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0°
( 21° / 18° )
氣象
快訊

2020-09-27 | 臺灣公論報

疫而優則選?「疫」動的心 不務正業者 送鞋子請他走路

墾丁防疫之夜,如此排場與陣仗,莫非總統來巡視?(陳明道/提供)

台灣的防疫大作戰,在南台灣的墾丁出現了最不搭調的場面,肩負中央流行疫情中心指揮官重責大任的陳時中穿著花襯衫、踩著木屐,如「男神」般在眾人緊貼簇擁下,以選舉造勢場合「大進場」的模式,橫掃墾丁大街。戴著口罩的防疫團隊在大街上接受群眾歡呼、簽名,不僅沒有保持社交距離,許多政治人物唯恐戴上口罩在新聞畫面上無法看出真面目而摘下口罩,許多民眾也跟著不戴口罩,這就是「順時中可以放火,逆時中不准點燈」的最真實寫照。

若只是陳時中一人穿著誇張的花襯衫逛街,也就罷了,而是全員一律穿著統一製作的花襯衫,除了防疫團隊之外,插花的地方民代與政治人物,也穿著制服,這種用心安排與格局直逼總統級陣仗,國外媒體乍看之下,還以為是APEC的領袖會議。流行疫情中心指揮官已經把身價、聲望與職權上綱到行政院長層級,他難道真是得意忘形到了忘了我是誰,而不自知?犯了官場「功高震主」的禁忌,而不自覺?唯一的解釋,就是民進黨準備要讓防疫有功人員「疫」而優則選,順勢推上選舉戰場,為民進黨到艱困選區開疆拓土,所以,就放手讓他演。

身為疫情中心指揮官,實在沒必要加演「還沒到開封,先到樂(洛)陽」這一齣,他只消坐鎮中央,好好把份內控制疫情的工作做好,打好疫情基礎,其他重振觀光,發展疫後經濟,應該各有所司,那不應該是觀光局長──交通部長──經濟部長──行政院長份內職責,干陳時中何事?怎麼由管疫情的人獨當一面,擔綱獨挑大樑?

陳時中現在面臨的評價是「只會收,不懂放」。假借疫情緊張,而行戒嚴手法,但是,面臨百廢待舉,百業待興,各行各業蓄勢待發,指揮官卻「留中不發」,硬是壓著底牌不現。防疫要靠人與人的隔離,但是,經濟活動卻要靠人與人緊密的接觸,在疫情逐步解除警報之時,陳時中只能「大闔」卻不肯「小開」,不知是保守心態?還是戀棧檯面上的風光?很明顯開始「歹戲拖棚」。

僅舉一例,當初僅憑中央一句話令全省八大行業全面歇業,如今,要放,卻不敢承擔,要地方政府做主,還不時說風涼話,說他對酒店的瞭解比不上某人,「防疫重要還是跳舞重要」?這就是「何不食肉糜」的晉惠帝心態。

當「女人靠原始本錢賺錢的經濟也停滯時」,那是怎樣的經濟情勢與怎樣的危機?八大行業的從業員形形色色,或許不乏虛榮心作祟之輩,然而更多是迫於形勢必須從事這一行業,每人面對經濟與生存的壓力,可不是一句「何不食肉糜」就可輕解。

陳時中趁著防疫「疫」軍突起的深層意義,乃是正式宣告,台灣在被律師菁英團隊糟蹋耽誤一、二十年後,將由更上層的菁英醫師團隊接手治國,包括賴清德、陳其邁、柯文哲乃至於防疫新星陳時中的「醫師國家隊」準備接手,台灣人,您準備好了嗎?

「疫」而優則選?不是想像中的那麼理所當然,要參考前輩葉金川的前車之鑑,人民認可你在防疫上的表現,未必就連帶肯定你可以出馬參選,要突破叫好不叫座的障礙與迷思。

「墾丁之夜」最搶鏡頭的是民進黨籍的屏東縣不分區立委周春米,經過刻意安排,她贈送陳時中一雙木屐,作為踩街之用。屏東縣長潘孟安最近一年來大力拉抬周春米的能見度與曝光度,有潘就有米同框,其他人都沾不到邊,外界紛紛傳言,潘縣長兩任任期屆滿後屬意周春米接班,於是形成民進黨內蘇震清、鍾佳濱、莊瑞雄與周春米四搶一的局面。

然而,根據民進黨內部核心流出的訊息是,周春米以兩任不分區立委要去競逐縣長大位,各方面均顯不足,「項莊舞劍」不在於參選下屆縣長,而是意在代理縣長,潘孟安先養周春米的聲望,佈好舞台,待潘孟安任期一過不用改選的安全期,即轉進中央,而由周春米接手代理縣長。

如果潘周下的是這步棋,由周代理潘的縣長職位小事,潘孟安入閣才是大事,可能騰出的位子,就是身陷權力傾軋的漩渦卻能在五二○之後繼續留任的內政部長徐國勇,其實徐國勇是幫潘孟安先卡位,時間一到就讓賢。

周春米送木屐給陳時中,不知是有心還是無意,以台灣人的不成文潛規則,送鞋子給人家的意思就是要他「鞋子穿了,就走人」,否則,甚麼不好送?送鞋子,其意就是要陳時中「走人」。看來周春米不只要送陳時中木屐,也要送一雙打勾勾的球鞋給她的最佳拍檔小潘潘,送他們兩人同步更上一層樓,再登顛峰。【臺灣公論報記者王精誠/報導】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