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2°
( 24° / 21° )
氣象
2020-09-27 | 臺灣公論報

平議國民兩黨與兩岸防疫的優劣

肆虐人類的世紀病毒新冠肺炎疫情,第一階段短兵相接的戰役,基本上已告一段落,第二階段將步入研發疫苗、治療行為與防治病毒再起的長期抗戰,此時,應該可以做初步的檢討。

台灣這次的整體表現,堪稱傑出,但是,所有光環集中在被造神成功的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的身上。如果有人說:這次面對新冠肺炎,假使沒有陳時中,民進黨政府的防疫作為可能將大打折扣,大為失色,甚至失策。

面對這樣的質疑,民進黨政府的答覆絕對是「不會,這是一個團隊的整體作戰,民進黨內人才濟濟,我們有太多的陳時中,同樣可以帶領台灣打贏這場聖戰。」

這個答案可以接受,也是實情,因為它完全符合民主政治「沒有非誰不可的問題」,沒有任何人是無可取代的。民主國家是「制度治」,不是「人治」,是制度產生的人才以及民主機制協調反應所形成的政策,加上集思廣益的即時修正,因此,不論誰掌舵,基本上的表現八九不離十,不因人而異,差別只在「秀場」的表演功夫。

如果,此說成立,那麼這場戰役如果換做國民黨來應戰,應該也是順利達標,毫不遜色。如此假設,除了民主政治「沒有非誰不可的問題」之外,更重要的依據是,上次SARS,擔任台北市長的馬英九主導暴風中心的「和平醫院封院」,迅速壓制疫情擴散。而已經卸任的台北市衛生局長葉金川更主動請纓,要求深入虎穴進入院區指揮作戰,而被封為「抗煞英雄」,其劇情比今日的指揮官遙控指揮作戰更讓人熱血沸騰。

民進黨政府這次迎戰新冠肺炎,SARS的戰史與經驗提供相當大的參考價值,而SARS的餘悸猶存,也是讓老百姓一點就通,願意一個命令、一個動作配合的主要原因,政府與民間都得利於國民黨的「前事不忘,後事之師」。

若真要比較國、民兩黨在迎戰世紀病毒的差異,至少有三點不同:

第一個不同的是,民進黨執政,有強力的偏綠媒體與1450網軍護持,所以,做對的,過獎,做錯的,不講。因此,造神與造眾神成功。幾乎沒有辦法去挑他的毛病,即使民進黨的「國家隊」連發錢的聖誕老公公角色都扮不穩當,而民怨四起,仍然撼動不了「民進黨不但會選舉,也會執政」的過譽結論。

反過來說,如果今天是國民黨執政團隊面對這場戰役,可能就不是這種待遇與下場,擅長監督、唱衰的民進黨,以及專從負面挑毛病的偏綠媒體,以及可以無中生有集結重兵全面攻擊的1450網軍,絕對能把功績說成公雞,抓住一個破口就全盤推翻所有的努力。

第二、國民黨與民進黨最大的不同,乃是國民黨謹守本份專心致力防疫,不會有任何或太多的政治化舉動。而民進黨執政團隊優先考慮的是這樣做是否對民進黨有利?是否能順便打擊對手的政治利益。例如口罩政策,國民黨團隊一定規規矩矩、老老實實從防疫的角度推動口罩政策,不像民進黨,一個單純的口罩政策可以附加財政目的、政治目的與外交手段的泛政治化。甚至還因此衍生出載運口罩的華航公司要改名!這不是太牽拖了?如果華航沒有台灣印記,讓人誤解為中國,那就派長榮載運,不就解決了?

尤其,「合法的戒嚴是假民主的溫床」,民進黨的思維,不只對外政治化,對內同樣充滿政治立場與政黨的歧視及差別待遇,而從中攫取鉅大的政治利益。陳時中以牙醫能幹到衛福部長,一定有其特殊之處與特別際遇,他崛起於二○○○年陳水扁選總統時,陳時中任牙醫師公會顧問,號召二百多位牙醫加入民進黨挺扁,以至於二○○四年,獲陳水扁任命為衛生署副署長。二○一一年底,蔡英文首次參選總統,陳時中擔任蔡英文醫界後援會總幹事,率領醫界在圓山飯店舉辦一場千人造勢晚會,獲蔡英文青睞,從此宦途一帆風順,顯然,他的政治操作手法不亞於他的專業能力。

第三、國民黨基於一貫的立場,會與中國大陸維持攜手合作共同防疫的政策,雙方溝通沒障礙,共同的敵人是病毒,不是對方,也不會藉此搞心機。最簡單的例證,就是滯留武漢的台胞與台商,可以在第一時間就載運回國,不會搞到如此不可收拾,陸生問題一樣簡單處理,不會讓無辜的學生變成無書可唸的「流學生」。

正當台灣人坐井觀天,自滿於防疫作為,不可一世之際,相較於同為華人社會的澳門,可就遜色很多了,澳門防疫的優異表現遠在台灣之上。澳門已經將近一百天沒有本土病例,而且,澳門直接與重災區的大陸與香港接壤,潛在威脅更大,然而,從頭到尾,澳門的官僚體系應對得宜,進退有度,沒有口罩之亂,沒有邊境管制之亂,沒有開學之亂,政府以道德說服,力勸各大企業保住員工就業,加上澳門財政實力雄厚,紓困毫不手軟,大手筆提振疫後經濟,表現可圈可點。

或許有人會說澳門那麼一個小地方,小國寡民當然好管控。如果此說成立的話,那麼把這種「大小比例」投射到台灣與大陸的對應關係,相對於大陸如此龐大的幅員,台灣這麼一個小地方當然比較容易管控,不是嗎?

之前英國智庫發布「全球前四十新冠肺炎安全國家」,台灣名列第七,疫情比台灣嚴重的中國大陸卻位居第五。陳時中說他看到報告「嚇一跳」,不用驚嚇,這就說明大陸與台灣防疫措施本質上的差異。

台灣的成功與長處在於「防微杜漸」,制敵機先,決戰於未戰之先的「阻絕預防」,因為台灣人是被「嚇」大的,珍惜生命與健康,所以可以未戰而先勝。

反觀中國大陸,則是在疫情強烈引爆之後,傾全國之力,以中國大陸政治體制為後盾,採取強力的監控、隔離、封鎖打擊疫情,能迅速控制疫情。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自評大陸的防疫表現時,歸功於中共領導與中國社會主義制度,這也說明了大陸政治體制在面對非常時期的優勢。

總之,兩岸的防疫表現應該各有千秋,如果要說第一線作戰,以台灣為師,然而,當第一線失守後的第二線作戰,就要以中國大陸為師,這應該是最公平的評價。【臺灣公論報記者王精誠/報導】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