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2°
( 24° / 21° )
氣象
2020-09-27 | 臺灣公論報

史達林:誰去投票不重要,誰去計票才重要。以弊絕風清的選務維繫台灣民主僅存的命脈

本報一○八年一月二十八日第七版的報導,競選雲林縣長連任失利的李進勇將成立辦公室,作為「2020年總統大選的組織中心」。

台灣的民主政治,走到今天這個地步,堪稱千瘡百孔,一無是處,所謂的民主,已所剩無幾。

歷經民進黨破壞民主制度三部曲:第一,在選後,不論輸贏,建立「以多數強暴少數,以少數霸凌多數」的遊戲規則,強勢控制國家立法機器;第二,假借轉型正義、反滲透法全面整肅反對黨,將在野勢力連根拔除,消除反側,箝制言論自由,壓制不同意見,奠定永續執政的「鴨霸」基礎;第三,選舉期間把國家機器納為政黨附隨組織,全面封殺打壓在野的候選人與政黨。

這三部曲讓長期觀察與關心台灣民主與生民的有識之士,不免憂心忡忡,以前我們對外誇稱的「民主櫥窗」,所謂台灣的民主精神與民主制度,幾乎漸行漸遠,甚至背道而馳,往完全的不民主邁進,所謂的民主只剩下「自由投票」一項。

由聯合文學出版社出版的《反對選舉》。

選前有一本「選舉書」,是由聯合文學出版社出版的《反對選舉》(Contra Las Elecciones: Cómo Salvar La Democracia,由大衛‧凡‧雷布魯克 David Van Reybrouck著,甘歡翻譯)

該書最核心的主張就是確定「選舉≠民主」,書摘與書評說道:

「透過全民投票選出領導人,並不能產生真正的民主政府——這似乎是歷史向我們展現的結論」。(柯慈J. M. Coetzee;二○○三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

「凡‧雷布魯克揭露了令人震驚的歷史事實,即法國和美國的選舉制非但沒有捍衛我們的自決權,實際上反而在阻礙我們的民主發展。」(凱倫.阿姆斯壯Karen Armstrong《神的歷史》作者)。

結論就是:代議制民主已身陷困境,西方國家的投票率越來越低,政黨成員越來越少,政客們越來越傾向於根據選舉日期來調整策略,結果就是,西方社會患上了作者所稱的「民主疲勞症候群」。詳細內容請參閱該書。

凡‧雷布魯克如此深沉又悲切的否定選舉,但是,有一項是凡‧雷布魯克所無法否定的就是,西方的民主至少還保有公平正義與票票等值、沒有做弊與奧步的選舉投票。如果,最後連選舉投票都被否定、推翻,那麼就不止是「選舉≠民主」,而是三段論的「投票≠選舉≠民主」。試問,民主還剩下什麼?

對於投票最大的質疑,就是蘇聯前領導人史達林所說的「誰去投票不重要,誰去計票才重要」。直白的說就是「作票」。

二○二○年總統大選的競選活動已進入尾聲,即將開啟投票作業,選票開始印刷,投開票所與選務人員的組訓開始進入緊鑼密鼓階段。由於長期以來對於民進黨「選舉奧步」的餘悸猶存,如兩顆子彈,以及這次選舉蔡英文勢在必得,利用執政優勢鋪陳一定要勝選的方程式,幾乎已到了不擇手段的地步,於是也引起了社會大眾對於民進黨是否忠實執行選務的決心,打了一個大問號?

坊間與網路針對可能出現的奧步,已經出現了一些編造式的傳聞,例如,在某特定候選人的選票上加重油漬,以便讓圈選票的戳印無法蓋上而成為廢票;有自稱是大安區古亭國小選務人員,宣稱原先擔任選務的原班人馬,整批被無預警被換掉,換成另外一批招募的非公教人員取代。

這兩則已經被中選會證實為「假新聞」,而且,由檢警調去追查源頭究辦。

但是,也有一則針對選務的質疑是真的,那就是「投開票所工作人員手冊」原本規定,當投票結束、準備開票前,選務人員必須宣布該投開票所的領票人數及剩餘空白票數,以免有人利用空白票圈選特定人作票,但中選會卻在去年九合一大選前刪除了相關規定。

經過一段「假新聞」的爭辯後,中選會於選前的十九日,邀集各縣市選舉委員會會商決定明年的總統大選恢復舊制,在開票前將宣布領票人數。顯然也有「弄假成真」的案例。

論起選務奧步,這次選舉最慶幸的就是蔡英文在民調上始終大幅度領先韓國瑜,這種落差極大的好處,就是讓民進黨安心,不至於動到奧步的歪腦筋。如果,選情吃緊,躁動的心就會啟動非常手段。

然而,針對中選會最大的質疑應該是擔任中選會主委的李進勇。根據本報一月廿八日第七版的報導,競選雲林縣長連任失利的李進勇,敗選後的動向是成立「正直辦公室」,作為「二○二○年總統大選的組織中心」。這樣一個旗幟鮮明的政治人物本不適合擔任由內而外應該完全中立的中選會主委。不過,李進勇既然接了這個職位,就不要把中選會變成「二○二○年總統大選的組織中心」,希望李進勇能領導中選會以完全中立辦好這次總統大選選務,以弊絕風清的選務來維繫台灣民主僅存的命脈。【臺灣公論報記者王精誠/報導】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