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6°
( 27° / 25° )
氣象
2020-09-27 | 臺灣公論報

還記得「再怎麼野蠻嗎?」民進黨成了他以前所憎惡的那種人

立法院三讀通過.《反滲透法》。(截圖自立法院電視轉播畫面)

距離二○二○總統大選還剩十一天的民國一○八年最後一天,民進黨以「再怎麼野蠻」的方式,硬推《反滲透法》三讀通過。這部惡法以及立法過程所建立的憲政惡例,都是史無前例。

民主政治因為有制度性的顛覆政府機制──透過選舉而進行「政黨輪替」,所以,民主政治基本上就是「報應政治」。你在在野時所做的一切,當你執政時,都會迴向給你;你在執政時所做的一切,當你在野時,也會現世報。這也就是現在最流行的句法「今日在野黨,明日執政黨;今日執政黨,昨日在野黨」,當對手、媒體、民眾「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時,先前幹盡荒唐事的政黨,你如何面對這種「矛盾攻勢」?

如何檢驗一個政黨或政治人物,一直是民主政治的難題,最後的結論就是:如果民主政治有「真理」,就用真理去檢驗政黨或政治人物;如果民主政治沒有真理,就「用他們自己去檢驗他們」。

民進黨在這次總統大選期間的所作所為,如果要用「報應政治」以及「自體檢驗」來論斷,只要一句話就可說明清楚,那就是:民進黨成了他們以前所極端憎惡的那一種人。這裡面沒有價值判斷,也沒有栽贓污衊,純粹是用他們所立下的標準,來檢驗他們。

我們不能以別人的標準來論斷今日的民進黨多麼喪盡天良,但是,我們可以用民進黨自己的標準來論斷民進黨,不論是讚美或批評,這都是最公平的論斷。我們可以確定的是:今日的民進黨就是他們以前所極端憎惡且亟欲推翻的那一種人。如果他們以前所極端憎惡的那種人卑鄙齷齪,那麼他們今天就是那個樣子。美麗島世代努力拚命抗爭、反對的標的,不就正是今天的蔡英文與民進黨的所作所為?

民進黨崛起的土壤是國民黨因為「反共抗俄」所建立的集權統治,所抗爭的焦點是國民政府為了防止中共滲透台灣的「戒嚴法」。然而,歷史極端反諷的發展是:當今日兩岸關係日趨緩和,已無任何尖銳對抗的背景時,民進黨卻一心一意要把兩岸關係的時空推回到「反共抗俄」時代,而且處心積慮弄出一套基於虛擬時空的戒嚴法。

針對《反滲透法》,蘇嘉全說得很傳神:「《反滲透法》通過後,罵政府、罵蔡英文照罵都不會犯法」。蘇嘉全沒說的是「通過後,你就不能再說中共好話了」。這才是《反滲透戒嚴法》的精神。都這個時候了,誰還有閒功夫去罵蔡英文?加緊罵中共以求自保都來不及了。

除了選前急就章的《反滲透法》之外,完全執政的民進黨在執政期間以及選前利用國家機器操控選舉的作為,完全展現「再怎麼野蠻」的氣勢,以霸王硬上弓勢如破竹,如入無人之境,更是如入「無民主之境」。

對於民進黨內部而言,今日最大的反諷就是,比起蔡英文的橫行霸道,現在很多人,不論藍綠,倒懷念起陳水扁了。相較之下,陳水扁的所作所為與自我節制權力,反倒成了德政、仁政,陳水扁現在幾乎已經快變成國家天使了!大家突然覺得陳水扁不但應該特赦,更應給予無罪開釋。

透析整個《反滲透法》的緣起與立法過程檯面上檯面下的決策關鍵,真正指導或主導《反滲透法》可行或不可立的關鍵,不在「再怎麼野蠻」的民進黨,也不再曾經被民進黨嚴厲指責「再怎麼野蠻」的國民黨,而是在幕後真正野蠻的美國老大哥。美國是唯一能阻止蔡英文《反滲透法》立法的煞車系統,其他的,不論是贊成或反對都屬於「儀式性」的秀場。美國的立場很清楚,如果是為了維繫民主政治的真義,美國應該強力制止如此違反民主精神的《反滲透麥卡錫法》。但是,為了圍堵中共,進而鞏固抗中的戰略部署,台灣的《反滲透法》等於是對中國大陸樹起堅壁清野的反共堡壘,是很重要的一顆棋子。其象徵性意義與實質的操作功能,遠遠超過香港的反送中運動,不只讓台灣的老百姓生活在動輒得咎的陰影中,科技廠要到大陸投資,台商穿梭兩岸經商賺錢,大概都會變成讓人喘不過氣的實境遊戲。

面對如此違反民主精神的惡質作為,人民除了要透過選舉爭回「人民做主」的民主價值之外,更要向外國勢力爭回「台灣自己做主」的國家主權,不論是對中共或是美國。【臺灣公論報記者王精誠/報導】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