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7°
( 18° / 17° )
氣象
2020-09-27 | 臺灣公論報

南田種火箭 一飛沖天?放沖天炮?

晉陞公司架設的探空火箭。(截圖自「南田太空港」影片畫面)

古有藍田種玉,埋石於田,竟然長出玉石;今人於荒郊野外台東與屏東接壤的南田村種火箭,一時聲名鵲起,懷抱太空夢的國人冀望能親睹只能在電視上才看得到火箭升空的壯盛場面,而且勾勒出台灣衛星繞著地球跑的美夢,甚至編織一探太空的美麗憧憬。

這都有可能,但是,把火箭種在南田,就如同把玉石種在藍田,終究只是一個美麗的傳說。

台灣要發展太空科技與太空事業,雖然目標遠大,還是要惦惦自己手上的資源與投資報酬,在台灣目前這種財政窘況連「軍公教退休金」都付不出來的情況下,去打高空,甚至打太空,顯然不切實際。所以,政府繞了一圈,由民間去主導推動太空產業,政府從旁協助,幕後支援。這有個「趨吉避凶」的好處,因為發射火箭風險太大,失敗率很高,一旦失敗了,由民間承擔失敗的後果與批評,一旦成功了,舉國歡騰,政府樂得收割。

這本是一個「指定代打」的高招,既然如此,就把它當作尖端科技的太空產業,用最先進的科技與管理去把這檔事「做到好、做到滿」。太空科技是何其精密的尖端技術,容不下一粒沙子的閃失,因此,相對所有參與其事的人,必須用超乎目前國內所有產業更精密、更超級的管理規範來推動這樁事業。

晉陞公司現場操作施放高空氣球,作為是否發射火箭的先導。(截圖自「南田太空港」影片畫面)

然而,今天呈現在大眾面前的似乎不是這麼一回事,除了「南田種火箭」煞有介事之外,其他通通不及格。別的不說,光是被晉陞太空科技公司選中的「卡納維爾角」太空中心與發射基地,就完全與「天時、地利、人和」背道而馳,前景非常不樂觀。

「卡納維爾角」何其神聖的太空聖地?最近國內太空迷光是風聞火箭要發射,就紛紛到此朝聖,將來更不得了,問題是,這塊聖地竟然是違法使用的「實質違建」,這到底是在搞什麼東東?

這麼重要與莊嚴的太空事業,如果真要在此地落腳,為什麼不規規矩矩、老老實實,一步一步走合法的路子,永續經營呢?

現在面臨「地利、人和」的兩大問題,一是非法使用部落的養蝦場,土地編定為魚塭用地,屬於農用,無法合法使用。而且,開發案未依《原住民基本法》取得部落同意,光是這兩樁「依法不合」的爭議,就讓火箭升不了空。

當地原住民不同意也不是故意刁難,因為火箭發射場隔鄰的九棚中科院的飛彈與火箭試射,曾經發生脫靶事件,飛彈就直接衝到部落民居,嚇壞族人,餘悸猶存。現在就在家門口發射火箭,「沖天炮」在不同高度的爆炸,都可能給部落安全帶來嚴重威脅。

當然,這在完全執政、「昌(衝)勁十足」的民進黨眼中,要把不合法的事變成合法,根本不算一回事。

事情被揭發後,中央政府各部門包括科技部、經濟部、內政部、國防部、交通部航港局,農委會漁業署、原住民委員會各單位同心協力,一路把紅燈轉綠,司馬昭之心已昭然若揭。所以,在中央主導下,可以很快的透過修法或行政命令把土地編定變更為科技用地解套。而且,在原住民委員會主導下召開部落會議,以大局為重加上回饋條件,取得族人同意,一併解決。

然而,並未因此而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晉陞公司董事長陳彥升為了給自己的選址行為合理化,大言不慚的說,「南田是全世界最佳的火箭發射地點」,我們必須強力反駁說「這裡是全世界最不適合的火箭發射地點」。原因很簡單,該地屬於恆春半島落山風的場域,每年從十月到隔年四月有斷斷續續強勁的落山風,天候無法掌控,對於必須精算發射時間的火箭發射,形成最不確定的不利因素。

舉例而言,十三日的首度發射,就是因為風速太強與「風切」太大,而取消發射,以後只要是在風季期間進行發射,都會提心吊膽,擔心已經選定的黃道吉日落山風又來助飛,這樣豈是「全世界最佳的火箭發射地點」?

令人心驚的是,晉陞公司偵測風速與風切的方式是施放高空氣球,看看氣球升空後傳回來的資料,以及氣球是否爆掉來決定是否發射,這又回到三、四十年前施放高空宣傳氣球的老路子。今天就算中央氣象局的氣象資料無法判讀微氣候條件,民間的氣象公司應該足以勝任如此客製化的氣象服務吧?如果是以施放高空氣球作為發射火箭的先導,那就算了吧!

晉陞公司又吹噓將來可以帶動天文數字的火箭基地觀光產值,如果要談這段,就先請屏東縣政府同意開通被攔腰斬斷的台廿六線阿塱壹段,此段六公里的盲腸段不切除,不要說觀光產值,光是火箭發射基地與九棚中科院的群聚效應就無法形成。

眼前,大家都忌諱避談火箭場的國防目的,以及與九棚中科院的搭配問題。但是,不容否認,當初選址於此的考量,就是著眼於火箭發射基地與九棚中科院的群聚效應,這段終南捷徑路不通,直線十五分鐘的康莊大道就變成一小時以上的翻山越嶺。或許原住民部落會議討價還價時,加一條這個條件,搭個便車,根本解決台廿六線「最後一哩」的問題,那也是功德一件。【臺灣公論報記者王精誠/報導】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