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3°
( 25° / 19° )
氣象
2020-09-27 | 臺灣公論報

《台灣公論報》發起「新冠疫情善良房東運動」 世紀最偉大紓困:房東暫停或減收房租

「房東與房客」的關係,是台灣「相互剝奪」最明顯與最嚴重的社會現象之一。基本上,有房地產出租給承租人的房東,不論是店面或住家,絕大部分都無貸款的壓力,都是在毫無財務壓力下,坐收租金,作穩賺不賠的高級理財。如果是高檔店面,那更是坐在金山之上按月數鈔票,過著優渥的生活。長期以來,民間流傳一句話:窮買房,富買店鋪,這也是造成台灣貧富差距加大的原因之一。

「相互剝奪」的現象還不止於此,尤有甚者,乃是房東時時盯著房客,隨時打著漲租金的算盤。如果是店面,只要店家的生意好一點,租約到期,房東一定要求漲租金,甚至乾脆直接收回,以承租戶成功樣板以及打下的基礎,另外找房客,或者就自己承接開起店來。

然而,一旦經濟不景氣,店家生意不好,試問:有哪一個房東主動跟他的房客降租金的?沒有,頂多就是不漲租金,已是天大恩惠,降租,不可能。房東是怕一旦開了降租的先例之後,房客會食髓知味,一再哭窮要求減租金而沒完沒了。所以,即使房客因為租金太高要求解約退租,房東也寧願犧牲幾個月待租期的房租損失,堅不降價。

你說台灣的房東沒有善心,不懂得回饋社會?也不盡然,有些房東在坐收高額租金結算後,也會善心大發,大筆捐贈慈善機構,尤其是對廟宇的善款更是不手軟。

但是,房東們的慈善捐款與宗教捐贈,是「實名制」兼「交換制」,也就是用大手筆的善款捐贈,交換菩薩保佑一家平安、繼續賺大錢,是有目的的。也就是左手賺錢,右手捐錢;或更殘酷的說,就是左手幹壞事,右手做好事。問題是,為什麼不讓右手的善心慈念轉到左手,就讓左手不幹壞事,一樣做好事,善待他的房客,難道這樣不經過轉手或繞道宗教旋轉門的善行義舉,眾神不認帳?菩薩不保佑?

這次,全球遭受世界性新冠肺炎疫情的肆虐,消費大減,景氣大衰,各行各業無不苦哈哈,尤其是一些臨街開設的店鋪、街邊店、攤販夜市生意一落千丈,直接面臨蠟燭兩頭燒的困境,一邊是沒有營收進帳,一邊是分文不減的支出,包括人事管銷與幾乎佔一半支出的租金,如果業者的續航力不足,不出兩個月就結束收攤。此時如果有根仙女棒一揮,可以讓業者暫時免繳壓得喘不過氣的房租,或租金減半,或許就可以幫助承租戶度過難關,挺過這波疫情,二、三個月後,又是好漢一條,而這根點石成金的仙女棒,就在房東手中。

平情而論,一般有店面出租的房東都是無貸款壓力的大戶,停收幾個月租金,或減半收租,對於他們的生計影響不大。但是,對於輾轉歇業倒閉的業者而言,卻是救命的逃生索,房東豈可見死不救?再者,撥開層層「房東與房客」的關係,兩者最原始的關係,就是房客幫房東賺錢。羊毛出在羊身上,沒有羊,何來羊毛呢?

面對這波嚴峻的疫情,政府推出一堆紓困措施,諸如:撒錢式的「振興抵用券」,對各產業紓困,如低利貸款、協調銀行延後還款期限、減免稅賦,甚至獎勵業者若不裁員、不減薪則給予津貼補助。然而,這些備多力分的紓困算不得大補丸,頂多是杯水車薪,或是只有點火效果,而無助燃功能,不能直接嘉惠到有經營困境的業者。

因此,世紀最偉大紓困措施不在政府,而是全體房東暫停或減收房租。尤其,政府的紓困措施往往面臨受益者的查核困難,但是,房東對房客生意收入與生活收支的狀況,非常清楚,也省掉複雜的審核程序,房東只要根據他的日夜觀察所得與一句話,就可以完成紓困。

我們從疫情開始,就一直關注台灣這個所謂善心社會在疫情之下「房東與房客」關係的發展,然而,非常令人失望,最有實力與義務出手紓困的房東群始終沉默以對。相對的,疫情較我們晚了近兩個月的韓國,在疫情爆發沒多久,就發起「善良房東」的社會運動。

韓國的知名演藝人員,名下都有一些物業房產出租,這些包租公包租婆,自動自發當起「善良房東」,希望幫承租的企業客戶減輕負擔,更以其高知名度推動此一溫馨的社會紓困運動。例如已經多年沒有影視作品的元斌和老婆李娜英擁有多棟房產,兩人一口氣把三、四月的租金打對折,Rain和金泰希也加入租金減半的行列,女星朴恩惠最大器,直接免收三月份的租金,盼與企業一起度過疫情難關。

其實,最大的房東是政府,政府要以身作則,在不違法違約的情況下對於承租政府房產、空地以及OT、BOT、ROT等業者,直接免收或減半收租。例如,宜蘭縣蘇澳鎮長李明哲因應疫情衝擊,與公有市場的攤商共體時艱,決定免收三月至五月三個月的租金。

期望以「善良房東」破解房東「相互剝奪」的惡名,更不負疫情所點燃的人性光明面。【臺灣公論報記者王精誠/報導】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