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
( --° / --° )
氣象
2020-09-27 | 臺灣公論報

效法「不合作運動」拒吃美豬逼蔡政府收回「鴉片」

美豬叩關被立法委員高金素梅喻為「21世紀的新鴉片戰爭」。(摘自YouTube高金素梅影片)

蔡英文八月二十八日突襲式宣布將開放含萊克多巴胺的美豬,以及放寬三十月齡以上美牛進口,事先既沒有與豬農或相關團體溝通,也沒有知會最高民意機關立法院一聲,只憑一紙行政命令就踐踏民意與國會。這種走捷徑、耍獨裁的決策方式,甚至也犧牲了人民的健康,前副總統呂秀蓮就不客氣痛批蔡英文形同現代「武則天」。

即使決策引起民間團體強烈反彈,蔡英文也沒有放軟的意思,一副吃了秤頭鐵了心的傲慢態度,美豬、美牛明年一月一日入關幾乎已經勢在必行,背後有美國主子撐腰,挾洋自重的蔡英文,面對人民發起什麼示威遊行甚至絕食也是沒在怕的。

難道台灣人就這麼白白被逼著含淚吞下瘦肉精嗎?就沒有別的方法表達無言的抗議嗎?有,印度聖雄甘地提倡的非暴力「不合作運動」,或許可以拿來師法,透過螞蟻雄兵的力量,讓蔡政府自食苦果。

首先回顧一下「不合作運動」(Non-cooperation movement)的起因與內涵。甘地在印度獨立運動期間,於一九二○年九月四日發起不合作運動,抵制英國的統治。這是世界歷史上第一個全國性的非暴力反抗運動,甘地要求印度人不納稅、不入公立學校、不到法庭、不入公職、不購買英貨,同時鼓勵印度婦女本地生產布料及自製食鹽,以和平消極抵抗的方法,使當地的殖民政府近乎癱瘓,並打擊英國在印度的經濟收益,迫使英國政府不得不頒布新憲法,讓印度逐漸自治。

甘地的不合作運動的旨在挑戰殖民地的經濟和權力結構,雖然遭到檯面上的印度人物以擾亂社會秩序為由加以反對,但卻受到年輕一輩印度人的支持,印度國大黨通過他的計畫,印度穆斯林也表示聲援,最後才讓英國當局在壓力下被迫注意並回應運動的要求。

場景再拉回現在的台灣,開放含萊克多巴胺的美豬進口,有如打開「潘朵拉的盒子」,可以肯定未來在台灣販賣的豬肉或加工製品的防線將全面失守,民眾對食安的信心也將全面崩潰。

美國第一步先逼著蔡英文開放萊豬,但也知道台灣人會拒吃,沒有商人會主動進口,於是第二步可能再逼蔡英文要吃下「配額」,當然會有馬屁精出面辦理進口,但是「賠本生意沒人做」,在商言商的生意人很可能化明為暗,地上轉為地下,合法掩護非法,將便宜的萊豬混充在其他國產肉品中,滯銷的美豬、美牛在過期前,也可能流向下游的肉品加工廠,被做成外表根本分不出產地的肉鬆、肉乾、香腸、肉丸、冷凍水餃等食品,包括大量使用豬內臟的滷味攤及鹽酥雞攤也極可能淪陷。

台灣人雖然擋不住美豬的入關,但可以自覺性發起全面拒吃豬肉的「不合作運動」,不管是否有標示,即使有也未必可信,除了傳統市場的溫體豬肉,一律拒買所有市面上販賣的冷凍豬肉及所有豬肉加工食品,在餐廳也拒絕食用豬肉類菜色,改點菜單上其他雞、鴨、鵝或魚肉、海鮮等。

如此一來,消費者降低在不知不覺間吃下含萊克多巴胺豬肉的機率,而且只要越來越多人加入「不合作運動」的行列,就能造成豬肉消費量大減,雖然國產豬肉也難免會遭到池魚之殃,但目的就是要逼著豬農或進口商、經銷商、加工商因為生存問題,群起向民進黨不良政府施壓,要求收回開放美豬進口的政策,否則就以選票作為制裁的手段。

甘地的「不合作運動」,打擊的目標是英國殖民政府;台灣消費者的「不合作運動」,針對的同樣是心理上把台灣當成殖民地的美國川普政府,基本精神是一致的。被台灣人當成落後國家的印度,都可以在民族大義的前提下團結一致,犧牲個人的利益及忍受生活上的不便,終於爭得國家正常的地位,台灣人可以輸給印度人嗎?在個人健康威脅及國家尊嚴遭到出賣的時候,能不同仇敵愾,以行動展現對美國霸權主義的反抗,重新贏回食安的主權嗎?【臺灣公論報記者崔家琪/報導】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