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7°
( 29° / 24° )
氣象
2020-09-27 | 臺灣公論報

鼎金武聖殿大小神蹟名聞遐邇

鼎金武聖殿大小神蹟名聞遐邇

鼎金武聖殿主祠關聖帝君。

唐代詞人劉禹錫《陋室銘》云「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

」。同樣的「廟不在大,有靈則盛」,鼎金武聖殿就是一間位處窄小巷弄中,卻是神蹟無數的小廟,即使廟史僅有短短二十八年,也無損於它在信徒中的崇高地位。

據殿主蔡宏霖表示,他在大約三十年前從事建築業,相當風光,交遊廣闊,但有一次被人倒債一億多,生意失敗後「門前冷落車馬稀」,經此重大打擊,瞬間從雲端跌落谷底,人生難免失志。

根據牆上白漆形象而雕的關公騎赤兔馬。

神明開釋殿主為帝君徒弟

他事業發達時,家裡沒有供奉神明,也沒有拜神禮佛,只有捐助廟宇,但人在低潮時總是想尋求宗教的慰藉。有次朋友帶他去請示王母娘娘,被告知與關聖帝君有師徒關係,從此與武聖結緣,並在一九九二年於三民區鼎金中街四十二巷八號自宅開始供奉關公,也會出去和外地廟宇交流。

過了一兩年,蔡宏霖想為殿取個名字。他認為取「武聖殿」太過普通,外面同名的很多,於是請人扶鸞請示關聖帝君,不料帝君就是中意「武聖殿」,蔡宏霖也只好遵照神旨。但說也奇怪,自命名後即不時出現神蹟。

一九九五年鼎金武聖殿管理委員會正式成立,當時的高雄市長吳敦義親自接下首任主任委員的職務,創下在任直轄市長兼任廟宇主委的特例,因緣主要來自蔡宏霖曾任吳敦義助理。

前副總統吳敦義所題贈匾額。

神像的鬍子到現在還在長

蔡宏霖雖然在商場上跌了一大跤,但在成為關公弟子後,剛開始仍不放棄東山再起的想法。蔡宏霖表示,他原本是一個不信邪的人,但關聖帝君多次展現神蹟,包括在他參加獅子會活動時故意捉弄他,竟然附身讓他起乩,最後他終於醒悟,原來是關聖帝君是希望他專心服事祂。從此他將事業收起來,一心一意成為關聖帝君的「武駕」,也就是代言人。

說起鼎金武聖殿的神蹟,包括目前供奉的關聖帝君木雕金身,也是祂託夢給蔡宏霖,指示他前往鼓山路的龍山佛具行,恰好找到一塊有好幾百年歷史的樟木。另外,雕像的鬍子到現在還一直繼續在長,令人嘖嘖稱奇。

此外,牆上的白色油漆有年脫落後浮現關公騎赤兔馬的形像,蔡宏霖請人據以刻成木雕,安置於供桌。另外幾乎每年拜天公都會出現立筊的奇景,甚至有一年香爐裡插的香燒完竟隱約呈現龍的形狀,令信徒贊嘆不已。就連每年過年送給信徒的春聯,也是關聖帝君透過乩身指示而寫下的。

左至右:武聖殿主委榮中竹、殿主蔡宏霖、公關組長張容容。

廟雖小神威與官威卻很大

蔡宏霖表示,鼎金武聖殿的關聖帝君是由關公本尊坐鎮,所以神威顯赫,全省有許多廟都是這裡分靈出去,全台各大廟宇甚至不認識的廟宇也慕名前來會香、結盟,廟裡匾額雖然不多,但都是市長吳敦義、陳菊及市議會議長許崑源等大人物的贈匾,可見政治人物對該殿的重視。

現任管理委員會主委榮中竹會來服事關聖帝君,也是冥冥中註定。去年他發生一場嚴重車禍,車頭全毀,人雖然沒有大礙,但總覺得運勢欠佳,於是找上住家附近的鼎金武聖殿,經殿主化解無形的災厄。

為感恩帝君,榮中竹自此即留下來當志工。今年第八屆管委會改選,經殿主邀請擔任副神務組長。前陣子榮中竹心血來潮,開玩笑向殿主提議,何不請帝君扶正他的職務?於是開始由低向高的職務,一個一個擲筊請示帝君,但都未獲應允,直到最後一個主委職務時,竟一連擲出三個聖筊,於是他就這樣接了主委,這樣的結果除了歸究天意,實在也很難解釋。

鼎金武聖殿附設的慈善功德會,經常扶助弱勢族群,對社會公益不遺餘力,目前因廟體狹窄又處於小巷中,為發揮更大的社會教化功能,現正展開募款建廟的計畫。神奇的事再度發生,帝君託夢浮現的新廟藍圖,竟與山西的祖廟一模一樣。蔡宏霖希望各界善男信女踴躍共襄盛舉,一起來為建廟奉獻一份心力。 【臺灣公論報記者崔家琪/報導】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