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9°
( 21° / 18° )
氣象
快訊

2020-09-27 | 臺灣公論報

鄭錫亭 能寫、能畫、能編 書畫養生五十載

鄭錫亭以書畫養生半世紀。

現年九十四高齡的書法大師鄭錫亭二月二十六日起至三月六日在高師範大學藝文中心舉行「戲墨行草五十載」書法展,展出歷年行、草作品四十四件。他從軍旅出身,拜師勤學書畫,尤其著迷於行書及草書的揮灑自如,浸淫半世紀不輟,並以此養生,年過九十後發願編彙漢字草書字典,對傳承草書文化有不可磨滅之功,也讓後來者在學習上有所依歸。

出身軍旅家住黃山富春江

鄭錫亭為浙江淳安縣人,家住安徽黃山及富春江之間,熱愛山水,自幼喜愛翰墨丹青。一九四九年隨國軍撤退來台,在軍中職司電信機械維修,四十餘歲自軍旅退伍後曾自行創業,遇國際石油危機遭客戶倒帳,即結束工廠營運,開始參與書法及國畫研習,自此全心全意投入書畫世界。

鄭錫亭初時曾受教於郭春甫、薛清茂、李春祈、李曼石、文以禮、黃磊生、盧清遠、鄭森林等名師,學習書法各種字體及花鳥山水各式技法,後期則自修臨摹傅狷夫、歐豪年、徐悲鴻等大師作品。

鄭錫亭的書法內容多係古代名人所作詩文辭賦,用草書撰寫並附正體字釋文,以便幫助讀者瞭解作品內容及對草書結構的認識;國畫則以山水為宗,且多以古法為源流,故大都沉溺於古人筆法、思想、作風。

鄭錫亭的《念奴嬌》草書作品。

廣收精華彙編漢字草書字典

鄭錫亭常與大自然接觸,觀察奇峰巍峨,煙雲變幻,有自己繪畫意識,並從中體會人生哲理。例如:古松綿密,雖大雪迫壓枝骨,盤屈如龍蛇之姿態,或向下垂伸展,其自然奇妙變化,昂然不屈氣慨,蒼翠勁拔,氣勢健美,如啟示人生當逆境之秋,自立自強之可貴。

鍾情行、草書近半世紀的鄭錫亭,不但平日勤練書法不輟,更有感於書法日漸式微,在年過九十後花了兩年多時間,發願編彙目前市面上最完整的漢字草書字典,一共收錄約五千字。他謙稱自己學識淺薄,但求能為日漸式微的書法盡一份「立言」之力而已。

為了完成這部草書字典,他參考伏見沖所編草體字典,擴增篇幅,採行當代國語辭典,撿取最常用字作補充草體字,並借用一千三百多年前古草體名家孫虔禮(過庭)的書譜及四百年前王鐸「琅華館帖」部分作品之草體驗證筆法之共脈延續性,且依古筆法之規矩練習,未來不論時空如何變化,可永為後人所共識。

鄭錫亭的國畫功力也不輸書法。

運用盡於精熟規矩寄於胸襟

他特別推崇孫過庭的書譜所蘊含的精湛書法原理,其中有許多益言,包括提出「心不厭精,手不忘熟」,熟能生巧,精後才有創造力,要做到「意在筆先,瀟灑流落」,臨摹其法,骨力樹立了,妍媚是筆勢的功力,亦就是每個人有自己的風格,但一定要「運用盡於精熟,規矩寄於胸襟」, 在揮灑如行雲流水般時,絕不可脫離筆法,熟而精就端看自己的努力了。

鄭錫亭認為中華文化博大精深,文字之書寫必須仰賴教學,透過展覽廣泛啟導,與大眾接觸,實為最有效、最易為人接受之法,尤其文字中有些字筆畫多,書寫時要求嚴肅而精密,故聖者倡導草體以簡化暢快筆法,用以提高線條美感,增益藝術水平。

鄭錫亭雖已屆耄耋,但耳聰目明、身強體健,爬樓梯、行走均活動自如,他說自己原本就有打網球習慣,八十歲開始進健身房,每天運動五十五分鐘養身,在狹小的畫室也每天擴胸深呼吸六十五次。不過,他透露長壽的最大秘訣是長年專心練書法,外界干擾不上身,也沒有無謂煩惱,每天心情愉快,根本忘記自己是將近百歲的人瑞了。

鄭錫亭發願編彙傳世的漢字草書字典。

以推廣草書為畢生職志

他認為,現今社會日新月異,毛筆臨池者愈來愈少,代之以手指敲打電腦鍵盤,但他深信草體為古人流傳下來的文化精髓,解決國字中筆畫過多、書寫費時的困擾,既流暢又有美感,至今仍有眾多愛好者,不過如果倡導不力,未來將有失傳危機,因此他有種使命感,以推廣草書為畢生職志,希望草書歷久彌新,永不被時代淘汰。【臺灣公論報記者崔家琪/報導】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