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8°
( 18° / 18° )
氣象
快訊

2020-09-27 | 臺灣公論報

許崑源議長的Last Dance《最後一舞》 「奧援」殉韓為罷韓劃下悲壯的句點

市長選舉時,許崑源議長(左)在造勢場合贈送「一碗滷肉飯,霧散在眼前」的匾額給韓國瑜。(李錦銘/提供)

二○二○年六月六日斷腸時,最令人斷腸的不是通過罷韓,而是高雄市議長許崑源在罷韓通過後,選擇以跳樓自殺的方式,對罷韓做出最強烈的抗議。許崑源選擇以這齣《最後一舞(The Last Dance)》來為罷韓劃下悲壯的句點,取代原本民進黨慶祝罷韓大獲全勝慶功典儀的句點。

許崑源的綽號叫做「奧源」,這個「奧」就是「奧客」的奧,「奧源」在閩南語有幾分負面的涵義。但是,許崑源不以為意,尤其把閩南語負面的「奧源」轉譯成國語的「奧援」,竟然有另外一番完全不一樣的正面意義──有力而可靠的後援。

許崑源這一生到底扮演了多少次別人的「奧援」?不得而知,但是,他這一生最後一次扮演「奧援」的角色,就是成為當選高雄市長的韓國瑜最有力而可靠的後援。韓國瑜能選上高雄市長,這個「奧援」應當居首功。可惜的是,他為了成就與成全這個「奧援」的角色,不讓它有任何瑕疵與缺角,當韓國瑜被罷免拔官之時,選擇了以身相殉的方式,以死明志,以生命護衛完整的「奧援」,何其悲壯!何其淒美!不論你怎麼看「奧援」這個人,但是,你都不能否認他詮釋「奧援」的角色,完全的投入與十足的「到位」。

許崑源從不諱言出身兄弟,是江湖中人,但是,英雄不怕出身低,他的問政,腦筋清楚,思路敏捷,邏輯縝密,口才便給,口條井然,循序漸進,抑揚頓挫,跌宕起伏,臨場反應,隨機應變,緊扣人心,無人能及。尤其霸氣十足,軟硬兼施,組織團隊,震懾全場,很難想像他是兄弟出身,更難想像的是江湖給他怎樣的歷練,能造就如此的「奧援」。

他當議員及議長,讓陳菊吃盡苦頭,視他為唯一要除之而後快的眼中釘。上次選舉時,為了除掉許崑源,陳菊動用資源,拔除許崑源最重要的樁腳,輔導其在同一選區競選,希望能分掉許崑源的票源讓他落選,一心忙於輔選韓國瑜而無暇照顧自己選情的奧援,依然高票當選。

許崑源的最後一舞,以如此的方式告別政壇與人生的舞台,橫刀奪走罷韓的光芒,民進黨是氣得牙癢癢,想要運用民進黨最擅長的醜化伎倆,抹黑許崑源的最後一舞,編造一些讓他尋死的理由,企圖再奪回罷韓成功的光環,如果這樣就可以得逞把他黑掉,那麼,鄭南榕又何能獨白而不黑呢?

死有重於泰山,奧援殉韓,把死亡的價值,發揮到無限大,橫空殺出,硬生生拆除民進黨罷韓大勝後的凱歌,以一票,對上九十三萬票,以一人對上民進黨的「罷韓國家隊」,十足的一夫當關,萬夫莫敵,夠本了。

兩肋插刀、忠肝義膽、至死無悔、殉黨殉國……,這一連串的輓聯與輓言都適用於奧援的正義之氣,以議長代表高雄人對韓國瑜的支持,是最佳代言人。然而,再回頭看看韓國瑜如何回報高雄人對他的支持?他被罷成功之後,國民黨竟然推不出一位在地的高雄人,可以參與他去職後補選的大局。韓國瑜入主高雄後所任命的一級主官,幾乎全部都是對外攬才,毫無栽培在地高雄人的長遠計劃,我心照明月,奈何…?這是後話,也為奧援的犧牲,留下些許的遺憾!

有人把許崑源的殉韓,比擬做另一個殉國的屈原,或許,今年端午高雄愛河的划龍舟大賽,可以這種搶救屈原與奧援的心情揮淚競划。

為了對許崑源議長表達最高的敬意與哀悼之情,本期《臺灣公論報》的頭版,除了報頭以外,全部以黑白印刷,以示崇敬。【臺灣公論報記者王精誠/報導】

※自殺,不能解決問題,求助,才是最好的路,求救請打:1995(要救救我)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