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6°
( 17° / 16° )
氣象
2020-09-27 | 臺灣公論報

高雄市議會定期大會延會對罷韓的影響

高雄市議會原訂四月十六日召開第三次定期大會,國民黨籍市議員卻利用人數優勢,以疫情為由,在程序委員會宣布定期大會延會,至於何時開議,決議是「待疫情趨緩後再議」,形同「無限期延會」。

國民黨技術性將定期大會無限期延會,當然有違法的疑慮。依據地方制度法第三十四條,直轄市議會定期會每六個月開會一次,由議長召集之,議長、主席如未依法召集時,由副議長召集之;副議長亦不依法召集時,由過半數議員互推一人召集之。以高雄市議會目前的生態,國民黨籍市議員佔有席次上的優勢,在野黨要想以「過半數議員互推一人召集之」,並不切實際。但是地方制度法第三十四條也有規定,有議員三分之一以上之請求,議長「應」於十日內召開臨時會,其會期包括例假日或停會在內,直轄市議會每次不得超過十日,每十二個月不得多於八次。

緣此,高雄市議會民進黨團偕同時代力量等跨黨派共二十八位市議員連署,以防疫不能等為由,要求於四月十六日至四月二十五日召開第三屆第三次臨時會,會期十天。如果高雄市議會不於十日內召開臨時會,則違反地方制度法的事實就無庸置疑了。既然臨時會的召開勢在必行無法迴避,國民黨能做的,則依然是在程序委員會以人數優勢將開會日期從十天砍為三天,時間訂在四月二十二日到二十四日。即使如此,在野黨還是可以再連署要求再召開臨時會,依地方制度法,一年可以召開八次臨時會,四月二十四日第三次臨時會結束後馬上連署再要求召開第四次臨時會,等十天,開會三天,每兩周將會有一次臨時會,在六月六日罷免案投票前,如果高雄市議會不開定期大會,在野黨將可以爭取到四次臨時會「依法」召開。

高雄市議會朝野政黨的攻防都以「疫情」為由,但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都是為了六月六日的罷免案投票。但國民黨技術性將定期大會無限期延會是否真能對「反罷韓」產生效果?在野黨依法召開臨時會是否也能對「罷韓」推波助瀾?

首先,不管韓國瑜市長有沒有授意國民黨市議會黨團將定期大會延會,「逃避議會監督」的後果都會由韓市長來承受,而且會反映在六月六日高雄市民的投票行為上。去年韓市長一心以為有鴻鵠將至,請假參選,已經在高雄市議會第二次定期大會缺席一次,今年上半年的第三次定期大會換個理由還想再缺席一次,就會變成「逃避議會監督」的累犯、慣犯,加深高雄市民對韓市長的負面觀感。請假參選是罷韓團體替韓市長做的政治選擇嗎?議會延會是罷韓團體幕後煽動操控的嗎?不知道市府團隊和國民黨議會黨團是怎麼算計的,蓄意讓高雄市議會定期大會延會,已經讓韓市長未蒙其利先受其害。

在高雄市議會第一次定期大會,大家印象深刻,記憶猶新的,是一個言必稱「高雄發大財」的韓市長,第二次定期大會韓市長缺席一次了,第三次定期大會本來可以是韓市長重新展現自己的大好機會。北農時代的韓國瑜,曾經在台北市議會氣定神閒,從容應對,是何等的雄姿英發,羽扇綸巾,談笑間,強虜灰飛煙滅,一句「問世間情是何物」擄獲多少人心,贏得多少喝采。就算高雄市議會的議事廳是殺戮戰場,在野黨議員個個磨刀霍霍準備痛下殺手,以韓市長的機智和口才,未必不能扭轉乾坤,逆轉局面。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躲得過今天躲不過明天。不管是在定期大會還是在一次又一次的臨時會,韓市長終究是要和在野黨議員同台論政,只要韓市長的心理狀態調整得好,誰敢說危機不會變成轉機。【臺灣公論報記者蔡曜陽/報導】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