕人把選票投給韓國瑜;後來社會的氛圍是韓國瑜比民進黨更令人討厭,高雄很多年輕人把選票投給蔡英文;延續這股氛圍,高雄很多年輕人用同意票把韓國瑜罷免了。接下來的問題是,韓國瑜已經離開高雄,八月十五日選舉的主角已經沒有韓國瑜,李眉蓁或吳益政應該沒有韓國瑜那麼令高雄年輕人討厭。另一方面,高雄年輕人兩年前「曾經討厭過」的民進黨還在,中央還是由民進黨在執政,紓困及三倍券累積的民怨日益高漲,高雄也可能將由民進黨執政,高雄年輕人會為了什麼理由從「曾經」討厭民進黨變成喜歡民進黨,八月十五日把選票投給陳其邁?今年一月,柯文哲的台灣民眾黨在高雄市拿到了將近十五萬票的不分區政黨選票,民眾黨的支持者很可能在六月六日投票罷免了韓國瑜,八月十五日不會投票給陳其邁。也因此,陳其邁補選的得票數,還會因民眾黨支持者投票意向的改變,從九十四萬票再繼續往下修正。

國民黨的復仇之師會衝高投票率

復次,韓國瑜被罷免、許崑源以身殉韓,國民黨支持者群情激憤,義憤填膺,久久不能平息。陳其邁要面對一群復仇之師,對他們而言,八月十五日的投票已經不只為了「別人」選舉的輸贏,不是為了李眉蓁能否當選或民進黨是否繼續執政,而是對他們心目中自我設定的天道、公理、正義的伸張,他們會化悲憤為力量,走進投票所為「自己」而投票。在六月六日罷免案的投票,有一部分國民黨的支持者是缺席的,無法從六月六日投票結果預測八月十五日補選國民黨的選票實力,卻可以預期國民黨支持者的投票率將會比歷次補選時的投票率還要高。

高雄市長補選,投票率是選戰最大變數。通常,遇到實力相差懸殊的對手,優勢的一方會採取穩健的選戰策略,守住既有優勢,不節外生枝避免給對手有可趁之機。但是,如果投票率低,支持者沒有出來投票,反而有大意失荊州的風險。九十四萬票約有四成二的,再往下修正,陳其邁的安全防線要設在哪裡?如何既不激化選情,又能衝出高投票率?考驗陳其邁競選團隊的智慧。依據美麗島電子報最新的國政民調,民進黨在高屏地區的好感度有五成五、國民黨在高屏地區的好感度有兩成,而柯文哲在高屏地區的信任度有三成。萬一,藍白之間發生棄保,且支持者投票意願高,民進黨支持者自以為穩操勝券而沒有出來投票,難保高雄市長補選不會再出現戲劇化的結局。【臺灣公論報記者蔡曜陽/報導】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