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3°
( 25° / 22° )
氣象
2020-08-09 | 臺灣公論報

李眉蓁在「高雄市市長補選」的政黨政治意義

李眉蓁在「高雄市市長補選」的政黨政治意義

李眉蓁參選高雄市長補選的公車站廣告。

台灣的民主政治的現實就是政黨政治,政黨是一種政治中介團體,功能很多,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提名候選人」的「政治甄補」的功能。有研究指出,台灣的政治現實可以歸納為,在區域選舉部分實力愈強的政黨,愈不傾向將不分區代表做為甄補政壇新血輪的管道,而傾向提名已具備相當政治經歷的菁英;區域選舉部份實力相對較弱的政黨所提出的不分區名單,則較具理想性格,傾向提名族群代表、弱勢團體,以及專家學者。國民黨從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到現在,充斥派系妥協色彩的不分區名單中可以輕易看出,不分區立委從來就不是甄補、栽培新人的政治參與管道,尤其是欠缺基於地域平衡的普遍參與原則的名單分配。雖說執政的民進黨雖然也趨於世俗化,也在派系中取得權力平衡,然與台灣民眾黨一般,仍勉力維持了族群代表、弱勢團體以及專家學者的一定比例的黨內提名辦法與傳統。

除了這次國民黨不分區立委集體怯懦懼戰之外,特別是其中的政二代,國民黨之前經歷了中央兩任、地方短暫執政的機會,也沒有用內閣或小內閣來栽培可為黨國所用的政治菁英,一旦韓國瑜背信忘義、敗黨誤國被罷免翻船之後,被忽視的南台灣,國民黨竟然面臨無人可以提名的窘境、困境、慘境?江啟臣到目前為止的表現,根本就是一個繡花枕頭,目前唯一的政治任務就是高雄市市長補選這一局而已,不知道他和他的黨中央在忙甚麼?輔選靠著喊不動的縣市長、立委們偶爾來高雄沾沾醬油,鋒頭甚至還蓋過李眉蓁,女主角本人被隱沒在背後的人群中!連這種媒體鏡頭前的行為藝術、政治表演也都算是失敗。

「徵召」李眉蓁的意義,就在於說明國民黨至少在高雄市的政治甄補的提名功能已經盡失、無人可用,這是一個臨時拉伕的結果。江啟臣若是知恥,應該立下一個「補選得票率」或是「補選總得票數」不得低於「楊秋興換屆」或是其他的戰略目標,達不成這項軍令狀就立馬辭職,畢竟李眉蓁是他以黨中央名義自行「徵召」的,既然不啟動黨內提名的民主程序、未事先協調通報地方黨公職人員做出來的政治決定,那就勇敢一點,牢牢地綑綁在一起引爆吧!或許在難望陳其邁項背之際,還能激起地方泛藍基層的憂患意識,止住「藍白棄保」,不要成了「李老三」!

李眉蓁的競選,除了政見空洞化、黨務系統無組織化之外,身為一個泛藍基層卻活在成天被譏諷「你們國民黨怎麼會提這種人…」的政治環境中,看到她就渾身不舒服,因為她的表現實在無法替她辯解,令人深感懊惱、悲憤,江啟臣的國民黨中央是否把基層當作不管是提名誰,我們都會聽命投票的政治機器人?李眉蓁被拉伕是在宣告這個政黨的提名機制崩潰棄毀,不過,因為她,激勵了臺灣「學術抄襲」的內省能力,對於端正臺灣的大專院校的惡質學術風氣,功在黨國,利在千秋。(蘇嘉宏博士/輔英科技大學保健營養系教授)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